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阳论坛

来源:作文专题 发布时间:2019-01-04 点击:

扶阳论坛篇(1):“扶阳论坛”归来!


扶阳论坛 归来!_赵君-半部居士_新浪博客
“扶阳论坛”归来!
为期六天的『第二届“扶阳论坛”暨扶阳学派理论与临床应用培训班』于2008年10月25日至30日在北京举行。
会议由中华中医学会主办,会议邀请了卢崇汉、李可、吴荣祖、刘力红及李里等著名专家、学者做了专题报告,我在会上做了“关于附子详细考察及现状”的报告。
 
爱新觉罗.溥严 为扶阳论坛题词
 
 会议原计划参会人员限制为100人,但报名异常火爆,仅仅几天报名就突破名额限制,无奈之下,组委会将名额限制调整为150人,并重新变更会议场所,但150人名额爆满以后,仍不断有人强烈要求参加,就这样三易场所后,最终严格限制参会正式代表为250人。最让人感动的是,上海一位八十几岁高龄的著名中医也兴致勃勃来参加会议,并每场不落地认真学习。
会议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每天上午、下午、晚上均安排了专题报告,每场报告都座无虚席,甚至要提前抢占位子,许多多年参加学术会议的人都说:从没看见这么火爆的学术会议。由此可见,有那么多的人对中医事业报以极大的热情,扶阳思想在中医领域所具有的强大号召力。
 
会议专题报告如下:
卢崇汉 
 钦安卢氏医学的扶阳理论及其临床应用
李  可 
 中医大证的临床治疗思路
吴荣祖 
 观其脉证辨识阳虚
刘力红 
 跟师学习钦安卢氏医学的感悟
李  里 
 扶阳与中国文化
。。。
 
各专题报告内容非常精彩,我将陆续整理录音,将精华内容登载在博客上与同道分享。
 
 
 
主持人:梁冬
  
赠与卢崇汉先生“卢火神”题字
 
赠与刘力红先生“思考中医”题字
 
赠与李可老先生“中医脊梁”题字
 
卢崇汉:“钦安卢氏医学的扶阳理论及其临床应用”
 
刘力红:“跟师学习钦安卢氏医学的感悟”
 
 
长衫先生李里:“扶阳与中国文化”
 
吴荣祖:“观其脉证辨识阳虚”
 
 
附:
 
扶阳学派(火神派)简介
  中国医学之重阳、扶阳思想源自《周易》及《黄帝内经》,并于张仲景之《伤寒杂病论》中得到充分体现。仲景以降,此一思想虽延绵不绝,然或损或益,或偏于理上一得之解,或限于临证一方之用,终未能成体系之学。及至晚清,邛州郑寿全出,始将此一思想之来龙去脉,临床运用之层层次第,揭露无遗。若于学派言,至此乃得构成。郑氏之学,卢氏等继之,是方有今之扶阳学派云尔。
  郑寿全,字钦安,蜀南临邛人。生于1804年(清嘉庆九年),卒于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享年97岁。嘉庆末年秀才。师从清代著名通家刘沅(止唐),修习《黄帝内经》、《周易》及仲景《伤寒》之学。于斯沉潜二十余年,始知人身阴阳合一之道,仲景立方垂法之美,始明坎中真阳,乃人身立命之根。治病立法,重在扶阳;处方遣药,善使姜附,遂有“火神”之誉。同治八年著《医理真传》,同治十三年著《医法圆通》,光绪二十年著《伤寒恒论》。晚岁设席课徒,禹臣铸之为其衣钵弟子。
   
卢禹臣,字铸之,晚号金寿老人,四川德阳人。生于1876年(清光绪二年),卒于1963年,享年87岁。清光绪十五年秀才。出生世家,历代业医。少时随姑父颜龙臣习文学医。1890年(光绪十六年)拜于邛州郑寿全门下,随师侍师十一载,直至郑师去世,乃郑师之关门弟子。十一年间,朝夕受教,协助郑师完成《伤寒恒论》,尤于郑师最后七年之学术思想继览无余,乃钦安思想之最重要继承人。
  师逝后,尊其所嘱,外出游学,历时三载,足迹遍及二十一省区。其间,或视民风,或观物宜,或察医家之所秉用,兼以师授心法与人疗疾,每每随手奏效。三载归来,遂于师门授受,了然无碍矣。乃于成都政府街开办“养正医馆”。1908年,为绍隆所学,以承师志,特建“扶阳讲坛”,亲自主讲《周易》、《内经》、《伤寒》及郑氏三书。此坛一设,远近闻风,所化者众。
  临证讲学之外,悉心课子(卢永定)教孙(卢崇汉),郑氏之脉,卢氏所学,乃得有传焉。铸之秉承师学,参以己慧,扶阳之路,更为精粹,亦有“火神”之称。
   
卢永定,字云龙,禹臣长子,亦号“火神”。生于1901年,卒于1986年,享年85岁。幼承庭训,刻苦努力,初习外科及太乙神针,16岁即能行针疗疾,后渐习内科,20岁即独立应诊。学术上一承父教,善用辛温扶阳,60余年医道,屡起沉疴大疾,活人无数。临证尤精脉法,断人生死,毫厘不爽,诊时勤于笔录,计医案无数,现尚存者即有30万人次,于钦安卢氏医学之累积整理,其功甚伟。
  1950年代末,即于“扶阳讲坛”担任助讲,铸之逝后,乃独立任教,直至1980年代方止。永定一生,心系病众,其于耄耋之际,有“八十舒怀”,于此可观其志也:医之为道,广博精深,历数千年,渊源奥秘,岂乎穷哉!然其旨万理归一,在乎济世活人,强壮民族。虚怀若谷者成,固步自矜者毁。愿诸君光扬医德,恢宏医道,不齿名利,戮力奋进,各展鹏翼,其能恪守,吾愿足矣!
  吴钟权,字佩衡,四川会理县人,云南四大名医。生于1886年(清光绪十二年),卒于1971年,享年85岁。18岁习医,师从当地名医彭恩溥先生,修习《内》、《难》、《伤寒》之学。1921年迁居云南昆明。学术膺钦安,宗仲景,善以大剂附子起死回生,一时誉满天下,有“吴附子”之称。
  先生医术精湛,胸怀博远,终其一生,为中医之事业,不遗余力。1930年代,曾代表云南中医界赴沪,力斥取缔中医之不法条例,匹夫之志,于斯可见。而后留沪行医六年。抗战前乃回昆明,先后创办《国医周刊》,及云南省中医药专科学校,开创云南中医办学之先河。
  解放后,历任云南中医进修学校副校长,云南省中医学校校长,云南中医学院院长等。教学中,倡导郑氏之学,桃李遍布,于钦安思想之传播,功莫大焉!主要著述:《吴佩衡医案》、《麻疹发微》、《附子的理论及临床应用问题》、《医药简述》、《伤寒论新注》等。
 
 
授课老师简介
卢崇汉:男,1947年生,四川德阳人。出身中医世家,幼承庭训,师从祖父卢铸之先生、伯父卢永定先生。得祖父二辈悉心教陪,医道日进,十七岁即悬壶蓉城,十九岁已有医名。临证善用姜桂附起沉疴大疾,深得扶阳三昧,亦有“火神”之称。现供职于成都中医药大学。
 
李可:男,1930年生,山西灵石人。广西中医学院经典中医临床研究所首席顾问。临难习医,具救苦心。天资聪慧,虽未曾亲炙名师,究能得医之本源。临证倡扶阳,善以大剂附子救急危重症,五十年来,活人甚众。著有《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匹夫之志,赤子之心,于斯可见焉。
 
吴荣祖:男,1945年生,1968年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四川会理人,吴佩衡长孙。主任医师,教授。中华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分会委员,云南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昆明市中医学会副会长。幼承庭训,耳濡目染,因家学渊源,于钦安之思想体会深切,不仅善用附子于临床,疗效卓著,且于附子提取诸多方面之研究,独具匠心。有40余篇相关论文刊行。
 
刘力红:男,1958年生,湖南湘乡人。广西名中医,教授。曾就读于广西、成都、南京三所中医学院,1992年获医学博士学位。于科班之外,尚从多位名师,修习内道及医学,2003年出版《思考中医》,力倡中医,必重经典,必归本原,一时海内风行,影响颇众。2007年荣获世界杰出华人奖。
 
李里:1976年生。天资聪慧,幼承庭训,三岁即习书画,年十岁,其作即于英、美、法等国展出。自小热爱《四书》《五经》,年未十五即有志于学,并着长衫至今。自习诸子百家,考获中文本科文凭。十六岁,始出游历,兼访各方贤士名家,博览群经,兼习佛学,于国学研究颇具造诣。现执教于四川师范大学。
 
   扶阳语录
 
《周易·彖辞》——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
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
 
《周易·象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黄帝内经》——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
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 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
 
汉·董仲舒《春秋繁露·阴阳义》——阳者,天之德也。
 
宋·王安石《洪范传》——日者,昭明之大表,光景之大纪,群阳之精,众贵之象也。
 
宋·邵雍《观物外篇》——
阴对阳为二,然阳来则生,阳去则死,天地万物生死主于阳,则归于一也。
 
宋·朱熹《语类》——
乾坤阴阳以位相对而言,固只一般,然以分言,乾尊坤卑, 阳尊阴卑,不可并也。
 
明·张景岳《类经附翼》——
阳之为义大矣。夫阴以阳为主,所关于造化之原,而为性命之本者,惟斯而已。
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
 
明·赵献可《医贯》——火乃人身之至宝。
 
明·李中梓《内经知要》——在于人者,亦惟此阳气为要,苟无阳气,孰分清浊,孰布三焦,孰为呼吸,孰为运行,血何由生,食何由化,与天之无日等矣,欲保天年,其可得乎?
 
明·方以智《物理小识》——天道以阳气为主,人身亦以阳气为主,阳统阴阳。
 
清·陈修园——
宁事温补,勿事寒凉。
 
清·徐大椿《医学源流论》——
人得天地之气以生,有生之气,即是阳气,精血皆其化也。
 
清·杨西山《弄丸心法》——
阴阳之气,妙用无穷,人之一身,阴阳而已,二气之中,阳气更尊,气盛者强,气衰者病,气聚则生,气散则死,人之阳气,犹天之日,仰观乎天,可悟乎人。
 
清·郑钦安——天一生水,在人身为肾,一点真阳,含于二阴之中,居于至阴之地,乃人立命之根,真种子也。
人身立命,就是这一个火字,火即气,气有余便是火,气不足便是寒。
夫人身一点元阳,从子时起,渐渐而盛,至午则渐渐而衰,如日之运行不息。
有形之躯壳,皆是一团死机,全赖这一团真气运用于中,而死机遂转成生机。
气者阳也,阳行一寸,阴即行一寸,阳停一刻,阴即停一刻。
阳者,阴之主也,阳气流通,阴气无滞。
阳者,阴之根也。阳气充足,则阴气全消,百病不作;阳气散漫,则阴邪立起。
业医者,果能细心研究,即从真龙上领悟阴阳,便得人身一付全龙也。
学者苟能于阴阳上探求至理,便可入仲景之门也。
仲景一生学问,即在这先天之极之元阴、元阳上探求盈虚消长,揭六经之提纲,判阴阳之界限,三阳本乾元一气所分,三阴本坤元一气所化,五脏六腑,皆是虚位,二气流行,方是真机。
元气为人生阴阳之主宰。人生立命全在坎中一阳。万病皆损于一元阳气。
 
卢禹臣、卢永定——
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
病在阴者扶阳抑阴,病在阳者用阳化阴。
人之生成,纯在天地之中,阴阳之内,五行之间,一切动静都随阴阳之气机而转,业医者,须识得《内经》所论,“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等奥义,说明阴阳之虚实,变化之盈缩,刻刻都随五行运化之中,上下内外息息相通,无一刻停滞,随日月昼出夜入,昼作夜息,为养生治病之一大纲领也。
 
吴佩衡——
壮火乃邪火,而非真火也。……邪热之壮火,必须消灭,真阳之少火,则决不可损也。
切无终身行医,而终身视附子为蛇蝎,若医而遇附子之证,何以治之?于临证时,应分清阴阳,辨明虚实寒热,当用则用,有是病用是药,定能指下生春,活人无量,切无以人命为儿戏也。
 
祝味菊《伤寒质难》——
故善养阳者多寿,好戕阳者多夭。阳常不足,阴常有余。
抗力之消长,阳气实主持之。阳气者,抗力之枢纽也。
阴不可盛,以平为度,阳不患多,其要在秘。
良工治病,不患津之伤,而患阳之亡。所以然者,阳能生阴也,是故阴津之盈缩,阳气实左右之。
徐小圃《名老中医之路》——
阳气在生理壮态下是全身的动力,在病理壮态下又是抗病的主力。
 
李可《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
下焦一点命门真火发动,十二经循行不息,五脏六腑气化周行,生命欣欣向荣。此火一衰,诸病丛生,此火一灭,生命终结。先天之本肾,生命之本原,所凭者,此火,后天之本脾胃,气血生化之源,所凭者,此火。养生若损此火则折寿,治病若损此火则殒命。
阴阳之道,阳为阴根,阳生,阴始能长。阳气——命门真火,乃生命之主宰。命门位居下焦,乃人身真火,气化之本原。
附子一药,辛以润之,致津液,通气化,可使肾中五液蒸腾敷布,阳生阴长,此即阳中求阴生化无穷之理。
 
卢崇汉《扶阳讲记》——
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实际上也就是以阳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实际上就是以温热药消阴。治病的立法与人生的立命是紧扣着的,这里面的渊源很深,可以说整个中医的经典,乃至于传统文化的其它经典都能够作为它的支撑。所以说不是卢门喜用扶阳,喜用姜附,而是立命之需也。
卢氏医学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崇尚“阳气宜通”,始终保持在通的状态。卢氏认为,很多疾病的病因病理,都是机体阳气的虚损、郁结导致的。
在人体生理的阴阳关系上始终是以阳为主导的,虽然阴阳两者是动态平衡,但是阴平阳秘是在以阳为主导的前提下达到的。
在临证上,阴虚的本质仍然是阳的不足,这是由于阳气化生阴精的功能受到影响,才会出现阴阳两者关系失调……姜桂附不但不会伤津耗液,反而还能够促进津液回生,从而起到阳生阴长的作用。
现在的教科书上没有肝阳不足这个概念,实际上,肝阳太重要了!
我祖父那一辈老中医们…始终抓住阳气不足这个根本不放。只要阳一旺,五脏都旺。
附子的这个偏性,这个毒,正是它救命回阳之所在。
桂技法已经不是单纯的解表法。用在外证,她可以起到解表的作用,用在内证上,它可以协调阴阳。
四逆法的运用那就太广了,它的作用不仅在于回阳救逆,还在于温肾纳下,临床上大多数慢性病人和危重病人最后都要从这个法上去收工,也可以说这个法才是治疗的真正目的,而其它的法都只是手段,手段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达不到目的,要想真正治愈病,真正收工,是很困难的……以四逆法作为诸病收功之法,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心法,也是卢氏在钦安思想指导下的一个大的跨越。
 
刘力红《思考中医》——
中医是人类文明史中的长城,而只有当我们看到它的整体结构,看到它那富有力量和气魄的完美理论,看到它那不可思议的实际运用,我们才会体会到它的真正意义。
兴趣将你引入某门学科,而信念则是决定你在这门学科中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关键。作为中医的学人必须建立起自己的信念,尤其是传统文化的信念。
将一切事物的变化、生杀都归结到阴阳里,所以就归纳的角度而言,天下没有比阴阳更完美的归纳法了。
术数所表述的显然就是推演的一面,显然就是传统意义上的逻辑的一面。
就中医学而言,运用人体以外的东西,如用大白兔、小白鼠或其他动物所进行的一系列实验,的确没有。但是,在传统文化里存在很细微、很精深的内证实验,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正是因为这个内证实验和理性思考的结合,才产生了传统文化,才构建了中医理论。
……为什么中医的有些问题我们不容易弄明白?为什么我们总是很难正视经典的价值?对中医的很多东西总是抱有怀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少了内证这双眼睛
……从张仲景开始直到清代,在这长长一千多年的历史中,凡是在中医这个领域有造诣的医家……大多数都是从经典中走出来的,大多数医家是依靠经典而获得了公认的成就。
目前在中医界有一个怪现象,也是一个可怕的现象,就是对中医经典的教育逐步在减弱。
门确实是需要师父领进的,这一点非常重要。没有领进门,你始终是在门外兜圈子,有的人为什么努力一辈子还是摸不到“火门”,有的人为什么在学问之道上坚持不下来,很可能就是因为缺少这样一个关键环节。
……中医教育所存在的本质问题就是能教之人的问题,师资的问题,另外就是共性教育的模式不适应于这样一门个性化的学问。
我以为中医治病的理念,中医治病的方法,都是值得现代科学研究的。这里面有很多的奥秘,如果揭示出来,应该可以推动科学的发展,而这个工作应该是由搞现代科学的人去做,这样才有可能作出成绩来。当然中医可以配合这个工作,但绝不是由中医承担这个工作,如果由中医承担这个工作,就会搞成像现在这样,东不成西不就,一团糟。
……中医的医学模式除了强调生物一心理一社会,还强调一个自然的因素,天地的因素。这是在医学模式上的一个区别。从根本上讲,中医的医学模式更值得现代医学的借鉴,这样的借鉴,将会是未来医学的一个福音。
搞中医的一定要分清本末、主次,不要被西医的一个病名牵着你到处跑。这一牵着跑,那中医的本性就迷失了。
学者若欲在仲景这门学问里真正的深入进去,那就必须把阴阳的问题放在首位。
第一个主导,是阴阳之间协同为主导,而非对立制约为主导。第二个主导是阴阳之间阳为主导,这个主导实际上已经包含在第一个主导里。这个主导说明在阴阳之间,阳的变化起主导的作用、决定的作用。作为阴它是随着阳的变化而变化。
真阳、命火为什么要潜藏呢?因为潜藏了才能温养生气,才能让生气旭旭而生、煦煦而养,如此生命乃得久长。

扶阳论坛篇(1):

扶阳论坛篇(1):

扶阳论坛篇(2):首届国际扶阳论坛暨第四届扶阳论坛


(个人整理希望能帮助大家)
首届国际扶阳论坛暨第四届扶阳论坛
扶阳论坛
2011 年11 月北京
对扶阳学派若干问题的看法和建议
主讲:卢崇汉教授
时间:2011 年11 月11 日
地点:北京京民大厦一层礼堂
中华中医药学会孙副会长:邀请刘力红博士来为我们主持会议,邀请卢崇汉老师进行特别演讲,大家现在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两位出场。(掌声……)
刘力红: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前辈、各位同道,大家上午好!我很荣幸,大会派我来做卢师的会议的主持人。卢师,大家已经应该都非常非常熟悉了,我不详细的介绍,因为,可能有个别不是太熟悉的,那么我简单地给大家报告一下:刚才在开幕式的时候,那么孙主任介绍了这样一个扶阳学派这样的一个渊源,那么在下午我也会很详细地来谈这个问题。那么,这样一个珍贵的法脉,它诞生在清末,由郑钦安,那么郑钦安这里就到了我们这个卢师的祖父(就是卢铸之)这里,然后由卢铸之……实际上卢师在三岁的时候开始就是在亲眼这样一个珍贵的法脉,所以卢师实际上是同时接受祖辈的教导和熏陶,还有父辈就是他大伯父的这样一个教导和熏陶,从三岁开始,那么就亲眼这样一个法脉,所以那么,这样他十九岁的时候,实际上他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有“小火神”这样一个,因为钦安卢氏这样一个法脉,最后就在民间又被誉为:“火神派”。大家很清楚,所以实际上卢师在十九岁的时候已经有了“小火神”这样一个名号,那么大家想想看,从十九岁这样一个医名到现在,也就说,对扶阳这一脉,他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那么下午我会专门谈到这个问题,今天为了节省时间,那么我不再多介绍了,卢师,下午我会详细地介绍卢师,那么大家现在以热烈的掌声来恭请卢师来给我们作报告。(掌声……)
卢崇汉:今天,我还是只能够讲四川成都话,我稍微讲慢一点,今天看到啊,这么多同行来参加这个会,心里面确实很高兴。这让我想起我去年受日本中医学会的邀请,在日本的几个城市做几场学术讲座。那么,来得听众绝大多数都与我的年龄差不多,还有很多比我年龄大,我当时很吃惊,七十岁以上的,要占百分之五十以上,这在我们国内啊,参加一个学术会议,这是很少的。并且来参会这些,他们都只叫医师。虽然他们是医科大学的教授、是医学博士,但是他们只有一个职称:就是医师。不像我们国内有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住院医生。他们当时邀请我到日本,那么,连续来找了我三次,到成都来,一开始我确实不愿意去,并且我去了呢,我也谈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在中日战争的时候,我们的家是受害者。因为当时1941 年日本飞机轰炸成都,我们家受到了轰炸。所以当时有过这个情结,所以我当时在日本我也把这个事情也提出来了,那么今天我对你们交流,我是憋了一肚子气的,但是,反过来看,这么多日本的医生,医学博士,医学教授,他们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学术讲座?并且很多都是在日本很有名的,他们给我介绍,比如说,伊藤良先生,小高学士先生,那么这些年龄都比我大,有从东京赶过来的,有从其他的城市赶过来的,他们对扶阳的关注是很久了。从《扶阳讲记》出版,他们得到《扶阳讲记》这本书过后,就开始在研究扶阳,并且成立了很多沙龙,有《扶阳讲记》沙龙,有扶阳沙龙,因为有几个地方我都去了,参观了。他们搞了很多小型的研讨的机构,比如在神户,那么神户,它就有一个二十几个中医,他们怎么样子去研究扶阳,怎么样子去理解扶阳?为了要对扶阳的这种研究,所以把《扶阳讲记》全部译成日文,把《扶阳论坛》的第一届扶阳论坛我的讲座和第二届扶阳论坛我的讲座,他们全部都把它翻译成日文,并且他们的中医学会的会长告诉我:他们在对医师的考核,就是在对中医师的考核,已经把扶阳的思想纳入了考核的内容。所以这一点,我们现在国内还没有办到,所以在日本他们的这些医生敬业的精神确实让我感到震动。日本人太敬业了,我只能这样理解,并且他们提出来一些问题很深刻,当然,我给他们进行答疑,给他们进行指导,他们表示非常感谢。再一方面,我到日本,那么就希望我能给他们看几个病,由他们中医学会,那么,选了一些病人,那么这些病人呢,都是他们的医师在治疗上通过各种方法效果不好。那么他们好像也用了扶阳的方法,但是效果,也没有明显的好转。那么就这些病例,把病人带到大会上,通过望闻问切给这些病人做了一些讲解,最后处方。就包括伊藤良先生,就是日本中医学会的会长,因为他是一个肾脏病,我就把他作为一个例子,因为他也希望我给他看,在日本呆九天,第一天就看,第五天就有了回应,就有复诊了。那么就用了扶阳的这些方法,效果出来了。下一步怎么用?我从大阪到神户,从神户到京都,又到东京,在沿途,那么都给他们进行了指导。今天我们这样一个大会,虽然我讲起了日本人,我看今天来参与的还是很多人,年龄也不轻了。也有跟我差不多,可能比我还高的人都有。那么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说明了在我们中医界里面,大家对扶阳的这种认识进一步地增强了,但怎么才能增强呢?这就要靠你临床的效果。那么如果没有临床效果,就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这样的盛况。所以我经常收到全国各地的一些读者来信,因为前几天我还收到就写了十多二十页,写的还是挺好的。他就在讲怎么样学习扶阳的思想,他虽然也行医二十多年,自从读了《扶阳讲记》过后,又去回过头来又去学习经典的东西,又反过来又对扶阳的理念那么进行探索,那么最后在临床上确实大有提高。他把它归了类,我觉得挺好的。并且他也理解了“扶阳抑阴”、“用阳化阴”。那么“用阳化阴”到底是什么?扶阳抑阴很好理解,所以我觉得那么他通过这么几年努力,他认识到了。他关键是在临床上那么通过不断的摸索,在理论支撑下的摸索,所以他有了新的一些认识。就是在过去的基础上又出现了新的一些认识。以前我来扶阳论坛上,那么提到了,在对疾病的认识上,始终要抓住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抓住太阳,再一个问题就是抓住少阴。这两个问题很关键。那么为什么要抓住太阳呢?这实际上就是历代的中医学者们都研究的很深了。因为太阳经是我们抵御外邪的第一个屏障。所谓的外邪,特别是风寒邪气,它都会从外而侵犯而祸及太阳。但是一旦波及了太阳,它就有可能出现很多变化。但是,最严重的变化那么就是入少阴。那么一旦入少阴,那么就会导致我们人体从一般的阳证就转变成了阴证。就卢氏来讲,我从事中医几十年,虽然从郑钦安到我祖父到我大伯父(卢铸之、卢永定),他们没有明确地提出桂枝法、四逆法。那么我到七十年代初通过家里面所有的病案,那么进行整理,就发觉了一个问题,也包括我在临床上也这种处理。可以说无论什么疾病,为什么到我们的手上那么都是采取这样的方法进行治疗,看起来是用了桂枝汤的加减,但是又不完全是;看起来是用了四逆汤加减,看起来也不是。所以,我当时在南京,一九七三年,当时也是做一个学术讲座,我做的讲座的是《中医的扶阳思想在江南地区的运用》,那么在里面我就谈到因为在南京我也照样这样用。当时还没有更深刻地认识到一些问题,那个时候我接近三十岁,二十多岁,所以到后来啊,一步一步地认识到这个问题,我提出了卢氏的桂枝法。桂枝法实际上就很简单。比如,你看桂枝汤有五样药:有桂枝,有白芍,有炙草,有大枣,有生姜。那么桂枝法呢,我看了一千条桂枝方,就是无意当中的,这一千条,都有哪些?有桂枝,有术,就苍术或者是白术,有陈皮,有法半夏,有茯苓,有炙草,有生姜。就是在这一千个方里面那么都有这几样药,并且所涉及的面相当多,不是仅外感,有外感,有不是外感。当然,在这些方里面有其他不同的一些方药,那么这就要根据病者当时的情况,问他当时的症来进行处方。当然我多次讲,包括我在给中医学院的学生讲课的时候,我就讲啊,如果一个中医,你现在是一个医学生,那么你以后要去当一个中医,你如果能够把张仲景的桂枝汤,你弄活了,那么你就可能会解决临床上你遇到的病人里头的百分之六七十。同学也不一定完全相信。因为作为大学生嘛,但事实上是不是这样?确实是这样。如果能够很好地理解桂枝汤,如果,所谓理解桂枝汤那么对它的机理太多了,各家说法都有,有专门研究桂枝汤的著书。那么我们把它演变成了桂枝法,这个就更大了。因为所谓研究桂枝汤的著书那么都是研究当时《伤寒》、《金匮》对桂枝汤的一些变法的这种研究,那么就还是局限的,不外乎就是二三十个方。那么用桂枝的,在张仲景一百一十三方里面,有桂枝的接近七十个方,就是包括用肉桂,但是还不广泛。那么我讲的是,如果你用桂枝法,你可以演变成几百个方出来,甚至于上千个方出来,并且它所用的药物,那么就是三四十种。所以我好像打个比喻,那么就像买彩票一样:它就只有二三十个号,你可以演变成好多好多个数的排列,所以桂枝法就是这样。在临床上,它的这种排列如果这九样药,有一样是不该选进去的,那么你选了,可能你这个方是一个失败的桂枝法。那么这个,它有一定的难度。当然通过努力,通过去摸索,肯定能够达到很好境界。对桂枝法的运用啊,这个例子很难举。因为他的变化太活了。它可以有十个人都是同一首方,在一个法的基础上,就这一首方,都可以用,但是某些情况下那么这首方就只为他(她)定做的,那么另外一个人就绝对不能吃。对于这个问题,就是我啊,要给大家传播啊,就是怎么样子能够用简单的办法,更简单的一些理解的办法去理解它,这样呢,我想可能对大家就更有帮助,当然我相信如果,也就这几样药,这一二十样药,你如果能够大胆地去试用,我相信你会取得比没有用它的状态下效果要好得多。再就是我们谈到的四逆法,这四逆法啊,也是我们天天在用的一个法。四逆汤就是附片、炙甘草、干姜,就这三样药,而四逆法呢,它是在四逆汤的基础上的变化。可以是附片、炙甘草、生姜、可以是附片、白术、砂仁、炙甘草、生姜,可以是附片、苍术、淫羊藿、以至砂仁,炙甘草,生姜,你看它都有附、草、姜。对于四逆法的这种认识,我也是在,七十年代初,我累计了三年的病例,通过三年的病例,那个时候没得电脑,那么我就是一个药一个方一个方地找,附片、炙甘草、干姜,附片、炙甘草、生姜,里头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方都有这三样药。这就有共性了,所以,我当时提出了这个问题,当然我大伯父赞成。我们实际上,因为我们卢氏有很多法,那么那种法,都不直接。虽然是有这些药,那么这些法实际上都是四逆法的基础上得来的。如果没有这三样,也就没有这个法的存在。当然我大伯父,卢永定,他认可我的说法。我说我们看了这么多年的病,我们积累了几十年的资料,也有些散失,因为后头就很兴奋,就把过去啊,有仅存的三十年代的,四十年代的,五十年代就很全了,那么都是这样组成的,虽然除了有附片,有炙甘草,有姜而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药,我不是曾经,我在,也就是六七年前,我讲过,我把一九九二年我看病的资料进行了累计,我用了多少附片,我用了多少桂,我用了多少姜,我对四逆法的统计就比较就,就更多了,不是一年了,很多。后头我在中医学院我还把这个作为一个课题去上报,当然是没有批下来的。因为当时的这种环境啊,不可能,就是作为国家的科研机构也好,对扶阳,这个没得一个认识的。啊,提出扶阳,那么人家认为这个是“异端邪说”。那么为什么我们要用这三样药?那么如果不用这三样药,又是什么状态呢?那这个状态就不好了。如果去掉附片,去掉姜,没有效果的一张处方,因为累计,就很多啊,就发觉确实整个的处方的结构里面的用药不多,所以我就觉得啊,这种卢氏啊,这种扶阳的东西啊,就很好学。扶阳用药不多,药的品种太少了。我去年,我从中医学院退休了,啊,我要求退休,他们希望我不退休,我还是要退休,所以就搞了一个“成都卢火神扶阳中医馆”,那么过去呢,对药啊,还得统计到底多少药,多少药,哪些药啊?自从搞了扶阳中医馆过后,那么我要去进药,这个整个进药啊,我从去年到今年这快两年不到啊,一共进药的品种,有七十多种,进了品种有七十多种。那么在这七十多种药里面,当时只进了一公斤药,或者两公斤药的,那么又占了百分之三十左右,七十多种药,那么当时只买了一公斤,或者买了两公斤药的这些品种啊,到现在,有些一次也没有用过,那么有一些可能用了两次或者三次,如果排除这百分之三十,这七十种药百分之三十,那么有多少种药呢?也就是四五十种药吧,那么这四五十种药,我潇洒了两年,你看,你要专研卢氏扶阳的这个学问,这个面啊,它就很窄了,这个如果你要是搞奖票,也只有几十个号,那么怎么样来组合这几十个号?那么组合这个号的基础是什么?基础就是姜桂附。那么支持这个基础呢,就是扶阳的思想,就是阳主阴从观。如果你没有阳主阴从观的这种思想,那么你的扶阳的观念是不牢固的。你的扶阳的观念会变化,你会在临证上缩手缩脚,特别是在大症上的处理,你会无所适从。所以只有坚持阳主阴从观,这样才能够牢固你的扶阳思想。那么你有了扶阳思想,有了这个理念,那么你才会正确地去选择药,去处方。所以很多啊,我接到电话,我收到信,还有很多是到成都来找我的一些同行,他们都很激动。他们就说他们怎么样提高了,他们也能够开出大剂量的附片,能够治愈过去简直不敢想象的一些病人,那么这要感谢扶阳的这种思想。那么他的医术提高了,有一个人就说的就更直白,他就说,他行医将近二十五年,他过去虽然也会看病,他也是中医院校的毕业生,只不过呢,没有在一个好的工作环境里面,那么他就说,因为啥,他说过去,人家都,他在临床上吧,反正就是在混嘛,也医好一些病,当然这些病呢,那么都是,我估计,我说的啊,不医都会好了,那么现在他可以治疗很多大症,所以他握着我的手说,很直白,他就说:“我现在的挂号费都是一百元一个了”。作为一般的一个县一级的中医,是一个县,干中医,他挂号费能达到一百元一个,他每天要看三十多个号,就很了不起了。不知道在座的从事中医这个行业的人,是不是这样?所以他很激动。当然他现在已经是在,干个体了。因为他这个思想,他的这种用法,医院里面不欢迎。所以他就另外地从医院里面辞职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也很好。他说是:“扶阳救了他”。他有了退路。他没有生活方面的这种,这种什么呢?叫什么呢?他不怕了吧。当然他还要继续对扶阳的一些法、方那么进行学习,研究。当然不知道这个医生来了没有,参加我们的扶阳论坛。那么为什么谈到这个四逆法,为什么要用四逆法?四逆法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法?所以这个问题啊,要回过头来看。钦安先生,也就是,作为我们来讲,他就是祖师爷了,是我祖父的老师。所以他在著书里面就谈到了他的这个扶阳思想的确立,也是通过几十年的探索。他才能够啊,达到了这种认识。那么他认识什么?认识就是:阴阳这两者啊,是合一的。这个合一还不是统一。你看我们《中医基础》里面的教材就谈到:阴阳,它是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因为我在中医学院里面就是要讲《中医基础理论》,也包括《中医诊断学》。那指的阴阳两者统一,而钦安他谈到的是合一,二者合一。合一跟统一不一样。那么这就涉及到一个层面问题。所以我,我记得谈层面问题,那么我是在,因为过去我都没有谈,没得一个具体的场合,没得一个具体的条件去谈到层面。那么我是给刘力红谈到过层面问题,当时谈到就是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问题,就涉及到层面。当时实际上这里谈到的阴阳合一,这也就是,也就涉及到层面了。那么这个层面,就是一的层面。所以我们对中医的基本理论的理解,那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如果你没有基本理论的这样一个支撑,那么你去干中医,那么最终你可能会医得几个人,医好几个人,但是你只是一个医匠,就是个匠人而已。你也算不上医师。一定要有理论支撑!那么你才会在证对的方上,你才会有底气。所以啊,卢氏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上,那么是在钦安的认识基础上提出了很多见解。比如,我们提出了“人身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病在阳者,扶阳抑阴;病在阴者,用阳化阴”。那么按照这个认识,所以我曾经讲过,对某一些,像阴虚的病,它实际上,它仍然是阳虚。当然不知道大家对这个问题有啥看法。为什么这样讲呢?这就是从一这个层面上来谈这个问题了!是从“阴阳合一之道”来谈这个问题!如果你抛开了这一点,去谈用阳化阴,是无法理解的!那么这在《内经》里面,它虽然没有明确地提出来,但实际上有了阳的生和阴的长。生和长这两者就是合一。实际上,钦安他是在《内经》的这种思想上来认识这个问题的。那么阳生阴长就是阴阳合一之道。所以他才明确提出了天和地,一阴一阳,分可以分若干若干,亿万阴阳,合呢,合起来就是一个一。分之亿万阴阳,合之一个一。就一个阴阳而已,这实际上,那么跟我们现在《中医基础理论》的一些认识,那从字迹,从表面上看好像都差不多,但是它的深层含义啊,就是理解上不一样。所以我都要讲,那个时候我来讲阴阳学说,啊,当然不是在这里讲,我是在课堂上,在中医大学课堂上讲阴阳学说。虽然我也会讲一点点阳主阴从,但是作为一种教学外的一种讲法。但是我希望同学们呢,要去很好地理解阴阳,因为它,虽然不是教学大纲不是规定了的也不是考试的范畴,但是我还是尽量去放大,去看待阴阳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就是直接了当地来谈这个问题了。谈什么?就谈阳主阴从啊,这些,我们谈的这些内容实际上都是与阳主阴从有密切关系的。所以《内经》上讲啊,“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呢,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什么呢?一也。”这就是一个阴阳。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你看《内经》作者啊,说这个话,那么给你讲得很清楚了!你后世怎么样去研究它?!当然后头就有很多对这句话的不同的理解。但这不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问题。所以这才有了,后世,比如说钦安的这种认识。所以他在著书里面,实际上也是提出了这种思想。他才有了“六经还是一经”,“人身的五气还是一气”,“一千万个阴阳实际上就是一个阴阳”“所以三焦呢,也就还是一焦”,“万病都在阴阳当中”,那么这实际上啊,就是对一的层面的问题不是我们那样的认识,实际上《黄帝内经》,它就是一的层面的著书,已经点出来了,郑钦安的那几句话实际上也是在一的层面上谈问题,只有你理解了,你好生琢磨了。所以这就是一个学问,那么这个学问就是合一的学问,归一的学问。如果我们把这样那样的问题都归到一了,这就好解决了。所以钦安也好,卢氏也好,那么所做的学问啊,那么实际上都是在这个一上用功,都在一这个层面上。所以把它作为一个极其重要的一个理论。它是一个理论的支撑,所以郑钦安,他在《医理真传》里面就他谈到这个问题了。如果我们只是在后天的脏腑上去谈问题,去理解阴阳,那这是论其末,如果我们从坎卦的这个角度上去理解,那么这就达到了极的状态,达到了合一,归一的状态。所以我提出来的“人身立命在于以火立极”,那么这个极就是合一,就是归一。但是当今的整个这个中医现状,那么确实还,一个是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一个是肯定就不愿意知道这一点。虽然我们也搞了几届扶阳的这种论坛,这种研讨,在中医界里面有了一些影响,在中医界里一些作为学术领域里面有一定影响的一些人物,那么有些时候也会羞羞答答地点头,因为确实还扶阳的这个道路还是很不错的,这个很不错就是好像还不全对,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征求他们的一些看法。因为我们自己注重的事情,就是说我们如果能够能坚定,你这个理念,你只要坚持下去,至始至终地坚持下去,你最后啊,你,这个理论,这个理念,可能会有这种想不到的这种好作用出来。所以作为我来讲,我几十年都是这样,作为卢氏来讲,卢氏在一两百年来是这样。一直坚持,从不回头。因为为啥呢?因为临床的去支撑了的。临床给它有力的支撑,那么这种理念是正常的,是正确的,所以坚持。就当今的大多数医者来讲,因为教材就是这样,所以就会培养出这样的医者。所以他们对阴阳的认识上,都是从后天的角度上去看待阴阳,都是去分五脏六腑,分十二经络以及等等。就包括啊,一些辩证,都是这样,脏腑辨证,它以脏腑来分阴阳。八纲辨证,以八纲来分阴阳,六经辩证,以六经来分阴阳。所以郑钦安在里面讲,这是论其末。我们也这样认为。这是论其末。没有在先天立极的本上来看待问题,来认识问题。他们都是在,就是这种理念,就只可能在枝叶上去追求,不从根本的,那在什么状态下你才会去求根本呢?就是要在极的状态下。所谓极的状态,所以郑钦安有一句话,就讲啊,只有以坎卦解之,才是推其极也。那么我们把天下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推到这个坎卦上来。当然就人体来讲,同样的,天下事都可以。所以卢氏就讲啊,如果能够推到极,在这个问题上来认识,“以之治人,人健而身轻;以之治国,国泰而民安;以之治天下,亿万年将成盛世。”你看把归一和极的这种认识达到了什么状态!哪个医者有这么大的气魄,我没有见到过,也没有读到过。就是归一的这个认识,这个极的认识。所以可以讲啊,钦安、卢氏这两百年来,那么所做的学问都是在极上去用功。那阴阳怎么样才能合一呢?刚才扯了那么多合一合一,怎么合一?它是在极上才能达到合一。所以啊,阴阳在极上合一。如果一旦离开了极的这个状态,就没有办法合一,也无处可合一。所以我们只有抓住了这个极才能够达到合一。那么,对于这个极的理解啊,从钦安也好,卢氏也好,那么对这个极是怎么理解的呢?极是哪来的呢?它是先天来的。因为中医学跟易学那么紧密相连的,所以它是由乾坤来的。我相信大家可能都读了《医理真传》这本书,“坎卦解”,“离卦解”那么说的明明白白。它是乾分一气落于坤中形成的坎,最后又形成了离,再由坎离两卦的相互交合最后化生了中土!所以郑钦安讲啊,水土合德,世界大成(《医理真传·真龙约言》),就包罗万象啊,人也包含在里面。那么什么叫合德呢?水土怎么合德呢?那这个实际上就是坎和极。因为极就是水土合德的一个象征。坎属水啊,那么这个水哪来的呢?是由乾分一气落于坤,这样来的,形成了坎。乾分一气落于坤宫而成坎。所以坎,它包含了坤土在里面,包含了水在里面。它是以坤为体,乾为用。所以对于水土的这个认识上啊,坎和坤,那么这就形成了,有先天和后天的区分了。那么水呢,就是坎,它就是先天。土呢,是坤,是后天。所以,我们在疾病的治疗上,就一定要认识到这一点。那么这个问题呢?我是很想给大家把它谈清楚。
刘力红:下面我们休息十分钟。大家准时回来。……进行了前半段,本来我在主持要介绍的时候,我想说一句,啊,因为大家都很熟悉卢师,我就不多做介绍,但是我想强调一句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珍惜这次机会。珍惜能聆听卢师教诲的这样一个机会。但是从前半段我们这样一个秩序来看,大家已经非常的珍惜。啊,可以说卢师这一次的这样一个报告大家都应该听得出他是确确实实是在传讲圣深的法意。就是钦安卢氏里面最深的法意,实际上在这一次里面可以说都和盘托出来了。这样一些法意,我想是值得我们可能一辈子去琢磨。也许我们这一次,我们可能会朦朦胧胧,会明白一些,当然有一些可能会全明白了,当然有一些可能朦朦胧胧,但就我本人来说,可能我值得用我这一生的这样一个努力去细细去品味,好好去琢磨,然后进而能够在临床上去运用。所以真正是非常难得。下面我们再以热烈的掌声恭请卢师继续为我们做精彩的讲座。(掌声……)
卢崇汉:由于今天我要谈,为什么要用四逆法?它的理论依据在哪里?这实际上就是谈深层次的理论依据。前面谈到了那么多,怎么样去体现?这体现那么就是用四逆法,四逆汤。我反复强调了,阴阳的合一。那么这种合一,它是在极上。这个极就是太极的“极”。那么只有达到极的这种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那么才能够有合一的产生。如果在极上没有合一,那么也就不可能有水土合德。那么怎么水土合德?我认为啊,就只有在四逆的这种状态下才能够将水土合德达到了。也就是说,没有水土的合德,而只有四逆才是水土合德的推极之法。那么既然四逆它是推极之法,推极之方,是合德之法,合德之方。所以它实际上是阴阳兼顾的一个法,一个方。所以我们不能够啊,简简单单的,太简简单单地理解:四逆只是回阳。如果是这样去理解,那么你就很局限,很局限了。因为实际上啊,四逆,它是阴阳兼顾的。如果它不是阴阳兼顾,它就不可能是推极之法,它就不可能是合一之法。对于我们人体来讲,那么就是阴阳合一的,阴阳合一之体。作为我们卢氏来讲,虽然倡导扶阳,但是我们并没离开阴啊!我们创立的,扶阳抑阴,用阳化阴,这其实啊,始终它是阴阳的合。我们没有只谈阳,不讲阴嘛。我们也不否认,阴,它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只是强调了阳的主导地位,也就是阳主阴从。所以,具体的体现就是使用四逆。因为四逆它是阴阳兼顾的一个,阴阳合一的合一之方,合一之法。它之所以是阴阳的合一,那它,可以说,四逆就是推极之法,推极之方。我们要达到极的状态啊,而它怎么样子达到的?它作为一个,你看,它着眼于坎。这里谈到的坎,不单单是只是谈到的肾,而坎,它既阴又既阳。就是坎啊,它有阴和阳,那么都能够把它包括了。把它概括在里面。所以如果我们能够真正理解,真正能够理解,能够明白这个方,这个法,它是推极之方啊,是推极之法。那么你也才真正能够明白四逆的本意。仲景的四逆的本意是什么?卢氏的四逆法的本意是什么?它的本意啊,那么就是,既能够回阳又能够生阴的一个法,否则就说不清楚了。你看一万张处方,那么都是有这样的药,这一万张处方涉及了多少病种啊,涉及了多少多少这个,疾病的症候。为什么抛开了很多没有管,我们要这样用?那么这就是我们把我们的力用在这个极上。因为它既能够扶阳又能够生阴。那么就我们人体来讲,阴阳,那么要处于一种很平和的状态。但是这种阴阳的平和状态,就生理上来讲,它始终是以阳作主导地位。只有在阳为主导的这种状态下,我们阴阳二者才能达到一种平和的状态,那么这才是一个健康之体,那么这才使我们人不生病。为什么呢?在阳为主导的前提下达到了阴阳两者的协调。所以我反复强调:我们研究中医学,我们要做中医学这门学问,你的研究层次在什么状态,那么你得出的结果你就是什么状态。你一直在三的层面,或者一直在二的层面去研究,去理解,那么这必然啊,你也许会思考,会考虑阴和阳,阳和阴,怎么样子达到这样子一个相对平衡,但,你就不可能有四逆出来,它不支持你。在理上就不支持你。所以只有在一这个层面去思考,那么才真正符合四逆的本意。这才符合《内经》的本意,《伤寒》的本意,钦安的本意,卢氏的本意。因为四逆,它既有阴又有阳,所以它就能够协调我们人身的整个阴阳。因为四逆,它是在坎上立法。它始终抓住坎。我在上一届扶阳论坛专门提到了坎的问题,坎和离的关系问题。那么实际上今天,我这里谈到坎,就更深,更进一个层次了,来解剖这个坎。四逆是在坎上的法,四逆是在极上的法,极上的一个方。所以它是合一的。它的这种合一,它实际上是在先天的层面上的合一。它在先天的这个层面上去和合阴阳,它没有去考虑后天的脏腑、气血、津液的这个层面上去和合阴阳。如果我们从后天的这种脏腑的角度上,这个层面上去考虑,你就不可能用四逆。是不是这样啊?就这个道理。所以我在日本啊,我给他们,我开始以为日本人听不懂,结果他们懂了。因为他们做了功课的。他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做功课。反而是翻译,翻译不出来,那么我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是谁来翻译呢?那翻译都是算是,我们,就是说人家给我介绍这个翻译啊,在日本是,翻译中医是一流的了,也就是他的出场费是相当高的。因为他的出场费跟我一样高。我讲一场叁拾万日元,这在国内,在他们日本是破例的,我们国内去了很多中医大家,没得一个人有出场费。这个翻译完全都可以翻,因为它们都是教科书上的东西,当然在翻译的过程当中,他们的伊藤良先生,因为这是一个中国通,八十七岁,曾经在东北生活了二十多年,在满洲,所以对中国文化理解的很深,我把这些问题讲了下来过后,伊藤良抱着我哭。这是我们谈到的层面问题。所以我们这里谈到的四逆,它不仅仅,不光是在病的层面上去合阴阳,它实际上是在什么层面呢?是在气的层面上去合阴阳。这就又深一个层面了。所以不是治病,它不是在治病,实际上是在治气,气血的“气”,所以在临床的治疗思路上,卢氏和很多其他的医家都不一样。这就是很明显的一个区分。你是治病吗?你是治气。你是治病吗?你是治人。那么这个气,什么气呢?你治的是什么气?实际上这个问题啊,郑钦安,卢氏,你认为啊,就是张仲景,他的四逆是专于人身一点元气来立方立法的。他谈到了这一点。这可以说啊,跟很多其他的医家的认识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跟清以前的很多医家认识都不一样。那么专于我们人身一点元气来立法,来立方,那么所谓元气,元气是什么?它就是我们人体的根本之气。那么这个气,才是我们阴阳和合之气。所以用四逆,救了元气,这就救了命。那么怎么样子来救这个元气呢?就四逆,它是通过什么机理来达到这个元气得以拯救呢?这就是四逆当中最重要的一样,什么呢?附子。因为附子药性我想大家应该都背得滚瓜烂熟了,附子,辛温大热有毒,至刚至烈。那么也只有它才能够担当得起补坎中真阳的重任。那么补了坎中真阳,这就是补了先天乾元之气。在《医理真传》里面的“坎卦诗”,“坎卦解”都谈到了先天乾元之气,就这个东西。干姜,其性温而散,那么就是从它的味来讲,干姜和附子,一个是味很大,一个呢,感觉不到有多大味,你看附子,那么就感觉不到,跟干姜一对比啊,干姜的味就很大了。由于干姜有这么大的味,所以它行散,我在过去有一篇文章,就是《卢氏运用附子的指导思想》,就谈到这些问题。因为很多医家啊,都讲干姜是守而不走,但卢氏不这样认为。因为它散。散,走不走啊?散就是向外啊,它要走。那么仲景的四逆,它为什么要用干姜呢?这是因为啊,群阴阻塞,通过干姜的辛散才能够啊,打开这个阻塞,才能够破这个阻塞。干姜的散,那么这就为附子的透达到极上创造了条件,才能够达到它温扶坎中一阳的这个作用。那么这个阳在哪里呢?这个阳啊, 在水里头,在海里面。那么如果没有干姜的这个作用,或者说没有姜的作用,附子要达下,是很难的。为什么难呢?因为你四逆都已经是因为阳的不足,群阴往往弥漫了,这就形成了一种阻隔,那么这种阻隔是什么?就是阴霾。也就是我们的整个天气被阴霾一阻挡,太阳它透的下来吗?透的下来。坐过飞机的人都知道,下面是阴天,结果一穿过阴霾层啊,上头是金光灿烂。是不是啊?那么如果下面的云层,这种阴霾一散开,阳光自然就下来了。我们大地上就有很好的太阳。所以通过姜的散,而破了阴云。这就为附子的下达创造了很好的条件,那么这就达到了迎阳归舍的理想效果。而四逆汤当中的,或者四逆法当中的甘草,那么这个甘草,如果没有炙就是半阴半阳,如果炙了那么就是纯阳之品。四逆基本上都用的是炙甘草。所以它是纯阳之品。它,其味甘,其色黄,说明啊,它是禀坤气最全的一味药。一旦阳气归舍,达到水底,附子就达到了极上了。那么用甘草的目的是什么呢?甘草的目的就是去扶土,那么这就使其我们的立极之火能够伏藏在里面。因为它属于坤气最全的一味药,大家不知道烧过火盆没有?冬天像,烤火,过去没得暖气,也没得现在的地暖,那么都是烧火盆。火盆需不需要每天去生火呢?火不需要。只要我们火盆,那么取了暖过后,那么里头有木炭,木炭烧了很多灰,你要睡觉了,你要把那个火种保留下来,怎么办呢?就用这个灰啊,去把它盖住,是吧?第二天,你把那个灰啊,一抛开,那个火盆的木炭就又燃了。那么这就是以土去覆火的意思。你看这个道理很浅显,很容易懂。甘草就起了这个作用。但是你捂久了就不行了。所以由这个层次啊,你可以扩展很多很多出来。你在用药上,你在用方上。所以,用土去很好地伏藏了这个坎。那么坎,它又在坤体之内,是不是啊?整个把它包围起来,它伏藏的,就看不到它。你看到的只是土,那么我们人身才会命根永固。如果没有土这个伏藏,把土全抛开了,它保留不到多久了。那么这只是一个阴阳和合的象,那么通过这个象,就可以去思考很多问题。坎就是一个阴阳和合之象,四逆就是阴阳和合之象,那么坎既然是阴阳和合之象,那么你理解,你认为它有没有阴在里面啊?就刚才我们谈了这么多,有没有阴啊?包含了阴了。实际上阴已经包括在里头了。大家如果能够理解这一点,你就会理解四逆法。你就会理解卢氏为什么要用附子,并且你也就会去使用附子,但是使用一定要正确地使用。这个可以说啊,是钦安卢氏的核心问题。因为它是表露了极,那么如果你没有深层次地研究这个极,你就不能领会。你就把郑钦安的书倒背如流,你也不能理解。那么你只有在理上这样去认识了,那么你也才能够回到一这个层面上来!你没有这种认识,你回不了一。你还是去考虑的二,你还是去考虑的三。所以啊,钦安,他当时谈的四逆,用的四逆,他实际上啊,他还在仲景的四逆汤的范畴里面谈。卢氏是在钦安的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一步一步地深入,所以在钦安思想的基础上,才创立了四逆法。那么这个四逆法,那么也就是我提出的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卢家就是用的四逆法么,就这个法,那么天下的病基本上都能治。那么这实际上是卢氏提出的一个思路,是我们提出了一个思路。就是,这个思路实际上就是从啊,方,某一个方,某一个方,在这个方上啊,去回归药。实际上是方的回归。回归到什么地方呢?回归到法上。开出一个方,是这样。那我们就随便说,开个:附片七十五克、白术十五克、砂仁十五克、肉桂十五克、淫羊藿二十克、炙甘草五克、生姜六十克。那么这就是一个方嘛,但是这个方,就是在四逆法的基础上形成的。就是啊,你抛掉白术,抛掉淫羊藿,抛掉砂仁,就是四逆啊。这个把很多方拿出来一看,抛掉里头的五六样药,三四样药,就是四逆汤!所以我们,你从方上面看,再回到上面那么就是法了。那么再进一步地,或者退一步地理解呢?那么就到理上了。如果没有理的支撑,你怎么会有这个法和方呢?所以实际上啊,卢氏一直、始终在理上去用,在一的层面上去思考,去运用!所以我在《扶阳讲记》里面谈到这个问题,实际上,卢氏的四逆法,那么就是一个纳下之法,这个纳下的“纳”,就是归纳的“纳”,肾不纳气的“纳”。那么这个“纳下”的这个法,它实际上是真正四逆很重要的一个特点。那么这个“纳下”实际上就是迎阳归舍。我们希望我们整个健康的机体都是要使阳能够归舍,你只要阳不归舍,那么你就会出问题。或者你没有临床表现,但是你的机体已经发生变化了。今天上午那么谈到了合一的问题,谈到了极的问题,最后就落实到四逆这个问题上来了。现在我们再继续把上午的内容,没有讲完的,再在这个地方开始讨论一下。谈到四逆,它的作用在于纳下,它是一个纳下之法,也是一个,迎阳归舍的一个法。因为真阳,它必须要安于本位。那么这个真阳是什么呢?在《医理真传》里面,那么给了回答,这个真阳又称其为相火,那么相火是什么?《内经》作者,他在谈相火的时候,就认为相火啊,应归其位。这个“位”,看来是很重要的。相火应该归其位,位置的“位”,它呆在什么位置?就是它应该一直处在它本应该处的位置上,那么相火,它才能够啊,起到好的作用。那么一旦它不在其位,那么这就会啊,称其为邪。你看本来是个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它位置没有摆正的话,这就变成了邪了,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就会出现乱象,混乱。那么我们用四逆,就是防止其,它不归位,就防止其,它不进一步地出现乱象,使它始终啊,呆在它应该处的位置上。防它对我们人身的,一个重要作用。那么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用四逆的一个问题。再一个问题,就是四逆啊,它能够使相火藏入,它有收藏的这个重要的一点,也就是它有收藏之道。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们从后天的坎来看,我们从坎的这个角度上认识它,它就是代表水,它是属肾,有封藏之本的意思。所以四逆的纳下就起到了封藏的作用。而四逆纳下的一个作用,它实际上啊,是使阳行阴令。如果我们只简单地来认识四逆,从广面上去看四逆,它是一副全阳,但是,它行的是什么呢?行的是阴令。你看一个阳,一个阴,那么为什么这样讲呢?它为什么是这样的呢?因为生长为阳,收藏为阴。你看,一个阳,一个阴,这个是从肾的表面这个角度上看是这样,那么反过来讲呢,它最适合的,从这个很,就是说从第一个,第二个层次来看,它就最适合什么?最适合六味地黄丸;如果我们稍微这样去理解,要去滋阴降火啊,那么滋阴就达到收藏的目的了,是不是这样呢?不是这样。卢氏啊,采用四逆,他不是采用滋阴达到的收藏,因为滋阴达到的收藏,是二层面的收藏。它没有在极上,没有起到合一的这种作用。怎么就那么提出呢?比如说,呕血的病人,比如肺结核吧,那么肺结核这样的疾病,到现在又有新的苗头了啊,过去都已经好像基本上彻底都解决了,肺结核那么现在又有新的发生,那么对结核的中医治疗,大家都采取什么办法呢?都采取啊,滋阴降火的这些办法,那么这样的治法,效果呢?可以起到短暂的作用,但是要解决真正的,彻底治疗的作用,那么往往收不到工。所以在过去对肺结核的治疗,效果往往是不明显的,反反复复,为什么会这样?就是没有考虑啊,怎么样去纳下而达到藏的目的,所以我们啊,对肺结核的治疗,对失血的治疗,同样采用扶阳的法则,同样采用四逆的法则,能够取得很好的治疗效果,并且效果很稳定,反复很小。所以好像,就今年是吧,有一个肺结核病人,空洞型肺结核,那么咳血,那么抗痨的药,但始终没有解决,那么后头,那么到了我那个地方,因为他也要看病要用药很久,那么最后给他采取的什么办法呢?就是用的四逆法。很快,他的血那么就没有了。通过三个多月的治疗,他的肺结核,于CT 也好,照片也好,都完全痊愈了。在整个治疗过程当中,那么基本上都是采用四逆法。理又在哪里呢?用四逆法的治疗结果,那么结核病人,他表现的症状,如果是典型的呢,就会出现骨蒸潮热,那么骨蒸潮热实际上是不藏的一种表现啊,两颧潮红,午后发热,那么这是不是不藏呢?这也是不藏的表现。所以他的很多临床症状都是表现的不藏。既不藏,那肯定就不能降。因为藏就是向下的,当然它就不能降。当时我就基于这者啊。所以,医学呢,大多数啊,那么采用什么呢?都是采用甘寒的去降,苦寒的去降,常时期去采用这种办法,那么这就容易导致这类病人的中阳败坏,中焦的阳气败坏,也就是中焦阳气败坏了,“土生金”是不是受到影响呢?“土生金”受到影响,那么化源就会枯竭,所以很多疾病啊,出现不治,出现死亡。那么我们采用啊,甘温、辛温,扶阳的这种治法,使不降能得到降,不藏能够得到藏,使其在降或藏的这种整个过程当中啊,使中土,也就是使中阳啊,会越来越旺。那么这就为结核病的治愈奠定了基础。那么从生理上来看,我们人啊,离开母腹过后,就是从生下来过后,其先天已经定论了,你先天是否足,已经定论了。那么就必须要依靠后天,所以我们就,十分强调的一点,就是中土,它是否是旺盛!所以我们在临床上的治疗上,始终要顾护病人的中土。那么只有在中土旺盛的情况下,它的病的治愈率才会高。那么我们使用的都是辛温的药物,甘温的药物,那么就是去振奋中土,振奋脾阳的啊,它怎么会过旺呢?它只能从不旺而逐渐逐渐地达到旺。所以一个人一旦中土都不足了,虚衰了,吃进去的水谷都不能够运化了,那么喝进去的药还能够运化吗?这就要考虑你的用药一定不能够去败坏中土,使病体能够接受这些药物,这是至关重要的。比如就,治疗结核病,这个病来讲,那么用通套的一些办法,就是大家都,好像,很多医著上的,教材上的,那么那些方法,往往都是苦寒、甘寒的这一条路子,往往会失手,往往效果不理想,往往没有好的结局。那么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在几十年以前,这样的病就是大症、难症了,为什么,这样一些病证,大家采用的,这些大量的苦寒、甘寒的药,看似跟它的病机,那么好像是相符的,用了药为啥子很多疾病没有治好,不光是,他的营养不好的问题,林黛玉的营养不好啊?肯定好,还有很多公子哥儿,公子小姐,这些得了结核呢,她们当年,她们的家庭状况不好啊?经济状况不好啊?肯定好。那为什么还是,过早地,那么就去世了呢?夭折了呢?这个作为中医,我们反过来应该反思一下。这实际上啊,这种错,错在哪里呢?就错在啊,没有真正地去体察天地的收藏!没有在极上去进行体察!而四逆汤,四逆法,它的出发点是什么?它的出发点就是达到阳行阴令,不要简单地看这四个字,大有学问。我们读《内经》,看了阳行阴令,一瞟就过去了,不了了之地理解,那么这个阴到底是什么?《内经》上讲啊,“阳者,卫外而为固”,“阴者,藏精而起亟”,有这一段话啊,所以说,就是在,四逆法的纳下过程当中,起了什么作用了?就起到了藏精的作用了。它纳下就起到了藏精作用。它不光是起到藏精作用,而且它还给我们藏精提供了很好的条件,为啥呢?解决了中阳不足的问题,使土能覆火。所以在具体的运用上啊,这个具体运用,因为临床上啊,那么病情是很复杂的,病情很复杂,我们在四逆法的里面还要装什么?这一点,很重要。那么怎么样才能装的进去?才能使我们中土不败?中土能够接受?所以,我在对疾病的治疗上,开始是四逆,那么在四逆的基础上,有振奋脾阳,振奋中土的一些药,比如说,有砂仁,或者有白蔻,有陈皮,有桂枝,有半夏,有菖蒲,等等了,很多了,那么实际上,也可能就是二三十味药。那么怎么样来选择?这个太复杂了,这个只能讲个案的时候谈。那么等达到一定的状态过后,它能够接受你纳下了,能够纳了,那么再装一些添精的药,啊,巴戟啊,菟丝啊,苁蓉啊,芦巴啊,那么在这一个状态,就这起到什么呢?这就起到了:阳行阴令,使阴和阳都能够归其它所处的位的状态。所以大家可以,以后在临床上都可以试一试,大胆地试。我不主张:给一个方,然后在那个方子里面加什么减什么。这样是束缚了你的手脚,完全束缚了,那么这样就会形成什么状态?就会形成照葫芦画瓢。一旦你没得思路的时候,你就下不了手了。四逆法,它还是一个收工之法。所以当年啊,我给刘力红他们讲啊,四逆法是收工之法。我们治一个病,你最后要给它收工,你怎么样去收工?他没听说过怎么样收工,啊,你治疗一个病肯定要收工,收工的目的就是让他(她)健康,并且要让他(她)长时期地健康!这才是我们医者应该做的事。不是在,吃了你的药,管了一个月,下个月又不行了,那就没有收到工。所以在《扶阳讲记》里面,也谈到了这个问题。那么对于收工,如果只从四逆本身上来看,在仲景的《伤寒论》里面,那么也谈到了一些,比如《伤寒论·太阳篇》里面,他就已经在用四逆了。太阳病用四逆。那么四逆,它是少阴病的正法,而一旦病到少阴,那么少阴病的病情提纲上啊,我们,如果读《伤寒》,就一定要把六经病情提纲,要掌握。这一点,很重要。我们认为啊,如果一个病者,他(她)都已经到了少阴病“脉微细,但欲寐”的这种状态,一个是责之于病者,一个是责之于医者,如果你去尽早地介入,作为医者来讲,及早地对这个病介入,它不至于到这种状态。到这种状态,治疗那么就会花很大力气。那么我们认为,四逆它是一个收工的法。为什么说它是收工的法呢?我们在收工之前做了一些什么呢?实际上我们就是已经为收工做了很多前期的准备了,我们前面可以用桂枝法,那么这是为收工做准备;我们前面用了振奋中阳的法,也是为四逆的纳下、收藏做准备。只有在纳下、收藏能够完成的前提下,那么这才能够最终达到收工。为啥子这么讲呢?如果我们单纯地只是从后天的五脏六腑、气血阴阳的这类学问上去,无法理解,根本无法理解。所以回过头来,还是要归到极上。你才能够理解这个收工。因为四逆,就是用之于收工,它实际上啊,它已经涉及到了,我们人的生命可持续的根本问题上去了,这个层面就更深了。那么就生命来讲,怎么样才能够持续?每一个人都想健康长寿,现在的养生的,保健的,为什么会有市场?这实际上,这个是大家都希望的,健康长寿。活90 岁不够,那么要活100 岁,要活110 岁,要活120 岁,还要活更久,还要更年轻。那么对于生命来讲,怎么样才能够可以持续?这一定回到啊,立极的根本上去看问题。也只有到了根上,才能够谈到持续。如果不回到根上,谈不到持续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谈四逆法,它是一个收工的法。它之所以是一个收工的法,因为它是一个归根的法。归什么根呢?《道德经》里面谈到一个问题,《道德经》怎么谈的呢?它讲啊,“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覆命。覆命曰常,(经常地“常”,常态的“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那么《道德经》的这一些论断,对我们有没有作用啊?对《道德经》的看法啊,是各家有各家的看法。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用到我们医上来呢?我认为是可以的。它实际上谈到了根本的问题!那么《道德经》它的这段话的本意是什么呢?那么我们就医这个角度上来看,归根就叫做静。那么归根就叫做静,归根之道,当然也就是静!安静的“静”,要安静。而静属阴,啊,静道就是阴,所以这就给“阳主动”,“阳躁阴静”就有了源头了。那么我们前面谈到的四逆法、四逆汤,它是一个阳行阴令的一个法,一个方,那么这就容易理解一些了。你看《道德经》里面谈到:“归根曰静,静曰覆命。”静是什么?静就是覆命,就是恢复我们的生命。那么生命到了这种程度了,就能够持续地、良好地循环了。“覆命曰常”,那么也就是说啊,只有能够覆命了,才能够恢复生机!能够恢复生机,那么这个就叫“常”。常”就是可持续。那么我们用四逆的归根之法,就是希望达到这个“常”。“知常曰明”,也就是我们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把这个道理搞懂了,我们才能够主动地去恢复生机,恢复生机从而使我们的生命回到原点!这才延年益寿啊。这才能让我们人的生命可以持续而不衰。所以我们讲四逆,它是归根的一个大法,是一个覆命的一个大法。它能够使我们人体建立覆命的机制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这已经不是在治病了。这在治命!所以卢氏讲啊,“附子,至刚至烈,为药品中最大一个英雄也。”它的“最”在哪里啊,就是能够使我们归一,使我们能够达到藏,使我们人体能够持续而不衰,使我们能够恢复我们正常的生理机制。那么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用呢?那么这个覆命的机制建立起来过后,就达到了什么呢?就达到了我们人体的自愈的能力。好多病,不是药去治好的。是使它能够恢复它自身的机能。他(她)好了,肝硬化的病人,那么用药物去让他(她),这肝硬化了,用药物把肝硬化就解决了?你的道理在哪里呢?没有。这药物好像都不能,对肝没得作用。就是恢复了我们生理机制。它又有肝细胞的生成了,肝的功能逐渐逐渐趋于正常了。我们的肾功能衰竭的病人,它是,一旦肾功能衰竭是不可逆的啊,是吧,它的肾细胞单位都已经那样改变了,肾都萎缩了,那么用这些药物就把它改变就恢复了,这个从现代医学角度上讲是不可能的,根本是不可逆的,所以才有了肾的移植。坏了,换一个。那么用四逆法去什么?去使我们的生命回到原点。这才是重要的。就是回复我们人身的自愈功能。我们人体自愈机制那么形成了,建立了,才能够讲这个病收功了。为什么呢?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机体已经进入到良性循环了,达到了“不治而治”的这种境界了,这种状态了。《道德经》里面,那么,有很多这样的内容。好多人都在读《道德经》,当然各取所用嘛。这部几千年的著书,你回过头来,好好看它,那么它的问题很深层,很深层。所以四逆啊,它就是这样一个法,是一个归根的法,一个覆命的法,覆命啊!或者呢,称它为纳下的法,收工的法。实际上对于四逆汤的,那么它这个的组成,在我很多著书里面那么都有。因为它所有的药性啊,药物的药性那么都是甘,辛,温。那么《内经》讲啊,“辛甘发散为阳”,所以四逆汤又是一个纯阳之方。而四逆法,同样的也是纯阳之法。它是纯阳的,但它又能够行阴令,它是收藏之道具备的,为什么说它收藏之道具备呢?它具备了收藏之道,因为辛是乾金之味。大家看,这个这个,五行学说里面,辛味是什么?它属什么?因为我们说的四逆,它是立极的法,那么这个极,它就是乾分一气,落于坤宫,所以辛本身就是禀受了乾金之味,所以它就能够直入坤宫,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同气相求的一个法。那么四逆呢,它就主要是以啊,以辛为主。辛温,辛热,但是它是以辛为主的。而辛,它又有一些区分,辛而香的和辛而不香的。附片是辛,但香不香呢?不香。生姜它是辛,它香不香呢?它香的。生姜它有香的味道。你把生姜“啪”撇开你闻……,但你把一个附片“啪”撇开你闻,两种感觉。生姜不一样,因为它有明显的香气。再比如,其他辛味的药物,小茴香、公丁香、肉桂、桂枝,那么这一些啊,是既辛又香。那么它既辛又香说明个什么问题?就说明它有走的这种作用,有散的作用。是不是啊?辛而不香呢?附子就是辛而不香的,所以,它是偏于只走下元的,它都是往下行的。你看这个我们四逆法或者四逆汤的这个配伍,这里面就有门道了。啊,就有门道了。但是这里我们谈到的,姜是辛香,附子是辛不香,那么这跟传统讲的干姜不一样。传统的中药学讲的,干姜什么?是不走的,是守而不走。但干姜是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所以这就存在一些区别,由于存在一些区别,在这个认识上的区别,那么就会,使用上就肯定会有一些区别。所以卢氏认为啊,四逆当中的姜,它能够啊,驱散群阴,它能够荡涤阴邪。假如我们按照它“守而不走”去理解,它怎么样去荡涤,怎么样去驱散啊?不可能。所以它能够走。那么附子呢?它能够直接归舍,直接向下,纳下,它并不是走而不守的。所以对它们的这种药性的理解,我觉得是有帮助的。关于甘草,那么甘草,味甘,它禀坤土之质,就是禀中州之上是最强的,是最密切的。所以,简单的三味药组成的四逆汤,卢氏把它演变成四逆法,那么一旦演变成四逆法,它的灵活性就很大了,就很大很大了。在临床上,你可以变幻无穷。如果你达到了你这个境界了,那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四逆法的运用,那么很多就在姜上的变化。生姜吗?干姜吗?均姜吗?煨姜吗?炮姜吗?这个变化那么很大。这要根据具体的情况来,看待它。那么就附片来讲,我认为,因为现在的整个附片从栽培到制作,那么实际上都有问题。但是有问题,我们也基本上没有办法。那么我们就尽量啊,要进行选择,要用真正的附片。虽然附片有很多种,有黑顺片,有黄附片,有天雄片,有熟附块,以及还有炮附片,甚至于,那么现在,很多在用生附片,我认为啊,这是不可取的。有在日本,那么也有一个,就是大家交流的过程,就问到:为什么白通汤用生附片?就是用生附子,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那么为什么没有炮?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是在仲景里头用生附子,基本上就是白通。为啥用?那么,因为整个条文,那么都是,可以说是仲景他在治病过程当中的一个记录。因为过去的医药是不分家的,那么当时,没有炮附子,或者是当时病情的需要,急用药,使用了生附子。并不是简单的,附子的回阳救逆,就是生附子的回阳救逆能力更强一些而去用,不是。我不这样认为。熟附子同样,就是制附子同样你剂量大一些同样你就有很强的回阳救逆的功能作用。所以我建议:尽量不要去使用生附子。因为你本来大剂量应用附子已经违规了,那么你还要去用生附子就违更大的规。何必呢?所以,对于附子的使用也好,比如对姜的使用,卢氏是相当灵活的,啊,相当灵活的。就再比如啊,郑钦安,他在谈到,四逆,不独为少阴立法,而是上中下三部之法都具备了。就是一个四逆法,实际上上中下都具备了。那么怎么样来达到上中下?最好的办法,那么就是在姜的使用上。这实际上就是在对姜的灵活应用上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姜,它有宣导之力,以它为前驱,那么我们要使附子走上,它就能走上;要使附子走下就能走下;要使附子能够走中就能走中,都能办到。有一个病人,啊,这个病人,那么很奇怪。六十来岁的一个人,那么他,其他情况呢,看起来都很不错,就是一个问题,脱肛。他脱肛脱了四十几年。用了西医的办法,手术,什么都用了,就是没有解决。就是肛门啊,脱垂。由于吃了很多药,没有解决,拿来的中医处方,拿了其代表性的处方给我看,有一百多张,他说这是代表性的,因为他几十年都在使用。那么对这样的病,怎么去看啊?他能吃能睡,精神也不错,为什么会脱肛?为什么手术还是解决不了呢?他常年累月,他都要使用一个东西,什么东西啊?就是弄一个托,要把肛门托住。实际上是很难受的一件事。你想这个道理嘛。那个地方要夹一个东西进去。但是这只能够使他在站立的时候不坠下来了,但是他不能下蹲。他只要一下蹲,就脱垂出来了。很痛苦。那么,这样的问题,怎么解决?我给他使用的什么呢?就是四逆,啊,就用了四逆。使它能够归根,使他自身的生理机能能够建立。这个病人吃了,实际上看病只看了不到五次。他吃第一次药,那么就感觉有作用,然后再第二次的时候,我就给他加用了四克高丽参,啊,就是四逆加高丽参,吃了十多付过后,情况大有好转。并且他敢在我面前蹲下去了。他说:“我四十年没有蹲过”。但是,蹲只能短暂地一下,不能够长久。后头又继续地治疗,一共可能吃的药,不到一百付药吧,彻底好了,再也没有那个痛苦了。实际上很简单,我认为,那么就是用四逆去给他建立了正常的生理机制。这个病人,应该是两三年前看过,他今年是,他又介绍了一个病人来,给我写了个条子是,因为他是,不是在我们四川人,是外省人。他就说“一切很好。”那么这就是四逆起了的作用。再一个,我给你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看桂枝法啊,用桂枝法,虽然我没有讲的,当然以后有机会啊,专门来解剖一下桂枝法。现在没有没有那么多时间,啊。就一个病人,这个病人是北京人,就是今年是五月份吧,五月份的一天,有一个朋友那么就到我家来了,找到了我,就拿了很长的一个传真,那么这个传真就是医院的病例,啊,可能有四米多长,拿起来。各种检查都有。这个病人是女娃娃,十八岁,就是北京市的,什么问题呢?就是发烧。她是高三的学生,六月,六月七号就要高考啊,她已经发烧一百一十四天,高烧不退。就用最好的退烧药,最多能够退四个小时,最多四个小时。这个娃儿呢,学习成绩也很好,很想考这次大学,家里面很着急,可能家长也是一个医生给她推荐的,最后他告诉了我,来成都找我,并且,就推荐她去看啊,《扶阳讲记》这本书,那都是有文化的人嘛,所以她看了这个书过后,又加上前头的医生推荐,那么这个医生就是中国中医研究院的,啊,一个教授,就说,没有办法了,这个病确实,也就是在,北京的有名的基本上都看遍了,那个烧就是不退。这就急坏了全家人啊,马上就要高考了,五月份,到六月份只有一个月。我当时一看呢,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那么医院诊断是什么呢?就是北京的几个医院的诊断基本上是统一的。有301 医院,有中国中医研究院,有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有中日友好医院,有协和医学院附属医院,那么这些都算是顶尖的医院了,当然,肯定找的也是顶尖的医生。我也看了一些传真过来的一些处方,那么这个病人最后公认的诊断就是淋巴坏死症,淋巴坏死。那么,很好的抗菌素都用了,整个西医药都用了,就是不见好转。实际上这个,这种病啊,大家也很头痛的。当然,作为她来成都的一个朋友,就是家乡的朋友么,我当时,因为他就说,你可能也意识到,按理说确实这种病啊,肯定也很难为,我们没有看到人,我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他说,万一她来找你看。我说:“发那么高的烧,她怎么来啊?”她的温度就是在三十九度以上,并且一年连续烧了将近四个月啊,我记得好像是四月三十号晚上,给我看的,第二天就五一节,休息放假,中午他就把病人带到我家中来了,病人是在发高烧的状态下从北京坐飞机到成都,我当时就,因为休息嘛,没有办法,一定要请我看一看,孩子的父母亲啊,也是知书达理的人,这怎么办呢?最后我把病人给她看了,她们就应该成都住下来,他们希望这个病,我能够给她减轻。我说我只能试试看,我不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西医讲的淋巴坏死,你看她的淋巴坏死,它是很多部位都是淋巴结,但是又否认了肿瘤,否认了肿瘤。那么我就给她用了桂枝法,那么这个药呢,实际上很简单,桂枝尖二十克,苍术十五克,法半夏二十克,石菖蒲二十克,白芷十五克,陈皮十五克,朱茯神十五克,葛根十五克,炙甘草五克,生姜三十克,好像就这样几样药,病人,那么很快就把药抓来熬了吃,熬了吃了过后,就不得了了,怎么不得了?当天晚上,体温升到四十一点七度,吓倒了,父母亲吓倒了,就不停地打电话,起码打了有十个电话,我说:“没有事,继续吃”。我说你一付药都还没有吃完了么,你下午才吃了一道,才吃了两道药。她说从来没有没有过的四十一点七度,她说这个太可怕了,太吓人了,并且用退烧药退不下来,她说过去烧到三十九度八,三十九度七,就可以用退烧药,退烧药可以退到三十八度五,三十八度六,但是一直用退烧药退不下来,急了,简直是,问我怎么办?我说:“你把药吃完,你才吃了两道付,继续给她吃”。她们父母亲呢,确实心头有点虚了,当然我觉得,这个法是正确的。因为这个病人虽然她在发那么高的烧,她有一点,我认为,她还是没有离开太阳经!为什么呢?她有微微恶寒,在那么高烧的情况下,恶寒,但是这个恶寒很微,我就是抓住了这一个地方,因为前面所有用的办法,那么都不能解决,也就是说所有的人也没有考虑用桂枝汤。为什么呢?因为她是一个淋巴坏死,淋巴结炎的坏死,咋个会用到桂枝汤去呢?所以前面的这些中医都没有从这个角度上去考虑。这个病人,一直到早上,她到一点钟过后两点钟还给我家里打了电话,我都有点烦了,我说:“不会的,不会出事,继续吃”。争取两服药,用一天多的时间把它吃完,第一付吃完了,熬了第二付,在半夜三更熬了第二付,第二付又吃了两道,也就是说吃了五次药过后,哗的一声,怎么?出汗。她说过去吃退烧药要出汗,但是那种出汗是水汗,后边出的汗,她说这个汗啊,是黄汗粘手,体温下来了,从四十一点七,下降到,并且下降的很快,下降到三十九度几,三十八度几,三十七度几,在三十七度几的时候,早上,打电话,这是从来没有过,也就是四个多月从来没有过的降到三十七度几。那么我,当然我没有看到本人,但是她们很激动在电话里面,我说:“还要把药吃完,我一共开了四付,你才吃了两付,再继续让女儿把药吃了”。那么接着又吃这个药,到第二天的晚上,体温降到三十七度以下,降到三十七度以下过后,就再也没有发高烧了。她们在成都,我建议她们在成都多呆几天,她们呆了两个星期,那么也就是接受我给她看了三次,后头,就回北京了。女孩儿一点问题也没有了。回北京过后,马上到医院去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一些检查,淋巴结消退了,血象正常了,没得其他什么问题了。问我还需不需要吃药,我说:“还应该吃,一直吃到高考罢。”这个病人,那么就始终在吃药,好像后头用了四逆法,今年的六月初,我到了北京,因为其他事情到北京,到北京呢,因为,徐文兵医师,他知道我到了北京,他邀请我到他那里坐一坐,不知道,徐文兵,大家知不知道这个医生?这个,这个人,这个女孩的一家人也知道我到北京,并也知道我在,正在徐文兵医生那个地方坐着,我们四川人办了一个门诊嘛,干才,当时女孩高考已经过了,我记得是六月中旬,并且她说考得很好,身体也很好。就在徐文兵那个地方,我又给她摸了一次脉,但没有给她处方。我认为没有必要了,已经好了,生理机制完全恢复。就说对这个病的认识,我们的理解就很差,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病案,啊,但由于时间关系呢,就不再继续去,今天我就给大家谈到这里。谢谢大家

扶阳论坛篇(3):《扶阳论坛》治肾衰竭尿毒症(附治心脏痛关节痛)作者:倪海厦


尿毒症案例一、Mayobanex Villalona,10-15-2007初诊,32岁。
 
处方:桂枝5钱、茯苓5钱、泽泻6钱、黄连2钱、黄芩3钱、白芍5钱、麦冬3钱、党参3钱、炮附子4钱、生姜2钱、生附子3钱、干姜2钱、炙甘草3钱、乌药8钱、细辛2钱、补骨脂3钱、熟地3钱。
 
(正耀注:生附子3钱、干姜2钱、炙甘草3钱;桂枝5钱、----------四逆汤加减强心阳祛阴寒;炮附子4钱、白芍5钱、茯苓5钱、生姜2钱;泽泻6钱------------------真武汤加减强肾阳利水湿;黄连2钱、黄芩3钱-----------------------------------------------------------------解尿毒解水毒;党参3钱、麦冬3钱-----------------------------------------------------------------补中益气润肺清心;熟地3钱、补骨脂3钱--------------------------------------------------------------补阴益精温肾壮阳;乌药8钱、细辛2钱-----------------------------------------------------------------行气散寒温经止痛。)
 
服药到04/28/2008以后就停止洗肾至今。
 
07/29/2009发生心脏有刺痛,再增加枳实,瓜蒌实,薤白三味药。
 
针刺:巨阙、关元、中极、公孙、内关。耳针:心点。背针:肺俞、心俞、肾俞、京门。针后痛去。
 
在肾衰竭之前有两大症状:一个是极度晕眩,病人无论是坐、站、躺下来都没有用,照样会晕眩;第二个就是恶心呕吐,四十分钟就会吐掉,四十分钟就会吐掉。所以当病人头晕、恶心不止时,就要考虑到是否是要肾衰竭?这时可以用两个处方,一个是真武汤,还有一个是五苓散。排下面的水要用真武汤,排上面的水就用五苓散。这两个处方都没有用到炙甘草,就是因为甘草有畜水的作用,以防止腹水。
 
黄连、黄芩是解尿毒解水毒的,甘草是解肠胃之毒。强心阳要用生附子,强肾阳要靠炮附子。另外,枳实薤白桂枝汤和瓜蒌薤白桂枝汤都可以强心阳治心脏痛心气不通。
尿毒症案例二、02-09-2007,Susan Skirvin,1956年生,已经洗肾五个月。初诊时,便秘、无胃口、双足冰冷、身体多觉冷。月经六周没来,手指关节肿痛,无法紧握,脉弦。这是里寒湿症。
 
初诊处方:桂枝4钱、白芍4钱、炙甘草3钱、生姜3钱、大枣10枚、生附子4钱、干姜2钱、白术3钱、茯苓5钱、木通3钱、当归2钱、细辛2钱、炮附子5钱。
 
(正耀注:生附子4钱、干姜2钱、炙甘草3钱-----------------------四逆汤强心阳祛阴寒;炮附子5钱、白术3钱、白芍4钱、茯苓5钱、生姜3钱-------------真武汤强肾阳利水湿;当归2钱、桂枝4钱、大枣10枚、细辛2钱、木通3钱--------------当归四逆汤温经养血通脉。)
 
用当归四逆汤时,如果手不热,桂枝的用量就加重;如果脚不热,白芍的用量就加重。
 
06-01更改处方:桂枝改为6钱、白术改为5钱,增加补骨脂2钱、败龟板2钱、乌药4钱、泽泻4钱、黄连2钱、黄芩3钱,自本日起就没有再洗肾了。
 
(正耀注:生附子4钱、干姜2钱、炙甘草3钱----------------------------四逆汤强心阳祛阴寒;炮附子5钱、白术5钱、白芍4钱、茯苓5钱、生姜3钱;泽泻4钱----真武汤加减强肾阳利水湿;当归2钱、桂枝6钱、大枣10枚、细辛2钱、木通3钱--------------------当归四逆汤温经养血通脉;黄连2钱、黄芩3钱------------------------------------------------------------------解尿毒解水毒;败龟板2钱、乌药4钱、补骨脂2钱---------------------------------------------补阴益精温肾壮阳。)

上一篇:神农架深处为何进不去
下一篇:五言绝句大全500首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