泛海王阳明

来源:教学设计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泛海王阳明篇(1):品诗 | 王阳明《泛海》


“泛海
王阳明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这首诗是王阳明35岁时被刘瑾贬为贵州龙场驿驿丞,一路上被刘瑾派的两个杀手跟踪,随时有生命危险,王阳明不得不设计逃脱,如此一个狼狈求生的境况下,写的。
前二句写狂风巨浪中,诗人乘一叶扁舟在大海上漂泊,将眼前的险恶境况视若浮云之过太空,险与夷都不滞留于胸中,一种“心无外物”的禅意令人咀嚼回味。
后二句更展现他在明静的月夜里,如同一位游方高僧,执锡杖,乘天风,飞越三万里海涛。
“夜静”、“月明”,正是诗人充满禅理的心中所幻化出的光风霁月的世界。
在王阳明诗中,实景与虚景,心学与禅理,诗人洒脱的心胸、豪迈的情怀以及沉毅的个性,都融于一体,创构出情思意蕴极其丰富的诗境。
该诗题于山庙壁间。这一年王阳明35岁,他经历了一生中最大的黑暗与磨练。
因为宦官刘瑾擅权,南京御史戴铣等二十多人进谏,被刘瑾收监治罪。王阳明愤而上疏营救,也被收监,“廷杖”四十后,贬为贵州龙场驿丞。
王阳明离开北京后,刘瑾还不放过,派了手下暗中跟随窥测,伺机加害。
万不得已中,王阳明在钱塘江边抛下衣物,装出投水自尽的假象,然后搭乘商船去舟山。
途中又遇上飓风,一日夜间被大风刮到福建边境。
上岸后跑了几十里的山路,夜晚敲一佛寺求宿又被一和尚拒之门外。他只好找了一个无人管理的小庙,靠香案而睡。
半夜里,突然来了一只老虎,绕廊大吼,却没有进去。
第二天清晨,那和尚想他一定被老虎吃了,却发现王阳明安然酣睡,喊他才醒。
和尚吃惊地说:“您一定不是平常人,否则怎么会没事儿呢?”就请他进寺。
在寺里王阳明巧遇一位异人——约二十年前,王阳明到江西洪都完婚,新婚之日,偶然漫步到铁柱宫,看见一个道士趺坐榻上,就上前求教,道士教他静坐之术,两人就相对入静,竟然直到天明岳父找来才返回。
不料想此番能在海上再次相见,那道人赋诗说:“二十年前曾见君,今来消息我先闻。”
王阳明跟他讨论进退,想就此远离世俗,远遁山林,道士认为不可:“如果刘瑾诬陷你投奔夷狄,抓起你父亲来,那就麻烦了。”
当然王阳明的状元父亲王华仍在朝廷做官。
道人为王阳明算了一卦,得“明夷”卦。
《明夷》卦辞说:“利艰贞。”其象则说:“明入地中。”
当年,刘谨一手遮天,皇帝武宗昏聩,朝廷黑暗 ,王阳明因忠直而见罪,险遭暗害,明见其伤,正是“明夷”。
“君子利艰贞,晦可明”。
君子只要坚守自己的贞操,就能度过艰难,黑暗就会过去,光明就会到来。
于是王阳明决定先到南京探望父亲,再赴任贵州。
当时他在寺壁上题了那首脍炙人口的七绝《泛海》诗: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浮云过空,正是晦可明之义。天风正是飓风,海上飓风凶险之时,也是人生贬官追杀凶险之时。
真是:“沧海横流,尽显出英雄本色”!
这之后,王阳明经武夷而归,作《武夷次壁间韵》:
肩舆飞度万峰云,回首沧波月下闻。
海上真为沧水使,山中又遇武夷君。
溪流九曲初谙路,精舍千年始及门。
归去高堂慰垂白,细探更拟在春分。
“归去高堂慰垂白”,便是当时最应该做的事。
第二年春,王阳明没有违背朝廷旨意,来到贵州龙场。
万山丛林之中,艰险无日不有,王阳明动心忍性,“惟俟命而已”!
随从都生了病,王阳明不但伺候他们,而且作歌唱戏,鼓舞他们。
又想,圣人到这个地步,也不过如此“艰贞”。
于是,云开雾散,晦而复明,有一天深夜忽然大悟:“圣人之道,本心自足!”
本心者,明夷之明也!

泛海王阳明篇(2):【我心光明】郦波解读王阳明《泛海》



【我心光明】
郦波解读王阳明《泛海》
    【作者简介】
    郦波,1972年4月17日出生,祖籍江苏省丹阳市,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古典文学与文化博士,汉语言文学博士后 。
    欢迎和我一起走这段关于诗词的美的历程,一起来聊一聊那些一生不可错过的唯美诗词。今天我们要聊的这首诗是我个人特别喜欢的一首诗。我经常在空下来的时候,闲下来的时候,只要手中握着一支笔,就会反复的在纸上不由自主的,甚至是下意识的去写这首诗。因为这首诗的作者是伟大的王阳明。而我是阳明心学的信徒。而这首诗则是阳明先生一生中最精彩的创作。诗题曰《泛海》,诗云: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要读懂这首诗,必须先要了解它的创作环境。所以我们先不解释这首诗,我们看看阳明先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创造了这样一首千古绝句。
    大明王朝弘治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499年,那一年的会试考试,迎来了两个后来分别在中国文化史和中国思想史上光彩夺目的70后考生。一个叫唐寅唐伯虎,一个叫王守仁王阳明。唐伯虎出生于1470年,王阳明比他小两岁不到,生于1472年,所以按我们现在的说法,其实他们都属于标准的70后,我也是70后。当然,他们是十五世纪的70后,而我是二十世纪的70后,这两位著名的70后的人生,其实非常值得我们反思。
    唐伯虎在这次会试考试中,因为卷入了徐经的科考案(徐经就是著名的地理学家徐霞客的高祖),被终身禁考。最后虽然免于牢狱之灾,但是人生学而优则仕的前途,则被彻底断送。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达则兼济天下,自古华山只有一条道,那就是“学而优则仕”,只有通过科举考试,才能实现制自己的功业理想。所以作为唐寅唐伯虎,被断送了前程,使得他分外激愤。在此之后,他把所有的热情和天赋都倾注在艺术的领域,“不练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这种狂娟孤愤,直接为中国艺术史诞生了一位光彩夺目的天才人物。
    而王阳明对待科举的态度,就和唐寅唐伯虎不一样,事实上,他此前已经两次落榜,但是从小的时候,王阳明就表现出远异于常人的思维和眼光。事实上,他刚生下来的时候,五岁前都不说话,以至于家里人还都以为他是残疾儿童。事实上,在人类文明史上,有两个小朋友,五岁前都不说话,后来证明他们都是人类文明史上不得了的人物。一个叫王阳明,还有一个叫爱因斯坦。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小的时候,王阳明上学,当然,阳明是他后来的号,他的原名叫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小守仁小时候上学,才十一二岁,那时候他就问老师:天下第一等事是什么事?老师笑笑:当然是科举考试了,而且王阳明的父亲王华就曾是弘治朝的状元。但是小守仁摇摇头说,人生最重要的事根本不是为了科举、为了考试,老师就问他,那你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小守仁一脸严肃的回答:人生第一等事是做圣人。后来理学大师娄亮告诉他,“圣人必可学而至”,这更坚定了王阳明的求圣之心。所以当科举考试落榜的时候,别人来安慰他,他却笑着说,别人都以落榜为耻,我却以落榜之后心动为耻,由此可见他的抱负和追求。那么经过数次落榜之后,1499年这一年,他终于高中进士,走入仕途。
    世以不得第为耻,吾以不得第动心为耻。
    走入仕途之后不久,王阳明即面临了生与死的选择。毛润之先生批点明史说,明史越读越可气,明史最可气处就是宦官乱政。这个时候刘瑾八虎乱政,刘瑾甚至号称立皇帝,就是皇上是坐在那儿的,他是站在那儿的。在宦官乱政的政治情势下,文官集团奋起反抗,而王阳明这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六品兵部主事。因为在与宦官集团的斗争中,发出了最后一声呐喊,被太监头子刘瑾廷杖四十之后,扔进了锦衣卫的诏狱。
    公元1506年的那个腊月,那一年的大年夜,当北京城家家户户都在吃着团圆饭,过着团圆年的时候,身陷囹圄的王阳明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首先他被打了四十廷杖,明代的廷杖不仅是对知识分子的严重的侮辱,甚至很多时候可以直接把人打死的。然后又被下进了锦衣卫的诏狱,晚明民族英雄瞿式耜曾经这样描述锦衣卫诏狱的可怕:“一属缇骑,即下镇抚。魂飞汤火,惨毒难言。苟得一送法司,便不啻天堂之乐矣。”说被关进锦衣卫的诏狱呀,魂飞汤火惨毒难言,如果能够被从锦衣卫的诏狱送到三法司,送到法院系统,那么简直就如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一样。
    王阳明在黑暗的狱中面临死亡的危险,几乎奄奄一息,可他最后却奇迹般的挺了过来。然后在锦衣卫恐怖的诏狱之中,研习易经,想起文王拘而演周易,给他无穷的力量,他自己曾经在这时作诗说,“囚居亦何事?省愆惧安饱。瞑坐玩羲易,洗心见微奥。”越是在困顿困窘之中,才能窥见宇宙人生的大道理。所以我们在前次讲苏东坡的时候提到过,牢狱之灾固然是人生穷途末路的表现,但有时候巨大的苦难,巨大的坎坷,其实反倒蕴藏着巨大的机遇,所谓危机危机有危反而有机遇,当然要能在危难之中找到人生的机遇,则需要准备积淀一些大智慧。苏东坡因为乌台诗案身陷囹圄,之后被贬黄州获得了从苏轼到东坡居士的人生蜕变。而王阳明也是在锦衣卫恐怖的诏狱之中,从地狱中窥见了光明的力量。后来刘瑾拉拢王阳明的父亲王华不成,假意把王阳明贬谪释放,然后又派锦衣卫随后追杀,王阳明在赶回浙江余姚老家的路上,发现了锦衣卫追杀的踪迹,他在钱塘江边,急中生智,写下两首绝命诗,然后以投江自尽的方式,终于骗过了锦衣卫的杀手。王阳明躲在一艘商船之中,随波漂流,从浙江一直漂流到福建,商船曾经有一段在大海上迷了路,遇到巨大的风浪,险些倾覆,那一个狂风怒啸海浪滔天的夜晚,其实对于王阳明来说,亦是一种生与死的选择。
    后来,王阳明流浪在武夷山中,遇到了二十年前曾经遇过的一个道人,一番畅怀明志的交流之后,劫后余生的王阳明,终于确立了自己永志不改的人生志向。于是他结合泛海的经历,写下了这首著名的七言绝句。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开篇意态潇洒。表现出淡然世间荣辱的洒然心态。他的阳明心学后来解放了无数人的心灵。打破了数百年来理学家对人性的钳制。但是要解放世人,首先必须解放自己。人世间的一切艰难挫折,原本就不放在心中。万物的变化也只不过如同浮云一般掠过天空。甚至在天空的心里,留不下什么痕迹。这种心境的超越,其实是完成与自我的和解,与世界的和解的前提。
    就像东坡居士被章惇陷害贬往当时人烟稀少、条件极其艰苦的岭南惠州。后来章惇读到东坡先生在惠州所作的“日淡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还有“报道诗人春睡足,道人轻打五更钟。”的诗句,不禁恼羞成怒。故而再把东坡居士远逐到海南儋州。原来超越的东坡居士在南方贫困的贬谪之地自在开心的生活,根本不关心、不在乎小人们的手段和叫嚣:我的生活里根本没有你,而你的生活里却费心劳神的算计着我。我想这就是东坡先生的境界,也是章惇这些小人恼羞成怒的原因所在。“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只要我心不为所动,你的阴谋诡计,你的巨浪滔天,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两句诗一出,那种坚毅无畏的品质,那种阳明心学里“戒慎不睹,戒惧不闻,养得此心纯是天理”的境界一览无余。有了如此境界,三四句进一步写了诗人此时心中的感受。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这里用了一个典故,唐代有位著名的禅师叫隐峰禅师,他是马祖道一的弟子,他得道之后,每年冬居衡岳,夏至清凉。一年中总要南来北往,唐元和年间,隐峰禅师拟登五台山,路出淮西,途中正好遇到官军与叛军互相残杀,白骨盈野,禅师顿生怜悯,叹道,吾当解其患耳。说完把手中的锡杖掷向空中,然后飞身而上,瞬间而过,两军将士仰头观看,为眼前这一幕所震惊,于是再无争斗之心,由此罢战。所以飞锡而过,是大智慧、大手段、大境界,“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自己在这静谧而辽阔的大海之上,心中自有法器,心中自有智慧。
    在这坎坷的人世间,面对种种艰难险阻,如驾天风如凭锡杖。在月光之下,飞越大海,飞越苍茫,飞越沧桑。后来,王阳明确实找到了人生的法器,确实凭此飞越人世的沧桑。这就是他的阳明心学。
    在写完这首《泛海》之后,王阳明毅然决然,踏上了贬谪龙场之路。在贵州龙场蛮荒之地。终于“龙场悟道”。悟出“心外无物”,奠定阳明心学的基础。正如阳明先生后来所说,“天没有我的灵明,谁去仰他高;地没有我的灵明,谁去俯他深;鬼神没有我的灵明,谁去辨他吉凶灾祥”。天地、鬼神、万物,没有我的灵明便没有天地鬼神和万物。是啊,“心外无物”。人生必得先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那颗赤子之心,找到那个无所畏惧的自己,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价值。
    所以一切终将黯淡。
    只有你才是光芒。
 
          


泛海王阳明篇(3):感受中国国学之美:王阳明之《?泛海》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王阳明这首诗意境收放自如,充满着豪迈之正气,表现了作者身处逆境,不畏任何艰难险阻的旷达胸襟。反映了阳明的哲学观:“戒慎不睹,恐惧不闻,养得此心纯是天理”。
遇到困难时,读一读这首诗,正能量会瞬间满格。
诗的大意:
人世间的一切艰难险阻与大起大落所带来的烦恼在胸中是不存在的,就像浮云飘过太空了无痕迹。
尽管海上风云变色、巨浪滔天,只要我心不为所动,这大浪又算得了什么?自己就好像手拿着锡杖,驾着天风,在月光下飞越“海涛三万里”。
惊涛骇浪中的惊险航程,在王阳明笔下竟成了如此富有诗意的旅行。
感悟:
前两句表明诗人心无挂碍;后两句表示其心中无有恐怖!

上一篇:北海公园地图
下一篇:休闲农场规划设计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