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来宝经典段子

来源:经典散文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第一篇数来宝经典段子:数来宝中的传统绕口令段子


 十八愁绕口令
 
  闲暇云游四大部洲,人的心好比是长江水似流,君子人相交是淡淡如水,小人交友蜜里调油,淡淡如水长来往,蜜里调油不到头,交朋友总学桃园三结义,莫学那孙膑庞涓结下冤仇,唱的是,天也愁地也愁,山也愁这个水也是愁,君也愁臣也愁,爹也愁这个娘也是愁,老的也是愁,少的也是愁,恶也愁善也愁,穷也愁这个富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这个牛愁马愁一十八也愁,天愁不下那甘露雨,地愁五谷不丰收,山愁本是条了谷子坎,这个水愁本是流不到头,君愁愁的刀兵动,臣愁愁的把官丢,老愁愁的本是没有人管,少愁愁的本是白了他的头,恶愁愁的本是恶贯满,善愁愁的本是修不到头,穷愁愁的本是没有钱使,富愁愁的贼人把他偷,鸭子愁的扁了他的嘴,这个鹅也愁愁来愁去脑瓜门愁出一个奔了头,马愁备鞍行千里,这个牛愁愁的冷风嗖,嗖来嗖去把牛嗖老,送到汤锅里面宰老牛,牛皮蒙鼓千钉钉,送在城里头钟鼓楼,牛肉推在长街上卖,肝肚肠子作个饶头,牛骨头就把麻将牌来做,零零碎碎把色子扣,二对着五这个三了对着四,幺了对着六这个幺不幺六不六,咒骂色子邪骨头,说我诹我就诹,听我没事我捋捋舌头。
 
  数九寒天冷风嗖,转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大闹天宫孙猴儿又把那个仙桃偷,五月端午是端阳日,白蛇许仙不到头,七月初七传说本是一个天河配,牛郎织女泪交流,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忧愁,要说愁,净说愁,唱上一段绕口令儿名字就叫十八愁,狼也愁,虎是愁,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猪也愁,狗是愁,牛也愁,羊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愁,乌龟愁,鱼愁虾愁不一样,您听我个个说根由,虎愁不敢把这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厚,鹿愁长了一对七叉八叉大犄角,马愁鞴鞍行千里,骡子愁它是一世休,羊愁从小它把胡子长,牛愁愁的犯牛轴(鞭子抽),狗愁改不了那净吃屎,猪愁离不开那臭水沟,鸭子愁扁了它的嘴,鹅愁脑瓜门儿上长了一个奔了头,蛤蟆愁长了一身脓疱疥,螃蟹愁的净横搂,蛤蜊愁闭关自守,乌龟愁的胆小尽缩头,鱼愁离水不能游,虾愁空枪乱扎没准头。
 
  说我诌我不诌,闲来没事我溜溜舌头,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前门楼子九丈九,四门三桥五牌楼,出了便门往东走,离城四十到通州,通州倒有个六十六条胡同口,在里边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六十六岁刘老头,六十六岁六老刘,老哥仨盖了那六十六座好高楼,楼上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蒙着六十六匹鹅缎绸,绸上绣着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了那六十六根儿柏木轴,轴上拴着六十六头大青牛,在牛上边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倒坐在门口啃骨头,南边来了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大大妈家大大妈的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鳌头狮子狗,北边又来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二大妈家二大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鳌头狮子狗,这两条狗抢骨头,顺南头跑到北头,碰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楼,碰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鹅缎绸,脏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打倒了六十六根儿柏木轴,打惊了六十六头大青牛,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打死了狗,又盖起来六十六座好高楼,收起来六十六篓桂花油,洗干净六十六匹鹅缎绸,洗净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起来六十六根儿柏木轴,牵回来六十六头大青牛,逮回来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又看见南边来个气不休,手里拿着土坯头去打着狗的头,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碰坏气不休的土坯头,打北边来了个秃妞妞,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的油篓口套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乱点头,什么有头无有尾,什么有尾无有头,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没腿游卞州,赵州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轧道沟,什么人扛刀桥上站,什么人勒马看春秋,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哈哈笑,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泪交流,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胡子一大堆,什么圆圆在天边,什么圆圆在眼前,什么圆圆长街卖,什么圆圆道两边,什么开花节节高,什么开花毛着腰,什么开花无人见,什么开花一嘴毛,什么鸟穿青又穿白,什么鸟穿出皂靴来,什么鸟身披十样锦,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双扇门,单扇开,我自己破闷儿自己猜。车子上山吱扭扭,瘸子下山乱点头,蛤蟆有头无有尾,蝎子有尾无有头,有腿儿的板登家中坐,没腿儿的粮船游卞州,赵州桥,鲁班修,玉石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周仓扛刀桥上站,关公勒马看春秋,小刘海拉着孟姜女是哈哈笑,孟姜女拉着小刘海是泪交流,罗成白,敬德黑,张飞的胡子一大堆,月亮圆圆在天边,眼镜圆圆在眼前,烧饼圆圆长街卖,车轱辘圆圆道两边,芝麻开花节节高,米树开花毛着腰,藤子开花无人见,玉米开花一嘴毛,喜鹊穿青又穿白,乌鸦穿出皂靴来,野鸡身披十样锦,鹗丽儿身披麻布口袋。
 
  一道黑,两道黑,三四五六七道黑,道黑十道黑,我买个烟袋乌木杆儿,抓住两头一道黑,二姑娘描眉去打鬓,照着个镜子两道黑,粉皮墙写川字儿,横瞧竖瞧三道黑,象牙的桌子乌木的腿儿,放在炕上四道黑,买个小鸡不下蛋,圈在笼里捂到黑,挺好的骡子不吃草,拉到街上遛到黑,买个小驴不驮磨,配上鞍韂骑到黑,姐俩南洼去割麦,丢了镰刀拔到黑,月窠儿的孩子得了疯病,点起个艾条灸到黑,卖瓜子的打瞌睡,呼啦啦拉撒了那么一大堆,他的笤帚簸箕不凑手,这么一个一个拾到黑。
 
  顺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了五斤塌目,顺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提了塌目的喇嘛要拿五斤塌目去换北边哑巴腰里别着的喇叭,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不愿意拿喇叭去换提了塌目喇嘛他的塌目,提了塌目的喇嘛就急了,拿起了五斤塌目打了别着的喇叭哑巴一塌目,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也急了,顺腰里摘下喇叭,打了提了塌目喇嘛一喇叭,也不知道喇嘛的塌目打了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一塌目,还是别着的喇叭的哑巴打了提了塌目的喇嘛一喇叭,喇嘛回家炖塌目,哑巴回家吹喇叭。

第二篇数来宝经典段子:王谦祥李增瑞经典相声《数来宝》,没点真功夫,真不敢说这段



第三篇数来宝经典段子:快板宗师王凤山:憨厚幽默,命运曲折,作品经典!--从沈梦


很多人知道王凤山,都是因为他给马三立先生捧哏,其实他更是快板的一代宗师,自成一派,创立了王派快板。今天我们就来介绍一下王凤山先生。王凤山(1916年-1992年),北京人,著名相声演员、王派快板创始人。
王凤山幼时家境贫困,为了糊口,六七岁时就去前门大栅栏要饭,跟小伙伴学会了数来宝,认识了老北京天桥著名的数来宝艺人海凤。王凤山没上过学,不识字,但脑子快,能看见什么唱什么。海凤觉得孺子可教,便收他为徒。王凤山跟着海凤学会了一些传统段子。出师后,王凤山又跟天津来的三位数来宝艺人搭伙撂地,跟他们学会了《劝吗啡》《劝白面》《劝嫖交友》《小拜年》《十七年》《买卖铺》等双人、三人数来宝。
后来的王凤山到了宣武门外的平民市场撂地,拜朱阔泉为师学相声。在朱老的精心指教下,王凤山的相声长进很快。撂地儿演出时,他以数来宝为主,穿插说相声,能捧能逗。后来在老艺人的指点下,王凤山摒弃了旧式数来宝的老套子,形成了自己“半说半唱”的独特气势派头。
王凤山后来靠数来宝火了,各地演出,许多艺人都请他给自己量活,不论是谁,王凤山都能根据逗哏演员的特点,做到不支不搅、严丝合缝。但要属最经典的还是他和马三立老先生的合作,他们就像一对老朋友,完美无缺,王凤山的捧哏冷静内蕴、憨厚幽默、文雅洒脱、稳中求响,据文从沈梦了解,两人合作14年,演出大小节目三十余段,这些作品单看一段已经是经典,集合在一起观看,绝对是无人可以超越的经典中的经典。
了解过相声的朋友都知道马三立的一生坎坷,可王凤山一生也是坎坷曲折的,王凤山虽然早年已名扬四方,但是直到他故去,生活也其实不宽裕,没享过什么福。据了解,晚年他身体不好,每次看病都是他的徒弟张金玉用自行车推着去小卫生院。1992年,王凤山也在这家小卫生院离世。这一高瘦一个白胖的“马王组合”,在八九十年代为观众带来了无穷欢乐,堪称绝响。经典值得回味!

上一篇:客户互动游戏
下一篇:好听的笑话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