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龙柱老主持死真相

来源:上海 发布时间:2018-08-28 点击:

篇一:[上海龙柱老主持死真相]上海龙柱真相高僧真禅法师


上海龙柱真相,我来告诉你,高僧就是真禅法师   发表于 2010-11-28 22:53:23   
         2005年,上海玉佛寺和上海佛教协会,共同举办了纪念真禅法师圆寂10年的法会,上海龙柱就是上海高架主体受力的一个龙柱,为什么用个龙柱.大家可以百度"上海高架龙柱"就明白了
今天我告诉大家的是 真禅法师并非泄露天机而圆寂,而是放弃肉身,帮助地龙成佛而圆寂圆寂时世寿八十岁,本来正常情况可以再活四十年的但他为什么人民放弃了肉身所以说,圆寂不是什么泄露天机而是架龙上天,地龙也同意放弃原来的修行地,作为交换所谓龙在六道中,位于天道和阿修罗道2个阶梯,修成天道的,就是真龙为龙王,比如东海龙王而修行不够的就在阿修罗道,比如和白素贞一样,但能力比蛇强真禅法师圆寂是放弃肉身 而帮助地龙,超越六道,直达33层忉利天佛国。哎,俗人就是不懂,就像经常听人说,男要戴观音,女要戴佛都是不懂的说的话。
 
 
真禅法师  真禅法师,俗家姓王,名鹤树,江苏省东台县人,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岁次丙辰六月二十八日,出生于江苏省东台县安丰镇的一个极为贫困的家庭。他的父亲王俊禄、母亲刘永祯、都是佛教徒,育有三子,鹤树最幼。王家贫无立锥之地,租赁人家一间破房聊以栖身,佃种人家几亩地赖以活命。王俊禄於耕作之余,靠为人做点木工零活以贴补家用。  真禅和尚出生後,家乡连年灾荒,田里收成不够缴租,母亲丢下他到别人家做奶妈,他在家中以米汤活命。他二哥鹤才,到寺庙落发出家,法名心严。鹤树梢长,随著家人以糠菜度日。六岁之年,家乡洪水为灾,远近一片汪洋,一家人连糠菜都吃不到了。大水过後,鹤树的二哥心严回家探望,为了不忍心这个小弟在家中饿死,把他送到安丰镇的净土庵,在净修老和尚座下,做一名小沙弥。净修老和尚收容了这个年方六岁、面黄肌瘦的小男孩,为他取法名真禅,字昌悟。
 
 安丰镇的净土庵
 
  真禅在净土寺一住十年,可说是历经艰苦。大致上说,生活是改善了一点,有糙米饭、咸菜可吃,有草席可睡,也有破棉被可盖;师父很慈悲,但也很严格,六、七岁的孩子,天不亮要爬起来上殿做早课,晚上要做过晚课才能睡。学念经,背功课。如果念经睡著了,说不定会吃几下香板。到了稍大一点,要光著脚在庵里做杂活,再大一点就随老和尚下田耕作。但这十年也造就了他,他学会认字读书,学会经忏佛事,也学会耕田种地。十五岁的时候,感染了会传染的斑疹伤寒,高热不退,岁濒於死。也是他命不该绝,东台县名医朱茂全先生到乡下义诊,真禅的父亲求得朱大夫到庵中诊视,救回一条小命。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年,真禅十六岁,在他二哥心严和尚的安排下,辞别师父,到宝华山隆昌寺受戒。 隆昌寺位于江苏省句容市宝华山,是国务院确定的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净修老和尚依依难舍,拿出钵资六块大洋做为受戒费用,叮咛他一路小心。他由东台乘船到南京附近的龙潭镇,担著行李步行十八里,到得宝华山,赶上春戒之期,依德浩老和尚受三坛大戒,成为一名佛门比丘。戒期结束,留在山上结夏安居,修习(毗尼律仪)。继而入锺板堂,学习传戒三坛仪轨、佛事仪轨等。冬天回到东台,入三昧寺启慧佛学院受学。  启慧佛学院规定学僧入学,先要写一篇自传。真禅不曾进过学校,全凭在净土庵十年苦学自修,才算粗通文字,这一篇自传使他为难万分,不过写得还算通顺,获得通过。佛学院有学僧三十馀人,真禅知道自己的基础不够,比不上别人,所以在求学期间,刻苦用功,昼以继夜,晚间别人入睡,他在佛殿长明灯下苦读,如是两年,学力上颇有进益。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秋间,读完两年佛学院课程,开始出外参访。  真禅闻知有「华严座主」之誉的应慈老法师在扬州讲经,他即南下扬州,到福缘寺拜谒应老,留在福缘寺听应老讲《楞严经》。翌年复到镇江焦山定慧寺,入焦山佛学院深造。在焦山读了一学期,转学到镇江竹林寺竹林佛学院。竹林佛学院是蔼亭法师於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所创办,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蔼亭法师退居,赴香港弘化,震华法师继任住持及佛学院院长。真禅进入竹林佛学院,依震华法师受学。竹林寺农禅并重,真禅读书用功,又长於耕作,受到震华法师的青睐,亲自指点他功课,并命他担任初级班的助讲。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秋,竹林寺传戒,震师命真禅担任衣钵之职,管理全寺财务,真禅处理得条理井然。後来,震华法师为真禅传法授记,实植因於此。  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真禅的二哥心严法师,在富安大圣律寺创办佛学研究社,约真禅去主持教务工作,这样真禅到了富安。他为研究社授课之馀,从一位老秀才刘步青先生读《左传》、《易经》、《诗经》等古书,暇时为当地的「民铎报」撰写杂文。是年「八年抗日战争」开始,真禅在报端撰文激励人心,共御外侮。如是在大圣律寺任教五年,到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初春,又出外参访,曾到泰县光孝寺礼参南亭法师、苇宗法师,到海安县佛教居士林礼参绍三法师,听法师讲《地藏菩萨本愿经》。五月,上海玉佛寺住持远尘法师退居,由震华法师继任,在寺内开办「上海佛学院」,召真禅到上海相助。  真禅到上海,受任为佛学院训育主任,并担任玉佛寺堂主、代理副寺,为震华法师的得力助手。翌年(一九四三年),圆瑛法师在上海圆明堂开讲《楞严经》,真禅参加听讲∶又到福慧寺听摩尘法师讲《法华经》。民国三十四(一九四五),应苏州祗园寺住持通圆和尚之请,出任监院。未几,震华法师召他回镇江竹林寺为他传法授记,成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七世法嗣,担任竹林寺监院,并在竹林佛学院授课。翌年、江苏省佛教会成立,真师当选为理事。  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真禅继任竹林寺住持并兼竹林佛学院院长,是年三十四岁。翌年应慈老法师在南京创设「中国华严师范学院」,真师辞去住持及院长职务,到南京入院受学。慈老在院讲八十卷《华严经》,真师认真学习,对华严深有领悟,以此受应老器重,成为应老入室弟子,以後讲华严时,常命他担任辅讲。  一九四九年秋,京沪大动乱,应慈老法师在上海沉香阁潜修,真禅随侍。有人劝应老离开上海,到香港、台湾或东南亚。应老说∶「我在这儿的弘法事业尚未完成,怎能到海外去贪图享受呢?」真禅亦与老人相约,不离开上海。一九五o年,到圆明讲堂依圆瑛老法师修学《楞严》、《阿弥陀》、《起信论》等大乘经典。一九五一年秋,应慈老法师应各界之请,在沉香阁传戒,真禅担任教授阿黎。戒期後,应老推荐他到玉佛寺任执事。翌年担任信众部副主任,为信众讲授佛法概要及教信众梵呗。  一九五三年,应慈老法师赴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真禅随侍。是年,甫当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圆瑛老法师示寂,真禅参加追悼会。同时他在玉佛寺的职务也由信众部副主任转任寺务处副主任,并兼任知客,负责接待工作。以後数年,他曾接待日本学术文化代表团、第十世班禅,以及印度、锡兰、尼泊尔、老挝、柬埔寨、泰国、越南等国代表团,并曾接待周恩来总理。一九五九年,真禅应玉佛寺住持苇舫法师之请,出任监院,综理寺务。同年,当选上海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一九六五年八月,应慈老法师以九十三岁高龄示寂,真禅参与应老的治丧事宜。  一九六六年夏天,「十年动乱」开始,佛教也遭遇「三武法难」之後最大的劫难。僧侣被驱离寺院,下乡劳动生产;寺院中经典被焚烧,文物被破坏,玉佛寺也不能幸免。动乱开始,上海佛教中首当其冲的,是有三十多年历史的「上海佛学书局」,经书丢到街头燃烧,大火三日不熄;静安寺、龙华寺先後被砸,玉佛寺也多次受到骚扰。这时玉佛寺仅剩下住持苇航、监院真禅等五个出家人,他们挖空心思,用种种伪装方法保护佛像文物,但仍躲不过批斗的命运,苇舫和尚年逾六十,於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底病逝。以後真禅和几个出家人,以糊纸盒度日。未几,真禅以「里通外国」的罪名被关进牛棚,过著「早请示、晚汇报」,随时接受批斗的生活,如此捱过了苦难的十年。  动乱过後,年逾六十的真禅老法师重回玉佛寺,被驱离在外的僧侣也渐回寺院。这以後,随著政策开放,佛教也自谷底复苏。一九七七年底,真禅出席上海市第五届政协会议,一九七八年参加以赵朴初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日本。一九七九年,夏历四月八日佛诞节,玉佛寺举行浴佛仪式,这是「十年动乱」以来的第一次佛教活动。六月,上海市佛教协会召开第三届理事会,真禅被推举为会长。同时为玉佛寺两序推举为玉佛寺住持,举行升座典礼。一九八o年,赴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常务理事。  一九八一年以後,玉佛寺恢复佛事活动,定期举办佛经讲座、佛菩萨圣诞法会庆典。文革期间被迫离寺的僧侣重回寺院,寺中常住众增加到一百数十八,寺中恢复丛林制度的组织。同时也开始筹募基金,修缮全寺殿宇建筑。继而创办学戒堂,招收学员剃度出家,传授佛门仪轨、日常课诵、及基本佛学课程。  一九八一年,真禅随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第二届亚洲宗教徒和平会议,归途访问了曼谷及香港。一九八三年,率领上海佛教代表团到普陀山朝山。同年,循唐代玄奘大师自长安西行路线,历经敦煌、吐鲁番、古高昌国等地到达新疆,回到上海後,撰写《玄奘大师传略》及《玄奘求法之路巡礼记》二书。  一九八四年,应美国华侨总商会会长应行久、美东佛教总会会长应金玉堂夫妇之邀,率代表团到纽约访问,并参加美东佛教总会大乘寺七层玉佛宝塔的落成典礼。归途中并访问华盛顿、费城、洛杉矶、旧金山等各地寺院道场。是年十一月,率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访问印度,朝礼圣迹。一九八五年访问香港、八六年访问日本,八八年到美国西来寺,参加西来寺落成典礼,并出席第十六届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一九八九年春再度访问日本,七月访问新加坡。一九九o年应法国上海联谊会之邀,访问巴黎。九一年应澳洲新南威尔斯市华人佛教会及定慧学舍之请,到澳洲弘法。七月又访问马来西亚。一九九二年十一月,真老兼任河南开封大相国寺方丈,举行盛大的晋山典礼,真老捐出铸大铜佛款三十万人民币,另捐四万人民币给地方政府,举办社会福利事业。一九九三年,应台湾光德寺住持净心法师之邀,到台湾弘法访问,其间访问了四十多所寺庙和团体。  一九八o年以後的十馀年间,真老担任许多职务,如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佛协会长,上海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协副会长等。但他在百忙之中不废著述,晚年著有《玉佛丈室集》第一集至第七集七册,及其他著作多种。一九九五年冬示寂,十二月一日示寂,世寿八十岁,僧腊七十四夏,戒腊六十四夏。  
 中国佛教新闻网上海讯 2012年12月1日,是上海玉佛禅寺前任方丈真禅老和尚圆寂十七周年忌日,上海玉佛禅寺在方丈室举行了“真禅老和尚圆寂十七周年纪念法会”,寄托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对真禅长老的追思。1979年,真禅法师被推荐为玉佛禅寺第十任住持。他为玉佛寺的寺院建设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使得寺宇焕然一新,法务活动持续开展,并于1982年和1992年分别举行建寺100周年和110周年纪念法会。1995年12月1日,真禅法师圆寂。
 
真禅法师是原上海玉佛寺方丈,上海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1995年12月1日心脏病突发去世,其为延安路成都路高架解决风水问题的事,在上海已经广为流传,以下就转摘一篇,各种说法内容大同异,各位可向上海籍同学打听真禅一生爱国爱教.玉佛禅寺之所以是上海现在最重要的寺院,和他有很大关系.文革期间,他和五个僧人坚持留在寺院里糊纸盒度日,把玉佛的所有文物都保存了下来现在玉佛也是上海唯一一个保存完好的寺院在上海出门似乎都要经过高架路,车上高架路,总是会经过上海高架路交流的中心──延安路、成都路。凡经过此地的无一不被高架主柱上装置的精美龙纹所吸引,瞬间必然会有一个疑问出现:延安路、成都路高架主柱上为什么要独“柱”一秀,围上白钢,纹上龙饰?无论你是坐私家车、公家车、还是出租车,开车的司机会主动告诉你一个关于高架与龙的的故事,出于每个司机之口,版本不同,内容大同小异,充满着神秘和神奇。     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路建设是申城重振雄风,跻身世界一流都市前曲,继内环线建成并通车以后,贯穿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形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田”字格局,从而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从而完成上海高架最终的上出天、下出地“申”字形的大格局。     工程之初由上海市各级领导重视,上海市民的支持,工程技朮队伍的拼搏,使得工程进展神速。沿途街景,一天一个样,半个月找不到旧街里弄。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翻阅上海地质资料,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参与工程的市政设计院、上海城建设计院设计,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朮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打不下。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工程暂时停顿,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的工人们食不甘,寝不安。不知怎的,一种说法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会不会是风水龙脉方面的问题?要不要请位风水先生或道士法师来看看呢?这种说法出现,立即受到工程技朮专家的反弹,这简直是对技朮专家的嘲弄!在科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揽月,碰上一个工程难点就求神拜佛,岂不是对封建迷信底头?于是重新抖擞,广邀各路技朮精英,汇集到这一接口上啃硬骨头。领导亲自坐镇,人心齐,泰山移!必须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保证整个工期不被延误。     技朮精英汇集,高招、绝招过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要求。这一下问题变得严重起来了,精兵强将已经一一上场较量,却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如果这个接口的主柱浇筑不起来,南北、东西高架路就无法联接,整个工程也不可能的按期竣。于是,先前的求神拜佛的说法又悄悄地传播在工地。     纵观上海近代史,从带起上海现代文明的外摊高楼大厦到南京路上的“永安”、“先施”、“新新”、“大新”四大公司,无一不在建造之初留下了风水的传说和故事,且华夏大地的历朝历代,无一不是敬天地而遵循自然生存法则,因地制宜。眼前时间不等人,有招好过无招,何况从玄学方面一试,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主管领导思想也终于出现了松动,经过一番暗访,请来了上海玉佛寺的一位高僧真禅。     玉佛寺高僧大和尚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众人问可有办法?大和尚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但要行一番法事,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的之地。大和尚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无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心力。     大和尚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工程技朮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如此这般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大和尚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     大和尚作法的布置,只传数位领导和工程负责人,并再三吩咐秘而不宣,所以外人无从获知详情,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接口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型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灵物的祈敬。
     这个故事在上海流传很久,曾有该工程某技朮负责人在报上辟谣说,全无此事,龙型的纹饰纯为市容美观而装置的。但谁也不领会这位工程技朮负责人说明,原因若纯粹是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个支柱,无一例外都显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东西高架路相接处下一柱妆以龙纹,并且银底金纹的龙纹 
 
 
 
 
 
 

篇二:[上海龙柱老主持死真相]发生在上海的龙柱事件


延安路高架,在竣工前,最后1根柱子打桩机随便怎么打也打不下去。请来了1位老法师,老法师看了之后说:“我知道怎么解决,但是我不能说。说了以后我3天之内会死”。 政府花了那么多钱,就差这1根柱子了怎么可能不完成呢,据说政府给和老法师说,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家人很多钱(这方面我不清楚)然后老法师同意说了,他说最后1根桩子打在龙背上了,所以打不下去,需要在打桩的地方烧三柱香即能打下。烧完后,桩子的确打下去了,老人3天后死了,现在去打桩的地方看,有1个根龙柱在那里。
 上海延安路高架的龙柱 以下是一位上海人的帖子被我转载到这里了: 死的那个法师是玉佛寺的真禅法师,他是我一个同学的师傅,圆寂的时候,我同学乱哭了。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政府在建造延安路高架的时候在下面打地基的时候遇到了流沙,很容易塌蹦,水泥灌下去一下子就没有了,然后真禅法师就泄露说应该有条龙,然后就在那个点上的柱子上造了一条很漂亮的龙柱子,因为泄露了天机,真禅法师没有多少天就圆寂了。 还有上海博物馆,就是人民广场上的那个房子,像痰盂似的那个建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真禅法师就画了一个这样的建筑,要照着这样的样子建造,所以就是现在痰盂装了,真禅法师泄露了太多天机所以很早就圆寂了。还有现在在建造的地铁4号线也遇到了流沙,房子都塌了一幢了,差点人民广场也受到影响,害我前段时间都不敢去那里。现在没有真禅法师帮忙了,现在的玉佛寺主持很年轻,听说是个博士,估计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地铁工程明显搁置。 好象有些人不太相信,当时我的确听说过这件事,所以去网上找了这件事的相关资料转来给大家看下。 上海高架路的秘密:一连数天,专车走高架,一看究竟。在上海出门似乎都要经过高架路,车上高架路,总是会经过上海高架路交流的中心——延安路、成都路。凡经过此地的无一不被高架主柱上装置的精美龙纹所吸引,瞬间必然会一个出现问题:延安路、成都路高架主柱上为什么要独“柱”一秀,围上白钢,纹上龙饰?无论你是坐私家车、公家车、还是计程车,开车的司机会主动告诉你一个关于高架与龙的的故事,出于每个司机之口,版本不同,内容大同小异,充满着神秘和神奇。 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路建设是申城重振雄风,跻身世界一流都市前曲,继内环线建成并通车以后,贯穿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形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田”字格局,从而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从而完成上海高架最终的上出天、下出地“申”字形的大格局。 工程之初由上海市各级领导重视,上海市民的支持,工程技术队伍的拼搏,使得工程进展神速。
​沿途街景,一天一个样,半个月找不到旧街里弄。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翻阅上海地质资料,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参与工程的市政设计院、上海城建设计院设计,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打不下。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工程暂时停顿,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的工人们食不甘,寝不安。不知怎的,一种说法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会不会是风水龙脉方面的问题?要不要请位风水先生或道士法师来看看呢?这种说法出现,立即受到工程技术专家的反弹,这简直是对技术专家的嘲弄!在科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揽月,碰上一个工程难点就求神拜佛,岂不是对封建迷信底头?于是重新抖擞,广邀各路技术精英,汇集到这一接口上啃硬骨头。领导亲自坐镇,人心齐,泰山移!必须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保证整个工期不被延误。 技术精英汇集,高招、绝招过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要求。这一下问题变得严重起来了,精兵强将已经一一上场较量,却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如果这个接口的主柱浇筑不起来,南北、东西高架路就无法联接,整个工程也不可能的按期竣。于是,先前的求神拜佛的说法又悄悄地传播在工地。纵观上海近代史,从带起上海现代文明的外摊高楼大厦到南京路上的“永安”、“先施”、“新新”、“大新”四大公司,无一不在建造之初留下了风水的传说和故事,且华夏大地的历朝历代,无一不是敬天地而遵循自然生存法则,因地制宜。眼前时间不等人,有招好过无招,何况从玄学方面一试,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主管领导思想也终于出现了松动,经过一番暗访,请来了上海某著名寺庙的一位高僧大德。 大和尚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众人问可有办法?大和尚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但要行一番法事,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的之地。大和尚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无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心力。 大和尚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工程技术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如此这般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大和尚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大和尚作法的布置,只传数位领导和工程负责人,并再三吩咐秘而不宣,所以外人无从获知详情,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接口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型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灵物的祈敬。 上海司机所说完故事,又补充说,这个故事在上海流传很久,曾有该工程某技术负责人在报上辟谣说,全无此事,龙型的纹饰纯为市容美观而装置的。但谁也不领会这位工程技术负责人说明,原因若纯粹是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个支柱,无一例外都显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东西高架路相接处下一柱妆以龙纹,并且银底金纹的纹。 我在上海只住了五天,安排不出时间去相关工程公司以及寺庙去求证,若是真去求证,估计也不会获得真相。所以在离开上海的当天,以自身的体验,一求真相。南北、东西高架路与内环高架路相连,成为名副其实的南北东西交通大动脉,形成城市立体交通网络。从上海的地理位置来分析,延安路、成都路被妆上龙纹的主柱并不是上海的中心,也不在传统风水的龙脉之上,但绝对是上海新动线——立体交通网络的中心和最高点。我在龙纹的主柱旁站立了很久,既没有体会到来自地气方面的异常,也找不到足够的理由来排除建造之初打桩受阻和高僧作法,似乎这一切与风水无关。作为上海新动线的中心,聚中为尊,必然蕴藏这着其特别的意义,仰望层层高架,聚巧势而展形,从四面八方所带来的动力、能量,无一不交汇一点之中。突然,我从精光鎏亮的龙纹上看到了玄机,原来是《易经》乾卦中的“飞龙在天”图! 顿时让我想起《象》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蔗物,万国咸宁。”乾的元气是多么伟大!天下万物因它而产生,它统率着大自然。云行雨施,大自然的一切流布成形。太阳运行规律了昼夜和四季,乾卦六爻根据时间形成,阳气按时犹如乘坐着六条巨龙驾御天下万物。乾是大自然有规律变化的表征,确定了万物的类别和寿命,保持这种均衡生息的状态,才有利于占卜。天道循环,万物复苏,天下康宁。而”飞龙在天”恰在乾卦的第五爻,与四层高架相加为九数,九五之尊,当为上海新动线的中流砥柱,成为上海一跃成为国际第一大都市、国际金融中心的守护神。揭开了延安路、成都路被妆上龙纹主柱的玄机,我转身前往浦东国际机场,一路上浮想联翩,充满着对上海一日千里,日新月异变迁的信心百倍,因为”飞龙在天”为精明、天赋、才华、勤奋、机遇、阅历、见识、斗志和创造力一样也不缺的上海人注入了阳刚,为阴柔浪漫的上海市注入了阳刚,为上海新格局注入了灵魂。 在返回美国的飞机上,我在纸上再次画出上海高架路”申”字形的动线图,竟然是如此等玄妙。”申”字形的动线展铺申城,气贯阴阳,汇道禅于一炉。立体交通动线为人口拥挤、建筑密集的上海构成了新的高低大小、远近离合、主从虚实、动静阴阳的对比,其灵动之纯熟,心智之高迈,气度之雄伟,无不令人目动心惊,拍案叫绝!

篇三:[上海龙柱老主持死真相]发生在 20 年前上海龙柱真相的故事


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路建设是申城重振雄风,跻身世界一流都市前曲,继内环线建成并通车以后,贯穿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形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田”字格局,从而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从而完成上海高架最终的上出天、下出地“申”字形的大格局。工程之初由上海市各级领导重视,上海市民的支持,工程技术队伍的拼搏,使得工程进展神速。沿途街景,一天一个样,半个月找不到旧街里弄。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翻阅上海地质资料,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参与工程的市政设计院、上海城建设计院设计,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打不下。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工程暂时停顿,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的工人们食不甘,寝不安。不知怎的,一种说法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会不会是风水龙脉方面的问题?要不要请位风水先生或道士法师来看看呢?这种说法出现,立即受到工程技术专家的反对,这简直是对技术专家的嘲弄!在科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揽月,碰上一个工程难点就求神拜佛,岂不是对封建迷信低头?于是重新抖擞,广邀各路技术精英,汇集到这一接口上啃硬骨头。领导亲自坐镇,人心齐,泰山移!必须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保证整个工期不被延误。
技术精英汇集,高招、绝招过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要求。这一下问题变得严重起来了,精兵强将已经一一上场较量,却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如果这个接口的主柱浇筑不起来,南北、东西高架路就无法联接,整个工程也不可能的按期竣工。于是,先前的求神拜佛的说法又悄悄地传播在工地。
眼前时间不等人,有招好过无招,何况从玄学方面一试,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主管领导思想也终于出现了松动,经过一番暗访,请来了上海玉佛寺的一位高僧大德。
玉佛寺高僧大和尚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众人问可有办法?大和尚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但要行一番法事,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的之地。大和尚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无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心力。
大和尚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工程技术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如此这般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大和尚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大和尚作法的布置,只传数个领导和工程负责人,并再三吩咐秘而不宣,所以外人无从获知详情,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接口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型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灵物的祈敬。
这个故事在上海流传很久,曾有该工程某技术负责人在报上辟谣说,全无此事,龙型的纹饰纯为市容美观而装置的。但谁也不领会这位工程技术负责人说明,原因若纯粹是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个支柱,无一例外都显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东西高架路相接处下一柱妆以龙纹,并且银底金纹的龙纹。
大和尚为真禅法师是玉佛寺的名誉住持,真禅(1916-1995) 大家注意,他是95年逝世的。
玉佛寺第十任住持。俗姓王,名鹤树,江苏东台人。童真入道, 1921 年在安丰镇净土庵依净修老和尚出家,法名真禅,字昌悟。 1931 年在南京宝华山隆昌律寺依德浩和尚受具足戒。先后入东台三昧寺启慧佛学院、镇江焦山定慧寺佛学院、镇江竹林寺佛学院、泰州光孝寺佛学院、上海佛学院、上海圆明讲堂楞严专宗学院、南京中国华严速成师范学院等院校学习,佛学造诣颇深。先后担任镇江竹林寺、苏州狮林寺等名刹住持,以及竹林佛学院院长,桃李遍及欧、美、港、澳、台等地。
今天我告诉大家的是 真禅法师并非泄露天机而圆寂,而是放弃肉身,帮助地龙成佛而圆寂。
圆寂时世寿八十岁,本来正常情况可以再活四十年的但他为什么人民放弃了肉身所以说,圆寂不是什么泄露天机而是架龙上天,地龙也同意放弃原来的修行地,作为交换所谓龙在六道中,位于天道和阿修罗道2个阶梯,修成天道的,就是真龙为龙王,比如东海龙王而修行不够的就在阿修罗道,比如和白素贞一样,但能力比蛇强真禅法师圆寂是放弃肉身 而帮助地龙,超越六道,直达33层忉利天佛国。哎,俗人就是不懂,就像经常听人说,男要戴观音,女要戴佛都是不懂的说的话。
真禅法师 
 
真禅法师,俗家姓王,名鹤树,江苏省东台县人,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岁次丙辰六月二十八日,出生于江苏省东台县安丰镇的一个极为贫困的家庭。他的父亲王俊禄、母亲刘永祯、都是佛教徒,育有三子,鹤树最幼。王家贫无立锥之地,租赁人家一间破房聊以栖身,佃种人家几亩地赖以活命。王俊禄於耕作之余,靠为人做点木工零活以贴补家用。
  
真禅和尚出生後,家乡连年灾荒,田里收成不够缴租,母亲丢下他到别人家做奶妈,他在家中以米汤活命。他二哥鹤才,到寺庙落发出家,法名心严。鹤树梢长,随著家人以糠菜度日。六岁之年,家乡洪水为灾,远近一片汪洋,一家人连糠菜都吃不到了。大水过後,鹤树的二哥心严回家探望,为了不忍心这个小弟在家中饿死,把他送到安丰镇的净土庵,在净修老和尚座下,做一名小沙弥。净修老和尚收容了这个年方六岁、面黄肌瘦的小男孩,为他取法名真禅,字昌悟。
 
 安丰镇的净土庵
 
  真禅在净土寺一住十年,可说是历经艰苦。大致上说,生活是改善了一点,有糙米饭、咸菜可吃,有草席可睡,也有破棉被可盖;师父很慈悲,但也很严格,六、七岁的孩子,天不亮要爬起来上殿做早课,晚上要做过晚课才能睡。学念经,背功课。如果念经睡著了,说不定会吃几下香板。到了稍大一点,要光著脚在庵里做杂活,再大一点就随老和尚下田耕作。但这十年也造就了他,他学会认字读书,学会经忏佛事,也学会耕田种地。十五岁的时候,感染了会传染的斑疹伤寒,高热不退,岁濒於死。也是他命不该绝,东台县名医朱茂全先生到乡下义诊,真禅的父亲求得朱大夫到庵中诊视,救回一条小命。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年,真禅十六岁,在他二哥心严和尚的安排下,辞别师父,到宝华山隆昌寺受戒。 隆昌寺位于江苏省句容市宝华山,是国务院确定的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净修老和尚依依难舍,拿出钵资六块大洋做为受戒费用,叮咛他一路小心。他由东台乘船到南京附近的龙潭镇,担著行李步行十八里,到得宝华山,赶上春戒之期,依德浩老和尚受三坛大戒,成为一名佛门比丘。戒期结束,留在山上结夏安居,修习(毗尼律仪)。继而入锺板堂,学习传戒三坛仪轨、佛事仪轨等。冬天回到东台,入三昧寺启慧佛学院受学。  
启慧佛学院规定学僧入学,先要写一篇自传。真禅不曾进过学校,全凭在净土庵十年苦学自修,才算粗通文字,这一篇自传使他为难万分,不过写得还算通顺,获得通过。佛学院有学僧三十馀人,真禅知道自己的基础不够,比不上别人,所以在求学期间,刻苦用功,昼以继夜,晚间别人入睡,他在佛殿长明灯下苦读,如是两年,学力上颇有进益。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秋间,读完两年佛学院课程,开始出外参访。  
真禅闻知有「华严座主」之誉的应慈老法师在扬州讲经,他即南下扬州,到福缘寺拜谒应老,留在福缘寺听应老讲《楞严经》。翌年复到镇江焦山定慧寺,入焦山佛学院深造。在焦山读了一学期,转学到镇江竹林寺竹林佛学院。竹林佛学院是蔼亭法师於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所创办,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蔼亭法师退居,赴香港弘化,震华法师继任住持及佛学院院长。真禅进入竹林佛学院,依震华法师受学。竹林寺农禅并重,真禅读书用功,又长於耕作,受到震华法师的青睐,亲自指点他功课,并命他担任初级班的助讲。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秋,竹林寺传戒,震师命真禅担任衣钵之职,管理全寺财务,真禅处理得条理井然。後来,震华法师为真禅传法授记,实植因於此。  
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真禅的二哥心严法师,在富安大圣律寺创办佛学研究社,约真禅去主持教务工作,这样真禅到了富安。他为研究社授课之馀,从一位老秀才刘步青先生读《左传》、《易经》、《诗经》等古书,暇时为当地的「民铎报」撰写杂文。是年「八年抗日战争」开始,真禅在报端撰文激励人心,共御外侮。如是在大圣律寺任教五年,到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初春,又出外参访,曾到泰县光孝寺礼参南亭法师、苇宗法师,到海安县佛教居士林礼参绍三法师,听法师讲《地藏菩萨本愿经》。五月,上海玉佛寺住持远尘法师退居,由震华法师继任,在寺内开办「上海佛学院」,召真禅到上海相助。  
真禅到上海,受任为佛学院训育主任,并担任玉佛寺堂主、代理副寺,为震华法师的得力助手。翌年(一九四三年),圆瑛法师在上海圆明堂开讲《楞严经》,真禅参加听讲∶又到福慧寺听摩尘法师讲《法华经》。民国三十四(一九四五),应苏州祗园寺住持通圆和尚之请,出任监院。未几,震华法师召他回镇江竹林寺为他传法授记,成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七世法嗣,担任竹林寺监院,并在竹林佛学院授课。翌年、江苏省佛教会成立,真师当选为理事。  
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真禅继任竹林寺住持并兼竹林佛学院院长,是年三十四岁。翌年应慈老法师在南京创设「中国华严师范学院」,真师辞去住持及院长职务,到南京入院受学。慈老在院讲八十卷《华严经》,真师认真学习,对华严深有领悟,以此受应老器重,成为应老入室弟子,以後讲华严时,常命他担任辅讲。  
一九四九年秋,京沪大动乱,应慈老法师在上海沉香阁潜修,真禅随侍。有人劝应老离开上海,到香港、台湾或东南亚。应老说∶「我在这儿的弘法事业尚未完成,怎能到海外去贪图享受呢?」真禅亦与老人相约,不离开上海。一九五o年,到圆明讲堂依圆瑛老法师修学《楞严》、《阿弥陀》、《起信论》等大乘经典。一九五一年秋,应慈老法师应各界之请,在沉香阁传戒,真禅担任教授阿黎。戒期後,应老推荐他到玉佛寺任执事。翌年担任信众部副主任,为信众讲授佛法概要及教信众梵呗。  
一九五三年,应慈老法师赴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真禅随侍。是年,甫当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圆瑛老法师示寂,真禅参加追悼会。同时他在玉佛寺的职务也由信众部副主任转任寺务处副主任,并兼任知客,负责接待工作。以後数年,他曾接待日本学术文化代表团、第十世班禅,以及印度、锡兰、尼泊尔、老挝、柬埔寨、泰国、越南等国代表团,并曾接待周恩来总理。一九五九年,真禅应玉佛寺住持苇舫法师之请,出任监院,综理寺务。同年,当选上海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一九六五年八月,应慈老法师以九十三岁高龄示寂,真禅参与应老的治丧事宜。  
一九六六年夏天,「十年动乱」开始,佛教也遭遇「三武法难」之後最大的劫难。僧侣被驱离寺院,下乡劳动生产;寺院中经典被焚烧,文物被破坏,玉佛寺也不能幸免。动乱开始,上海佛教中首当其冲的,是有三十多年历史的「上海佛学书局」,经书丢到街头燃烧,大火三日不熄;静安寺、龙华寺先後被砸,玉佛寺也多次受到骚扰。这时玉佛寺仅剩下住持苇航、监院真禅等五个出家人,他们挖空心思,用种种伪装方法保护佛像文物,但仍躲不过批斗的命运,苇舫和尚年逾六十,於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底病逝。以後真禅和几个出家人,以糊纸盒度日。未几,真禅以「里通外国」的罪名被关进牛棚,过著「早请示、晚汇报」,随时接受批斗的生活,如此捱过了苦难的十年。  
动乱过後,年逾六十的真禅老法师重回玉佛寺,被驱离在外的僧侣也渐回寺院。这以後,随著政策开放,佛教也自谷底复苏。一九七七年底,真禅出席上海市第五届政协会议,一九七八年参加以赵朴初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日本。一九七九年,夏历四月八日佛诞节,玉佛寺举行浴佛仪式,这是「十年动乱」以来的第一次佛教活动。六月,上海市佛教协会召开第三届理事会,真禅被推举为会长。同时为玉佛寺两序推举为玉佛寺住持,举行升座典礼。一九八o年,赴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常务理事。  
一九八一年以後,玉佛寺恢复佛事活动,定期举办佛经讲座、佛菩萨圣诞法会庆典。文革期间被迫离寺的僧侣重回寺院,寺中常住众增加到一百数十八,寺中恢复丛林制度的组织。同时也开始筹募基金,修缮全寺殿宇建筑。继而创办学戒堂,招收学员剃度出家,传授佛门仪轨、日常课诵、及基本佛学课程。  
一九八一年,真禅随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第二届亚洲宗教徒和平会议,归途访问了曼谷及香港。一九八三年,率领上海佛教代表团到普陀山朝山。同年,循唐代玄奘大师自长安西行路线,历经敦煌、吐鲁番、古高昌国等地到达新疆,回到上海後,撰写《玄奘大师传略》及《玄奘求法之路巡礼记》二书。  
一九八四年,应美国华侨总商会会长应行久、美东佛教总会会长应金玉堂夫妇之邀,率代表团到纽约访问,并参加美东佛教总会大乘寺七层玉佛宝塔的落成典礼。归途中并访问华盛顿、费城、洛杉矶、旧金山等各地寺院道场。是年十一月,率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访问印度,朝礼圣迹。一九八五年访问香港、八六年访问日本,八八年到美国西来寺,参加西来寺落成典礼,并出席第十六届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一九八九年春再度访问日本,七月访问新加坡。一九九o年应法国上海联谊会之邀,访问巴黎。九一年应澳洲新南威尔斯市华人佛教会及定慧学舍之请,到澳洲弘法。七月又访问马来西亚。一九九二年十一月,真老兼任河南开封大相国寺方丈,举行盛大的晋山典礼,真老捐出铸大铜佛款三十万人民币,另捐四万人民币给地方政府,举办社会福利事业。一九九三年,应台湾光德寺住持净心法师之邀,到台湾弘法访问,其间访问了四十多所寺庙和团体。  
一九八o年以後的十馀年间,真老担任许多职务,如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佛协会长,上海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协副会长等。但他在百忙之中不废著述,晚年著有《玉佛丈室集》第一集至第七集七册,及其他著作多种。一九九五年冬示寂,十二月一日示寂,世寿八十岁,僧腊七十四夏,戒腊六十四夏。

上一篇:一条均线炒股
下一篇:司法部历任部长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