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的典故

来源:经典散文 发布时间:2019-03-19 点击:

金屋藏娇的典故篇一:金屋藏娇的故事


每天为您推荐经典故事,您不容错过。
    金屋藏娇的典故出自汉武帝刘彻与其皇后陈阿娇的故事,景帝离世后梁王夺位,当初刘彻是中宫太子,陈阿娇的母亲长公主扶了刘彻一把,让他顺利的坐上了皇位。
    他与陈阿娇青梅竹马,还是幼年的时候其祖母窦太后问他长大要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他言要娶表姐阿娇为妻并为阿娇盖一座金屋子,自此有了金屋藏娇一戏言。    汉武帝坐上皇位之后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他真的为阿娇备下了一坐金碧辉煌的宫殿,并册封她为皇后。     他的一生有三个都留下传奇的女人;陈阿娇的金屋藏娇,最后却被贬长门宫忧郁而终。卫子夫一步登天,从平阳公主府一名家奴成为国母取代了陈阿娇的地位,最后也在宫中以三尺白绫自缢身亡。李央央的倾国倾城因为其兄李延年的一首府乐"北方有佳人’而三千宠爱在一身(生活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却不料也是红颜薄命,她是汉武帝最怀念的一个女人,在她有病的时候汉武几次探望都被她拒绝,至到死后也没让汉武见她的病容,在帝王心里总是她的倾国之色,刘彻有一首秋风赋诗文里尽里对她的思念之情。    金屋藏娇让后人知道了陈阿娇,司马相如的长门赋也让后人知道了她的悲惨收场。
    青梅竹马的情是情何以堪,金屋藏娇的藏又是为何人所藏;爱了一生痛了一生,藏尽了自己一生的青春风华藏尽了自己一生的快乐与痛苦。金屋里曾经的郎情妾意娇怯红颜,最后却在长门宫里灯惨月暗无复盼下忧郁而终,她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六岁,二十六岁正是花开最浓的时节,她却早早的枯萎。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有丈夫却不知道丈夫在何处,一个人来回在长门宫里来回缓步踱步以排泄自己心中的愁怅与寂寞,自被贬长门宫后汉武帝再也不曾召见过她,有一次偶尔想起她来,与她约好城南宫相会,本是君无戏言,她一直在等待中,至死都不曾等来相会之人。    言我朝来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初为帝王妻时,汉武帝曾对她许诺早上出去处理国事,晚上一定回来陪她,可是现在呢,只听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啊,怕是早已经忘记了她的存在了。    左右悲而垂泪兮,涕流离而从横;忽寝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夜漫漫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妾人窃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     几句,读起来让人心酸,一个女人自己面对无尽的无日无夜,梦里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君王,那个负心的人,在悲伤中还是念念不忘,她只记得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爱人,自己的男人,她忘记了他还是一个君王。    历史上说陈阿娇被贬是因她好妒成性而被贬入长门宫;她只是一个女人,自己的爱不愿意被人分享,妒也是罪,罪在她是帝王之妻。她忽略了一个坐在江山龙椅上君主枕边人不过是深宫里一种可以随时被隔置情感,没有了你还有她,没有了她还会有别人。    可怜她与他青梅竹马爱恨一场,汉武帝并没有为她留下只字片语,不过是在她死后给她冠了一个皇后的浮名而下葬,她已经被废,这个浮名算是帝王的赏赐,她所爱男人对她的赏赐。人已经死了冠于再高贵的浮名又有何用呢,不如再活着的时候多看两眼,或许还可以让她有希望再活几年。    她不如李夫人,汉武帝还为她留下一首思念之诗,后人记着李夫人的倾国倾城之色,记着她的金屋藏娇,流传的是司马相如的长门赋,字里行间却是她的悲剧。
     可怜红颜纵有青梅竹马之情,纵有藏娇金屋,却没有了藏她的那个人;满堂金华又如何能够遮掩住寂寞春色呢?   沙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金屋藏娇,最终不过是春梦一场

金屋藏娇的典故篇二:金屋藏娇的故事


汉武帝幼时,他的姑姑馆陶长公主想把自己的女儿阿姣许配给他,便半开玩笑的去征求他的意见,童稚的刘彻当场答曰:“好!若得阿姣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长公主大悦,遂力劝景帝促成这了桩婚事。这就是“金屋藏娇”一词的来历。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小刘彻这极到位的回答一方面使他从此赢得了长公主强有力的政治支持,另一方面也注定了西汉王朝未来几十年的奢靡。但可怜的阿娇并没有等来刘彻许诺给她的“金屋”,贵为皇后的她根本无法让刘彻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公元前130年,汉武帝使有司赐皇后书,以“惑于巫祝”为由夺其玺授。一场以阿娇终身幸福为筹码的赌博式的政治婚姻结束了。几年后,阿娇郁郁而终。汉武帝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第二任皇后-卫子夫。武帝去其姊平阳公主家做客,席间去洗手间的时候同前来侍奉的婢女卫子夫发生了关系。宴会散后,武帝即将卫子夫带回了宫中。然而不谙赌术的卫子夫一进宫就输得精光-她被风流成性的武帝给忘到脑后去了,直到一年以后才得以复见,子夫“涕泣请出”,武帝怜之,于是再次临幸,子夫遂有身孕。公元前128年,卫子夫为刘彻生下了后来的戾太子刘据。母以子贵,同年,卫子夫被册立为皇后。然而到了武帝晚年,宫中发生了著名的“巫蛊之祸”,刘据遭诬陷自杀,卫子夫虽身为皇后也受到牵连,被迫自尽。这场刘彻自娱自乐的赌博最终以卫子夫母子的惨败而收场。
两位皇后的悲惨命运使得李夫人有幸成为千年之下陪伴刘彻的唯一一位女性。这位有“倾国倾城”之誉的女子的确得到了这个男人所能给予的最大限度的眷顾与恩赐,生前死后都荣极一时。但她却并没有因此而迷失自己。她的心里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这个暴躁而花心的男人的一件玩物,是自己家族谋取富贵与权力的一件工具。一旦有一天,她让这个男人开始感觉到厌倦,那么所有她和她的家族已经得到的,和将要得到的一切,都会在雷霆震怒中化为乌有。身不由己的她从哥哥李延年煞费苦心的谱写歌曲时开始,就已经被当成一颗小小的骰子抛进了自己娘家与丈夫的赌局之中。在这场巨大的政治赌博中,她随时有可能会粉身碎骨。从某种意义上讲,她是这场赌局中唯一不可能赢的人。所以,在她临死的时候,身负重任的她拒绝了武帝“一见”的请求,甚至武帝“复言必欲见之”时,她竟“转乡歔欷而不复言”,惹得武帝大为不悦,拂袖而去。要知道,这个飞扬跋扈的男人的一生只有两次被拒,一次是大宛国君拒绝了他用金马换宝马的请求,结果,狂怒之下的刘彻发兵十万,踏平了大宛。然而这一次,他居然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这种时候,用这种方式拒绝了,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懊恼!就连李夫人的姐姐也感到不安了。但李夫人却仍十分清醒:“所以不欲见帝者,乃欲以深托兄弟也。我以容貌之好,得从微贱爱幸于上。夫一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驰则思绝。上所以挛挛顾念我者,乃以平生容貌也。今见我毁坏,颜色非故,必畏恶叶弃我,意尚肯复追思闵录其兄弟哉!”事实证明,她是了解武帝的,而且很有把握。她死后,武帝以皇后之礼安葬了她。她的家族也得以继续“钟鸣鼎食”的荣华富贵。
一个女人,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却不能,或者说是不敢,接受自己丈夫的探视。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悲哀与不幸啊!她为她的家族赢得了一切,却唯独输掉了自己。与此同时,作为另一个当事人的刘彻,一个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男人,却迫使自己的女人即使到了生命的弥留之际仍在费尽心机于自己的反复无常,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尴尬与遗憾呀!从这一点看,他虽然赢得了人生,却没有赢回爱情。他一样也是个输家。

金屋藏娇的典故篇三:“金屋藏娇”典故的来历


  刘彻的第一个老婆是童养媳陈娇,她是刘彻大姑馆陶长公主刘嫖的亲女儿,也就是刘彻的表姐。当初刘嫖是打算巴结景帝的宠妃栗姬,想把女儿许配给栗姬的儿子、当时的太子刘荣。哪知栗姬利令智昏,居然回绝了刘嫖。姑奶奶刘嫖蒙羞后虽愤怒不已,但女儿毕竟不能砸在手里,出货给谁呢?她想起了自己的侄儿刘彻。   应该就在此前不久,有一次,刘嫖把侄儿刘彻抱在腿上玩,逗着问他:“你想不想娶媳妇哇?”刘彻傻乎乎回答:“想讨老婆!”刘嫖指着左右服侍她的一百多个宫女让侄儿挑,刘彻却一点兴趣没有。这时陈娇出来了,刘嫖就指着女儿问:“阿娇好不好?”刘彻憨憨地笑了,说:“好!我要是讨得阿娇当老婆,一定盖一间金屋让她住!”这便是著名的“金屋藏娇”典故的出处。    侄儿的童言给刘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刘彻四岁已受封胶东王,自己女儿今后虽当不成皇后,但当个王后是有谱的。所以,刘嫖只好退而求其次,找到景帝的另一个妃子王谈话,想把女儿许配给她的儿子刘彻。    老实说,这桩婚姻并不般配。刘嫖当初急于把女儿嫁为太子妃,说明女儿陈娇已经到了(至少接近)出嫁的年龄,古代女子的“及笄之年”为十五岁,所以陈娇怎么着也算青少年了。而刘彻此时尚能“抱置膝上”,年纪肯定不会超过六七岁,还是一个十足的娃娃。再者,长公主刘嫖是在遭拒恼羞成怒的情况下改变主意的,并非中意刘彻,否则当初不会去找栗姬攀亲。刘嫖摆出的是一副急于草率出货的架势,根本没想这年龄悬殊的小两口以后的感情问题。   当然,这只是家庭账。刘彻的母亲王更精于算政治账。她知道,如果自己攀上了这位声名显赫的姑奶奶,等于得到一支强大的援军。在后宫残酷的斗争中,这将直接决定她和儿子的命运。所以她愉快地答应了。   作为家长,刘嫖和王对自己子女的婚事考虑得都极其现实,但显然王看得更远。    与王联姻后,刘嫖便坚定地与这位亲家母钻进了同一个战壕,为自己的小女婿能够当太子、当皇上不懈奋斗。她以为这也是在为女儿的未来努力,与王的利益一致,其实并非如此。论智慧,刘嫖与王的差别有如天壤。   在这里,我们需要了解一下这位大汉朝的姑奶奶刘嫖,因为陈娇后来的不幸,很大的原因是其妒忌、霸道的性格所致,而这种性格,恰是她母亲刘嫖遗传加教育的结果。    刘嫖是文帝刘恒和窦氏生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景帝刘启的大姐姐。俗话说长姊若母,刘嫖小时候应该没少照顾两个弟弟刘启和刘武,所以即使刘启当了一把手后,对这位姐姐依然敬重,甚至连跋扈的窦太后,都有些怕这个女儿。    刘嫖的丈夫是堂邑侯陈午,陈娇是他们的女儿。以刘嫖的尊贵身份嫁给陈午,显然是下嫁。我们可以想象在这个家庭里,说一不二的是女人。这无疑深刻影响了陈娇。刘嫖五十岁时,窝囊的丈夫就死了。刘嫖显然不吝他丈夫,很可能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养了一个小白脸董偃。丈夫一死,她与这个“温柔爱人”的小美男就更肆无忌惮。当时的长安城里,“董君”的名气比侯爷陈午大多了。一次,刘嫖生病,已经当了皇帝的刘彻来看望姑姑。我们前文说过,刘彻对于生母曾有二婚的经历都毫不在意,所以这位观念开放的皇帝根本不在乎姑姑的丑事,非常想见识一下刘嫖的这位面首,但又不好称呼他。刘彻急中生智,便称想见一下姑姑的“主人翁”。“主人翁”本是专指,现在却成为人人都想争当的了。    这位只会玩乐的“主人翁”居然也很受武帝刘彻的喜欢,甚至不顾宗法制度,要在宫内宴请姑姑和她这位情人,幸亏被大臣制止。估计刘嫖实在厉害,“主人翁”董偃三十出头就被折腾死了。几年后刘嫖才死,两人合葬在灞陵。    成长在这样家庭的陈娇,能够受到怎样的熏陶可想而知。 公元前150年,在母亲王和姑姑兼丈母娘刘嫖的共同努力下,年仅七岁的刘彻被立为太子,陈娇成为太子妃。九年后的公元前141年,十六岁的刘彻变成汉武大帝,陈娇成为皇后,此时陈娇应该已经二十三四。在当时,这个年纪已经算是大龄妇女了。    刘彻没承想自己幼时的一句童言,招来了这么一个能帮自己走向皇位的媳妇。史书中对他俩的婚后感情记载很少,《汉书》只称陈娇“善宠娇贵”。    这其实是可以预料的。陈娇本来就有一个“善宠娇贵”的娘刘嫖,她自己又是娇生惯养。当她以情窦初开的年纪,嫁给浑然懵懂的幼童表弟时,显然怀着更多的是母性情愫,而不是夫妻情感。初期的陈娇,肯定与她母亲刘嫖的做派一样,在家里颐指气使,说一不二。而作为孩子的刘彻,虽然贵为太子,但对家里的这些事情也不会太在意,他肯定是把阿娇当成呵护弟弟的姐姐看待的。阿娇的脾气应该是这样被惯起来的。    随着刘彻的长大,特别是他当上皇帝之后,他越来越需要的是风情万种的女人,而不是看管呵护的姐姐。如果阿娇是明白人,不难理解这种必然的转变。历朝历代,皇帝和皇后更多的都是政治关系,注重名分而不是感情。谁能阻止皇帝找女人呢?阿娇的婆婆王做不到,王的婆婆窦氏做不到,窦氏的婆婆薄姬甚至骄横跋扈的吕雉也都是做不到的呀。而且,从宫廷的制度设计上,从来也都是鼓励甚至激励皇帝多找女人的。一些聪明的皇后往往会主动替老公找妻妾,一方面是表明自己的体贴大度,讨皇上欢心;另一方面是拉同盟军,控制后宫。    但阿娇年龄不小,智商颇低,没搞明白这其中的简单道理。也许她从母亲刘嫖那里承继了完全相反的观念。在她家里,估计她的窝囊爹是不敢找其他的女人,而母老虎的娘却可以公然养小白脸。所以,阿娇成为一个彻底的女权主义者,她的观念或许已经走过了文明社会的“一夫一妻制”,到达了探讨能否“一妻多夫”的境界。    每当听说刘彻找女人,阿娇都会郁闷生气,大吵大闹。《汉书》记载,当阿娇听说刘彻宠幸卫子夫后,竟然被气死过去好几次。    对皇帝来说,这样的皇后就有点麻烦甚至可气了。    更麻烦的是,这位阿娇皇后一直都没能怀上一男半女。当刘彻是个小屁孩时,当然没本领让表姐怀孕。可在刘彻成年后,阿娇依然不能受孕,这问题就严重了。皇帝无后,根基不固。即使在封建时代,床上的事情一上升到政治高度,也都是大问题了。    对于阿娇失宠,她母亲刘嫖很看不过去,多次找刘彻的大姐姐平阳公主谈话,指责道:“如果没有我,刘彻想当皇帝根本没戏。如今他坐上了皇位,就把我女儿甩了,这不是忘恩负义吗?”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平阳公主也不好反驳,只好替弟弟辩解道:“阿娇不招待见,不就是因为她生不出儿子嘛。”    这话也很有道理。阿娇没辙,只好寻找各种育子偏方来治不孕症,《史记》称她花的医药费高达九千万,但依然没有奇迹出现。    也许一部分出于创造后代的考虑,刘彻只好宠幸其他女人,这让阿娇皇后很生气。而刘彻宠幸的女人越多,阿娇就越没可能受孕,这让阿娇更生气。    西汉年间,装神弄鬼之术很吃香,其中“巫蛊”最流行。看不惯谁,就用木头或布头做成他(她)的替身,用针扎或者埋起来,并不断诅咒,据说这样就可以把对方整死。阿娇嫉恨的小妖精太多,她就找了一个叫楚服的大师级女巫,跟她学起法术。阿娇根据楚服提供的方法做了偶人,代表刘彻的那些个宠妃,然后日夜念咒语诅咒她们。后来,此事泄露,刘彻闻知后大怒,下令把大师楚服公开斩首处决。受此案牵连,最后被斩的人竟达三百多。    公元前130年,阿娇坐了整整十年皇后,刘彻决心要彻底解决阿娇的问题。他不愿也不便自己出面,就派有关部门人员给阿娇带了封信,说:“你违反了国家制度,听信鬼神,已经无法承继天命。还是把你的印玺交出来,到长门宫隐居吧!”这就是要废了阿娇的皇后身份。    非常有意思的是,这长门宫原来就是阿娇母亲刘嫖的私家园林,叫长门园。当初刘嫖害怕侄儿刘彻干涉她和小情人董偃的好事,就假说董偃要她把这园子送给皇上。刘彻大喜,不禁对董偃有了好感。长门园于是改名长门宫。没承想,阿娇被废黜之后,赶出皇宫,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金屋藏娇”的阿娇变做了“长门怨妇”的废后。遭逢此祸,争强好胜的阿娇仍不甘落寞。她想起刘彻曾对当时的大文人司马相如写的赋赞不绝口,于是也想花钱买版面宣传自己。    此时的司马相如与爱妻卓文君已经在成都做起了酒业公司,阿娇派人到蜀地他们的公司以买酒为名,变相贿赂百斤黄金。司马相如想来也是个见钱眼开的无良文人,立即为阿娇写下著名的《长门赋》:“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此赋且哀且悲,又臭又长。    刘彻还真的看到了这篇宣传稿。他嘴上很客气地说“写得不错”,但心里明白这是阿娇花大把银子换来的,不能当真的。所以,阿娇还是没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老公没了,大把钱白扔了。曾经不可一世的阿娇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但她很快在长门冷宫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终年也就三十六七岁。    阿娇抑郁而死后,刘彻还是免费让她以皇后的名义下葬,算作一种赏赐。

上一篇:好看的韩国电影推荐
下一篇:工作十年文章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