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禅夫人李洁再婚

来源:毕业作文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班禅夫人李洁再婚篇一:十世班禅的漂亮夫人李洁(组图)


十世班禅的漂亮夫人(组图)
来源:郝吉林的新浪博客   时间: 2013-09-27
   十世班禅确吉坚赞的妻子叫做李洁,是开国上将董其武亲外孙女。李洁1958年生于北京,中学毕业后考上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在校有“东方之花”的美誉。
 

班禅夫人李洁再婚篇一:十世班禅的漂亮夫人(组图)

班禅夫人李洁再婚篇二:<<党史文汇>>报道十世班禅大师和夫人李洁结婚实情



标签: 班禅大师  夫人李洁 
2008-03-26 10:35 阅读(4061)评论(2)编辑删除
“最好的爱国者”:十世班禅大师的悲欢人生
 
http://www.qhnews.com   《党史文汇》  2008-03-25 17:00
  中国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十世班禅大师,在半个世纪的生平里,坚持把爱教、爱民族和爱国、爱党完美地统一起来,受到邓小平高度评价,称赞他是“我们国家最好的爱国者”。
  16岁进京任高职
  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俗名贡布才旦,于1938年2月19日出生在青海省循化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后被确认为九世班禅转世灵童。据他自己说,“10岁开始参加政务活动,11岁就有独立见解”。1949年6月,逃往台湾的蒋介石政府,免去金瓶掣签,批准他为十世班禅额尔德尼,8月10日在青海塔尔寺举行坐床大典,正式成为活佛。9月5日青海解放,这位不满12岁的班禅大师,毅然留在了大陆。当10月1日北京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他致电毛泽东和朱德,衷心拥护中央人民政府。11月23日,中央复电班禅:“希望先生和西藏爱国人士一致努力,为西藏的解放和汉藏人民团结而奋斗。”
  1951年初,中央电示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来京共商和平解放西藏大计。4月27日,13岁的班禅率僧俗官员45人,首次来到北京,亲眼目睹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谦逊与真诚,非常感动。周恩来对班禅十分欣赏,说他自幼受到经师指点,礼仪周到,赞誉他是“少年活佛,英俊潇洒”。后来班禅回忆道:“我当时是个‘小鬼’,深得毛主席、周总理的宠爱,他们对我的关怀,同我的交往和倾谈,对我一生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1954年9月15日,召开第一届全国人大,班禅被选为代表进京,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高规格的接待,朱德、周恩来等800多人聚集火车站,迎接西藏达赖、班禅两位佛教领袖,次日还举行盛大宴会。在宴会上,班禅激动地举杯说:“承蒙中央首长对我们热烈欢迎和设宴招待,我们深为感激。现在我以最兴奋愉快的心情,向各位首长致以亲切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在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班禅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在全国政协二届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16岁的班禅大师成了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
  1955年3月9日,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任命达赖为筹委会主任委员,班禅为第一副主任委员。这时,西藏反动组织“人民会议”分子跳出来反对成立自治区筹委会,反对进行民主改革。班禅多次召开会议,予以驳斥,明确指出:“黄教系藏族地区喇嘛教中的最大教派,其始祖宗喀巴大师的优良传统,在于坚持改革,兴利除弊。我们要把‘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和‘普渡众生’的教义同爱国主义、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结合起来,探索宗教如何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经验。”后来班禅在扎什伦布寺和堪布会议厅委员会又叮嘱下属官员:“我们要像九世班禅大师那样,坚定不移地维护祖国统一,不论遇到多大困难和风险,都要坚持爱国立场。如果有人胆敢同分裂分子勾结,参与分裂活动,一定要给予严厉惩处。”
  1956年冬至1957年春,应印度副总统邀请,参加释迦牟尼涅2500周年纪念活动,达赖与班禅各率一大批随员赴印度朝拜佛教圣地,并参观访问。其间,班禅荣获印度婆罗奈斯佛教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不久,印度一小撮分裂主义分子企图拉拢、煽动十世班禅背叛祖国。班禅断然拒绝反动分子的恶毒挑衅,对分裂分子的阴谋纠缠,给予了严厉的回击。这时周恩来到印度访问,班禅立即会见周总理,坚定地表示:“请中央放心,我一定会按照中央的要求办事,决不会受外界的影响。”班禅为摆脱纠缠干扰,决定提前回国。这位不满19岁的大师所表现的崇高的民族气节,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赞扬,毛泽东说:“这个年轻的活佛真是了不起啊!”
  1957年,叛乱分子反对西藏民主改革,扬言要武装攻击扎什伦布寺和堪布会议厅委员会,班禅组织大家做好武装自卫的准备,并多次建议中共中央命令解放军驻藏部队平息叛乱。1959年3月10日,以达赖为首的上层反动集团,公然撕毁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在拉萨发动大规模武装叛变,越境逃往印度。班禅在日喀则得知此消息后,当即毅然表示:“我决不支持和参与达赖的叛国行动,坚决服从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班禅在关键时刻所表现的爱国情操,又一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热情嘉勉,并任命他为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代主任委员。班禅得到党和人民的充分信任,极其兴奋,更加积极工作,为百万翻身农奴的彻底解放竭尽全力。4月,班禅再次进京参加两会,当选为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三届全国政协常委。10月1日,班禅又应邀赴京出席建国10周年大庆。由于他的工作卓有成效,周恩来、朱德特意在中南海紫光阁设宴热情款待,共同祝贺西藏平叛胜利和民主改革取得的成就。
  “文革”10年遭受迫害
  西藏民主改革后期,出现了一些“左”的偏向和不切合实际的做法,一些藏民有较大的抵触情绪,向班禅大师反映了不少意见。班禅对一些汉族干部的“左”倾工作作风很不满意,到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毛泽东对班禅大师敢于直言讲真话表示赞许,对他所提出的一些好意见和建议给予肯定和鼓励。中央派杨静仁去西藏调查,情况属实。1961年1月5日,邓小平听取杨静仁的汇报后,指示西藏民主改革必须防“左”、防急,稳定发展,五年不办合作社。
  班禅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身份到青、甘、川、滇、疆等省区视察和调查,在视察中,他不断发现一些“左”的问题,听到一些反映,心中极不愉快,导致他与西藏自治区某些党政领导发生尖锐的意见冲突。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陪同他到上海、浙江、江西参观,沿途与他作了多次长谈。由于看问题的角度和认识程度的差异,仍未能化解他心中的不满情绪,他说:“那些问题本来就不应该发生,我对此总是很难想得通。”1961年1月24日,周恩来与班禅谈话,劝他回去帮助党政领导纠正“左”的错误,并推心置腹地对他说:“只要不背叛祖国,不压迫群众,保守一点,慢一点不要紧。今后我们之间多谈心,成为‘随便、自由、不客气’的朋友。”班禅压抑的心情得到一些缓解,但还存在疑虑,于是就产生了写一份详细意见书上报中央的念头。
  在班禅身边工作的人劝他不要写,要三思而后行,但他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很快就动笔了。他先用藏文写,然后组织人员译成汉文,至1962年6月初定稿,呈送国务院,标题为《关于西藏总的情况和具体情况以及西藏为主的藏族各地区的甘苦和今后希望要求的报告》,全文洋洋洒洒7万多字,被称为“七万言书”。报告共分8个部分:①关于平叛斗争;②关于民主改革;③关于农牧业生产和群众生活;④关于统一战线;⑤关于民主集中制;⑥关于无产阶级专政;⑦关于宗教;⑧关于民族工作。报告系统地、直言不讳地分析藏区工作中出现的一些重大失误及其原因,对存在问题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也提出了改进的意见和建议。
  周恩来反复看了“七万言书”,作出了精辟的概括:“班禅的报告,可分作七个认识、八个问题、五个宗教原则。七个认识有许多错误,八个问题都是事实,宗教五个原则很好,可以拿过来。”总理指的八个问题即报告的八个部分,这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无可非议。“可以拿过来”的五个宗教原则,就是班禅很有见地的五项主张,即放弃剥削,民主管理,“宪法进庙”,从事劳动,政府关怀补贴。至于七个认识,则是从“七万言书”中抽取的七点不同认识。总理认为班禅在这些认识中,很多是片面的,错误的,应该和他讲清楚。但总理同时认为,“这些思想认识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他是站在爱国立场上提出来的”。
  遗憾的是,在1962年秋的八届十中全会后,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倾向在全党开始蔓延,有些人认为“七万言书”是“农奴主夺无产阶级专政的权”,是一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纲领”,甚至认为是同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的“八万言书”互相呼应,“一个在党内,一个在党外,共同向党进攻”。更有甚者,把班禅的意见与中印边界问题联系起来,认为是“具有国际背景的阶级斗争”。
  年轻气盛的班禅,面对这种无限上纲上线的严厉批判,无法忍受,他一再申明自己的动机是好的,只是口快心直,根本不存在反党问题。他说:“我这个人看到‘左’的错误,看到不合理现象,看到老百姓吃苦受难,从心底感到气愤,根本坐不住。要我不讲话,或者讲好听的假话,或者闭上眼睛,我根本办不到,这大概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
  1964年秋,自治区筹委扩大会对班禅再次展开了猛烈的批判,班禅据理力争,但发言屡被打断。不久,班禅被撤销区筹委会代理主任职务。接着,人大副委员长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也被撤销,只保留了政协常委职务。1966年夏,“文革”开始了,少数红卫兵不顾中央的指示,擅自召开批斗大会,并抄了班禅的家。1968年夏,林彪集团把班禅带走,送去“隔离监护”,实际是投入监狱。从此,他经历了9年又8个月的铁窗生活,直到粉碎“四人帮”以后,班禅才于1977年10月走出监狱。
  辛劳过度,英年早逝
  班禅虽然蒙冤受屈,但并不后悔上“七万言书”。他始终认为周总理说的“七个认识有许多错误”完全正确,为此向有关领导表示:“过去我确实犯了错误,说了一些错话,做了一些错事,今后我准备好好总结一下,再给中央写个检讨报告。”班禅出狱后,想找一个伴侣共同生活。他在认识董其武的外孙女李洁之后,向其求婚。李洁生于1958年,比他小20岁,系军医大学的漂亮女学生,被班禅大师的气质所吸引,也愿意放弃学业,与大师完婚。但此事遇到舆论阻力。班禅申辩说:“喇嘛结婚并不违反教规。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诛结了婚,达赖的弟弟也结了婚,他们都是活佛,可见一定程度是可以结婚的。”他们二人向中央打报告,申请结为伉俪。1978年6月,由邓小平亲自批准同意,在街道办事处领取了结婚证书。接着在民族文化宫隆重举行结婚典礼,李先念、张爱萍、杨得志、阿沛·阿旺晋美、赵朴初等参加婚礼。婚后,李洁既是他的妻子,又是他的秘书。两人生有一个女儿。
  1979年西藏分裂势力打出“独立”旗号,班禅旗帜鲜明地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他想起周恩来生前的谆谆教导:“你要经常注重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和各民族的共同发展,按照宪法和法律的要求,充分地、正确地行使民族区域的自治权。”于是他在讲经传法和政务活动中,屡屡强调要加强藏汉民族的团结,反对分裂。他说:“我维护祖国统一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对于分裂祖国的行径,我过去反对,现在反对,将来也反对,我愿为维护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作出最大牺牲。”
  班禅大师恢复政务活动后,在1979年7月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副主席,接着又在全国人大五届三次会议上补选为副委员长,从此重新走上了国家领导人岗位。有人问他对“左”的偏差给他精神上带来的巨大伤害有何感想,他说:“与老一辈革命家们所受到的迫害相比,我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呢?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了,党中央已经给我彻底平反,使我在政治上获得了第二次生命,重新得到了为全国各族人民和藏族人民服务的机会,我恳切地希望大家摒弃前嫌,团结起来向前看,互相谅解,互相勉励,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并肩携手,为国家四个现代化建设出力。”
  1980年班禅去西藏各地视察工作,行前邓小平邀他到家里作客,一见面就说:“班禅大师,你是我们国家最好的爱国者。”席间,邓小平教导说:“大师这次下去视察,不要有顾虑,你自己的活动可以放手,你可以说‘文革’中的那些事都搞错了,你不要怕,就说这是中央领导同志讲的。”班禅听后顿时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受到极大鼓舞。他更加热爱党,更加信任党,决心夜以继日地学习和工作,报答党的关怀,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班禅熟读历史典籍,对祖国的历史有着透彻的了解,在佛教经典的研习上有较高的造诣,多次讲解教义,宣传党的宗教政策,深受藏族群众的尊敬和爱戴。同时,他还十分重视西藏教育事业的发展,主张小学生要学民族语文,西藏要建一所藏文大学,倡导在北京创办一所高级藏传佛学院,并亲任院长。
  1989年1月9日,班禅大师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西藏日喀则市扎什伦布寺,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大师遗体合葬灵塔祀殿——班禅东陵札什南捷开光典礼。习仲勋送行时对班禅大师说:“这个季节西藏缺氧严重,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性急,要劳逸结合。”大师说:“开光典礼办完,便遂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死了也瞑目。”习仲勋说:“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
  班禅大师到达拉萨的第二天,就去参拜大昭寺。14日,驱车300公里赶到日喀则。22日,主持了5个小时的开光典礼,最后当众宣布:“我的任务完成了!”接着他召集一系列座谈会,还不顾连日劳累,为数万名信徒摸顶祝福,终因辛劳过度,28日上午心脏突然抽搐,神志不清,虽经多方紧急救治,结果抢救无效,不幸于1989年1月28日20时16分心脏停止跳动,在他的新宫德虔格桑普彰圆寂,享年51岁。噩耗传来,举国震惊,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领导人,正当他在大展鸿图之时,过早地猝然去世,藏族人民和全国人民无不感到极为痛惜。
  参考材料:于长治:《情谊永恒:周恩来与十世班禅》;刘永斌:《周总理与十世班禅赤诚情》;王元慎:《十世班禅的蒙冤与平反》;吴珊:《班禅大师的爱情》。
体验新版博客
分享到:
*html .fixed-bottom {position:absolute;bottom:auto;top:expression(eval(document.documentElement.scrollTop+document.documentElement.clientHeight-this.offsetHeight-parseInt(this.currentStyle.bottom)));}

#popup{
position:fixed;
_position:absolute;
display:none;
}


征文:你的笑容是最美


转藏到我的图书馆
献花(0)
+1
分享: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推荐给朋友
来自:
数字人生666
>
《达赖东突》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更多
世界屋脊的枪声——西藏平叛决策纪实
1957年周恩来赴印度与达赖秘密谈判内幕
郑重推荐习老习仲勋同志的两篇文章
凤凰访谈│降边嘉措:我给达赖班禅当翻译...
毛泽东处理西藏问题的历史启示
《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书
毛泽东致达赖喇嘛信函解读
张见远怀念父辈张国华将军和18军(13980...
精选文章
属于好命的出生时间
很美,很中国哟
史上最全庭院设计,美呆了
拜服吧,关于唐诗的那些猛人猛事
做包子如何发面
豆腐的五种馋人吃法
客服中心工作人员绝对不会告诉你的19个秘密
销魂的美景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数字人生666
isfollow(6150202);10672    
馆藏 93288
TA的最新馆藏
中国又一超级工程!西方媒体惊了:太疯狂
超级工程!中国又一“三峡大坝”已动工,斥资1000亿,吸引全球目光
中国女性出轨率高达80% 调查曝出轨5大真相
和朝鲜人做生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基辛格访华期间何事引毛泽东一笑:有个人会告诉我
媒体:柯文哲与大陆的关系,可能到此为止了
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联合宣言(全文)
var strow = document.body.offsetWidth;
var strsw = document.body.scrollWidth;
var strsc = window.screen.width;
function aliad1() {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220363_1101997_10218757";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http://p.tanx.com/ex?i=mm_11220363_1101997_10218757";
tanx_h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 (tanx_h) tanx_h.insertBefore(tanx_s, tanx_h.firstChild);
}
function aliad2() {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220363_1101997_26568831";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http://p.tanx.com/ex?i=mm_11220363_1101997_26568831";
tanx_h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 (tanx_h) tanx_h.insertBefore(tanx_s, tanx_h.firstChild);
}
if (strsc

班禅夫人李洁再婚篇三:十世班禅活佛之死


            十世班禅活佛之死
 
                                        作者:胡思升
 
            
 
                 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一个凡人的死,大概没有预感。那么,一个活佛的离开人间,有没有预感呢?
 
       (一)
        22年前的1989年1月28日,也就是农历戌辰龙年的未尾,生肖属虎的第十世班禅 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突然于后藏首府日喀则他的行宫“德庆格桑颇章”被心肌梗塞击倒不起,不幸地应验了早先人们告诫他的“龙虎斗”的民间传说。
    班禅是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三日乘专机从北京飞往拉萨的。班禅本人是否有朦胧的预感,这是个谜。据班禅夫人李洁女士对人说:“他是有感觉的,以往他去外地,我都要献哈达,但只献一次。这次,我献了两次,开始动身的时候献了一次,临别依依,又献了一次。他也破例对我说了三遍:多保重!过去只说一遍。”
    在北京机场上飞机前,班禅特地要他的爱狗也到机场送行,这也是很特别的举动。
    这次赴西藏,班禅准备了一批赠人留念的个人照片。以往他送人照片,只盖图章而不签名,这次却既盖章又签名。在一张赠送人的照片上还写了这么一句话:“别忘了我这个胖喇嘛,留个永久的纪念”。
    临离开北京前,还亲自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向周恩来献花圈并行三鞠躬礼。
    班禅生肖属虎,农历戌辰龙年,正值他五十大寿。一九八八年二月十九日,即农历正月初三,班禅在北京西黄寺举行祝寿活动。那一天,高声诵读“长寿经”长达三个小时,全国五十多所寺庙送来寿礼,中国高级佛学院送他一只插有五十枝小蜡烛、有五个层次的大蛋糕。班禅那天情绪良好,亲自吹灭蛋糕上的小蜡烛,然后捧起酒杯,将满盈美酒洒在熊熊燃起的柏叶炉中,顿时鞭炮作响,酒香扑鼻,一片吉祥气氛。
    祝寿结束后,班禅就把预定在后藏日喀则隆重举行的庆祝“班禅东陵札什南捷”重建开光大典的种种筹备事宜提上了日程,并亲自决定于农历龙年行将结束之际赴后藏日喀则主持这一盛典。
    对于这一决定,有人向班禅提出劝告,说:“您属虎,龙年剩下没有多久了。龙虎年,您不宜远行。不如过了年,您再去日喀则主持大典。”
班禅思索片刻后作答:“按照藏传佛教,明后年是‘黑年’,也就是鬼年,不吉利。所以我决定,‘班禅东陵札什南捷’开光大典必须在藏历土龙年内完成”。
    其实,班禅不是不知道人生半百,对他是个关口。他在五十大寿祝寿活动结束后对身边工作人员说:“五十岁是个大坎啊!过了这个坎,我就会一帆风顺”。
    离开北京去日喀则之前,班禅特别邀请高级摄影记者吕相友(我的好友)陪同前往,并特批使用两百个彩色胶卷为他日喀则之行留下形象的记录。不料,天有不测风云,班禅活佛永远留在他出生之地了。吕相友回北京与笔者详述此行经过,最后神秘地说:“难道他有预感,所以邀我为他一生的最后旅程作详尽的实录?!”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远眺
 
      (二)
    班禅所以念念不忘他的日喀则之行,是为了了却他作为前世班禅继承人的一个平生之愿,亲自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遗骨的合葬灵塔的重建开光大典。
    五世班禅至九世班禅的肉身舍利,按照藏传佛教,身后都分别供奉在各自的灵塔里,有祀殿供信徒朝拜。不幸的是,当“文革”的狂飚刮到西藏,这五位去世班禅遗体被狂热的极左分子所摧残。一九八二年,班禅恢复自由后第一次回到阔别十八年的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当时冒着生命危险把五世至九世班禅遗骨秘密保存下来的虔诚信徒们晋见班禅,捧着残缺不全的肉身舍利,向班禅慷慨进言:“您是五世至九世班禅遗骨的唯一主人,务请在最短时间内尽快重建灵塔及祀殿,以便重新供奉。” 班禅对此情此景刻骨铭心,他特请北京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的专家对残骸进行辩别和认定。
班禅在谈到这段悲惨往事时说:“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是远近闻名的西藏四大寺庙之一,是藏族地区格鲁派(注一)的六大寺庙之一,也是黄帽主义的教义持护传承基地和自四世班禅以来历世班禅自主治理政教事务的主寺。但在十年浩劫中,扎寺的佛像、佛塔和其他文物遭到毀灭性的破坏。尤其是历世班禅的遗体,连同灵塔、祀殿悉遭破坏。我于一九八二年回到扎寺,目睹耳闻,感触极深。我是历世班禅的当然继承人,主动承担起重建历世班禅灵塔的重任,是历史赋予我的使命,责无旁贷。如今灵塔和祀殿得以重建,我们将其命名为“班禅东陵扎什南捷”(注二)。
    从此,修建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就成为班禅亲自领导的一大工程。他并亲自决定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于一个灵塔内,这也只有十世班禅才能有资格提出合葬的建议,无人可以替代。
    这一修建工程历时三年有余,于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日竣工。可以不夸张地说,扎什南捷是近四十年来投资最多、规模最大的一座寺庙。它的总建筑面积为一千九百三十三平方米,高33.17米,塔高11.52米,总投资为七百八十万人民币。为了壮观,国库拔出黄金217.7斤,白银2000斤,水银1330斤,铜11277斤,木材1099立方米,钢材116吨,水泥1105吨,石料71782块。此外,班禅本人及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和扎什伦布寺分别捐赠了相当数量的珠宝。这也许也暗示人们,灵魂的安息也离不开物质的陪衬。
      (三)
    班禅在日喀则说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西藏自和平解放以来,的确有了发展,但是这种发展付出的代价极大,今后决不能重复这种错误。”
    这里可以补充一个有意味的插曲。一九八八年四月四日,班禅和阿沛·阿旺晋美两位副委员长联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在招待会行将结束之际,一位记者向班禅提出一个尖锐又敏感的问题:“今年二月,您去西藏,曾就落实宗教政策和解决文革遗留问题做了大量工作。请问,您本人是否还有需要落实政策的问题?”
    一听这个问题,班禅笑了,也没有避讳地对这位记者做了回答:“您刚才提的问题,出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巧合,因为明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七届一次会议主席团将要正式宣布为我平反。为什么呢?因为1964年批判了我,给我戴了三顶帽子。而我这个人的成长史,是同西藏的发展紧密地联合在一起的。一九五九年,达赖到国外去了。我是主张爱国统一和民主改革的。之后不久,我担任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理主任(笔者按:前主任是达赖喇嘛)。当时在民主改革中出现了一些不符合西藏实际的做法。我这个人从来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于是我曾不断地向中央提出意见。我所以挨批是这个因素引来的。我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写了一个很长的报告给中央,翻译成汉文有七万多字,所以被叫做‘七万言书’,当然,其中有些问题讲的厉害一点,语言上刺激性大了一点。”
    当时,周恩来作为总理,看到“七万言书”后十分重视,成立了四个工作小组准备解决其中提出的问题。可是,功亏一篑,正如班禅事后所说:“当时毛泽东看了‘七万言书’很不高兴。接着,一九六二年八月,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纲领,我当然成了阶级斗争的对象,先是内部批评,我坚持认为‘七万言书’中反映的问题是真实的。这样,毛泽东又说话了:‘班禅的尾巴翘得比U-2飞机还要高。’于是,从1964年起,就对我进行公开批判了。”
    这一公开批判,给十世班禅戴了三顶帽子: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蓄谋叛乱。给人戴帽子,何患无辞。由此也可见,开“帽子工厂”,并非自四人帮始。有理说不清,班禅高声诵经,也摆脱不了比西藏高原更高深莫测的政治深渊。
    当时对班禅极左的批判,有许多是荒唐可笑的。所谓班禅蓄谋叛乱的证据是指班禅有电台,而实际上,这一电台是他当年与北京中央人民政府联系用的。班禅曾在江孜开办了一所汽车司机培训班,也被诬指为替叛乱作准备。班禅对乱下罪名的蛮横作法十分气愤,驳斥道:“我所在的日喀则位于后藏,比前藏拉萨离国境线近的多,如果我想跑出国,比达赖容易,方便得多。”
    文革期间,班禅因“反毛主席”而罪加一等,终于与另一位因为写“万言书”而得罪毛泽东的共产党元老彭德怀一起,被关押在北京近郊。无独有偶,这两个绝不相同的人的遭遇,却尖锐地说明一个相同的现象:毛泽东被个人迷信所自我陶醉,杜绝言路,横扫一切敢于直言的忠贞人士,虽然自己高居于类似喜马拉雅山的权力之巅,可实际上已接近孤家寡人了。
班禅在西藏和北京的住宅,文革期间都被抄了家,搞得七零八落,私人财物损失严重。
    班禅即使经历磨难,但恢复名誉和高位后,仍然经常随身携带两件物品:一本磨损的新华字典和一床被子。新华字典是班禅文革被关押期间学习汉语时使用的,字典的直角已被翻磨得成了圆角,但班禅舍不得丢弃,一直放在身边,直到这次赴日喀则主持开光大典仍随身携带。至于那一床被子,是班禅被关押失去自由时使用的。看来,不忘却那黑暗的日子,一直伴随着这位活佛走完人生的最后路程。
        
 
        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四)
    班禅那一次赴藏之行,也为他抹去了过去错误批判和挨整的最后阴影。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一日上午,西藏自治区公安厅的领导人,亲手把过去为整肃班禅而搜集、整理的“黑材料”,装在十个箱子和三十个卷宗里,交给班禅本人处理。当时,班禅戴上眼镜,不动声色地翻阅这些不会说话的材料。他看到了“七万言书”和汉文铅印稿。班禅清楚地记得,这“七万言书”,是精通藏文的汉族干部李佐民替他翻译的。
    辛酸的一页总算翻过去了。班禅当即叫手下的人拿出茅台酒,招待把这批“黑材料”保存得如此完整的人。班禅举起酒杯说:“感谢你们将我的材料,保存的如此完整。今后,我将派人分类整理”。
    (注一)   西藏的佛教主派是格鲁派,亦即黄教。此派的始创人是宗喀巴,有达赖和班禅两大系活佛传承。
    一六五三年,达赖五世获顺治皇帝赐封,承认他在西藏佛教领导地位。六十年后,康熙皇帝又赐封班禅五世罗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意为智学之珍宝,确认班禅在格鲁派的地位,于是班禅继达赖成为西藏的又一宗教领袖。
    由于西藏格鲁派惯例的演变,达赖住在拉萨布达拉山上的布达拉宫。班禅住在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掌理后藏。
        (注二)        “扎什南捷”意为吉祥胜利
   
                     十世班禅向周恩来总理敬献哈达
 
    班禅在他艰难的日子里,曾经得到周恩来伸出的保护之手。他曾对记者说:“我在监狱里没有死掉主要是周恩来先生的恩情”。文革期间,班禅被楸出批斗,并受到下流的人格侮辱,周恩来闻讯后,立刻派当时的总理办公室主任董小鹏前往保护并制止。
    知恩必报,班禅在周恩来去世后,每年春节,都要向邓颖超献上哈达。
    一九八九年一月七日,班禅于离开北京赴日喀则前一天,对他的秘书张建纪说:“明天是周恩来的忌日。周恩来去世十一年来,我每年都送一个花圈,明天还要献一个用鲜花制作的花圈“。一月八日上午十时正,班禅亲自将花圈安放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南侧,因为南侧的纪念碑上雕刻有周恩来的手书。班禅恭敬地行三鞠躬礼。
    班禅对周恩来的了解和感情,当然并不自文革始。
    一九五一年,周恩来直接布置和指挥了护送班禅返回西藏的大行军。护送人员由西藏行辕的四百多人和解放军西北部队的二千多人组成,并带有三千余只骆驼、八千头犁牛、四千余匹军马,二百多头骡子。这次大行军,从进藏路线,后勤补给到干部配置、医护措施等,周恩来都亲自过问,并作周密布置。
    可能是佛教教义提倡慈悲为怀,班禅并不主张以牙还牙,而奉行以德报怨。即使别人整他整的很厉害,他还是存原谅的心。对于文革的灾难,他常说:“文革的破坏是全国性的,不是专门针对藏族或西藏的”。这是实情,也是班禅识大局的胸怀。正因为这样,西藏自治区政府曾把班禅在日喀则因文革遭受的财产损失折算了五十万人民币,班禅拒绝接受。
    这一次是他最后的返藏之行,一月十四日,班禅的车队接近日喀则市。中午时分,他改乘敞篷吉普车,缓缓驶入市区,等候在道路两旁的三万多群众,顿时沸腾起来,欢呼声、祈祷声、鼓声、喇嘛仪仗队的法号声,此起彼伏,汇合成声浪的海洋。僧俗人等,挥舞花束,手捧香炉向班禅活佛致敬。成万条洁白的哈达飞向敞篷吉普车,淹没了车头、车顶,如同银装素裹。
    扎什伦布寺已经临近。扎寺位于日喀则西的都布山麓日照峰之南,依山而建,方圆三华里。世界最大的铜佛,高达二十二点四米的鎏金青铜未来佛坐像,就位于扎寺西部的未来佛大殿内。这尊铜像佛在铸造时耗用紫铜二十三万余斤、黄金五百五十八斤。
    当晚,班禅一行在距扎寺约三百米的“麦德庆格桑颇章”行宫住宿。由于不测的风云,十世班禅在尘世的最后十五天,就是在这行宫度过的。
      (六)
    次日上午十时,班禅在扎什伦布寺向五世至九世班禅的遗骨告别。是日晚上九时半,班禅偕经师嘉雅活佛以及几位德高望重的喇嘛,将这五位先人的残骸装入五只特制的褐色檀香木箱内,箱的正面分别镌刻有五代班禅的坐像。五世至九世班禅的残骸分别用黄色绸缎包裹,周围填满樟脑、香料和名贵的藏红花。
    一月十七日下午二时,举行迎接五世至九世班禅遗骨进入灵塔的仪式。班禅手持藏香引路,由几位年长的喇嘛护卫,这时,安放五代班禅的五个檀香木灵柩,从历代班禅的宫殿迎请出来,缓缓移往班禅东陵“扎什南捷”,上到二层的回廊殿。班禅一一向五位先人敬献了金黄色和白色的两种哈达。接着,班禅又依次把五代班禅的残骸檀香木盒放进灵塔内的五个保险箱内。这五个保险箱,用不锈钢制成,可以防火、防水、防盗。不知道设计者的匠心,是不是为了预防另一次不测的浩劫?!放好后,班禅亲自将保险箱的密码锁好。有必要提一笔的是,当班禅为先人顺序排位子时,从五数到九后,接着就说:“我的位置就在这儿”。真是一语成真,而且迅速地应验了。
    一月二十二日,是黄道吉日。正式举行班禅东陵“扎什南捷”的开光大典之前,班禅邀请他从北京特邀来的高级摄影记者吕相友去观赏“扎什南捷”的壁画,并说:“灵塔祀殿内的壁画很多,我很喜欢,请你拍摄下来编入画册”。
    “扎什南捷”灵堂正中的壁画是释迦牟尼,左右两边是黄教大师宗喀巴三师弟。与前不同的是,灵堂西侧和东侧壁上分别绘有九世班禅曲吉尼玛和十世班禅确吉坚赞的画像,用的是现代绘画技巧,逼真地再现这两代活佛的真面目。
    时代的潮流不能不对宗教习俗有所影响。班禅曾对开光大典分发食品一事有所嘱咐:“按惯例,庆典活动要向群众分发食品。过去,贵族是站在高处将食品投向人群,看人们抢食品而开心。我们要改变这一习俗,将食品送到群众手中,以免因抢食品而造成伤亡事故。”
    是日中午十二时半,恰扎·强白赤列活佛宣布开光大典开始。班禅发表了长篇讲话,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下午三时,开光大典达到高潮。在古舞乐、唢呐、长短法号声中,班禅来到“扎什南捷”灵塔祀殿,在高诵吉祥经后,亲手解穗开门。在数万名僧俗人等的簇拥下,班禅点燃灵堂金灯,祈愿五位先人波光生辉,永照人间。开光大典就此收场。
      (六)
    一月二十四日,一则不幸的消息传来,出席开光大典的青海塔尔寺代表在离日喀则返回途中因翻车受伤。扎寺的活佛和工作人员闻讯赶去救援,不料祸不单行,在返回日喀则途中,扎寺人员乘坐的汽车又同迎面而来的一辆卡车相撞,造成三位扎寺人员不幸身亡,班禅十分沉痛。
    次日下午,班禅的生父蕘西·古公才旦突然患重病,班禅前往日喀则医院探望,并当场商定于次日用“黑鹰”直升机将父母送回拉萨治疗。
当晚回到行宫,班禅对手下人员说:“十年牢狱,五十大坎。再有几天,龙年就过去了。我这‘虎’就斗过龙了。合葬灵塔功德圆满,了却了我的一大心愿。今后,我可以静心写书了。”
    第二天,在送走父母后,班禅为近两万名群众摸顶,人数如此之多,从上午十时一直摸到下午六时。期间,班禅曾感到后背凉,工作人员劝他休息,他执意不肯,因为他理解从几百里外赶来的人们的心情。无奈,班禅的警卫只好灌装一只热水袋,放在班禅后背上,并在他身后加设了一道屏风。
一月二十七日,最后的日子临近了。上午早餐后,班禅在为二十多位有身分的信徒摸顶后,中午时分,行宫外面突然刮起强大的黄风。班禅掀开窗帘观看,说:“这么大的黄风。我从来没有见过。”事后当地的藏民说,这是班禅归天的信号。
    果然,第二天,即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晚十时十六分,突然的心脏病,击倒了平时健壮,并无任何心脏病症状的班禅,从此不起。
    消息传到北京,惊动了中南海,中央书记处立即决定派书记兼统战部长闫明复携医疗组乘专机赶往抢救,班禅的妻子李洁也同机前往。到达日喀则后,班禅的心脏早已停止跳动,回天乏术。
    这时,一个最后的奇迹出现了,突然有人在班禅耳边大声地说:“德虔旺姆(李洁的藏名)来了!”说完,班禅的心脏又跳动起来,然后又归平静。这一电传感应,使李洁永远难以忘怀。
    按藏佛教的不成文法,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都是不结婚、不娶妻的。正因为如此,十世班禅有妻室一事严加保密。
    班禅的追悼大会是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的。为了不张扬班禅有妻室一事,本来不让李洁出席。李洁闻讯向中央提出坚决的要求,终于同意她参加班禅的追悼会,但讣文中仍然未提李洁的姓名。
    讳莫如深是不行的,作为班禅合法妻子的李洁,更是心中不平。她一针见血地提出问题:“班禅和我正式合法结婚的事宣布出去,正是光明磊落的表现。班禅是一位历史人物,将来写历史,总不能有人说他结过婚,有人说没有结过婚。如果没结过婚,班禅怎么会有孩子?干干脆脆、清清白白地讲清楚,何必留下一个疑团,让后世文人来猎奇呢?”
唯物主义应是无所畏惧的,就让我这位今世的文人来介绍班禅的这段婚姻吧!
      (七)
    班禅是活佛,他竟然与一汉族女子谈恋爱,讲婚娶,一开始就招来了巨大的阻力和非议。
    那么,班禅倾心相爱的李洁是一位什么样的女子呢?笔者见过几次班禅夫人,亭亭玉立,年轻貌美,名不虚传。
    李洁一九五八年生于北京,是原国民政府绥远省主席董其武的亲外孙女。中学毕业后考上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在校有“东方之花”的美誉。
    班禅第一次和李洁小姐邂逅是在北京火车站。那是一九七七年文革结束后不久,董其武率全国政协参观团赴四川考察,刚复出的班禅,以政协常委的身份也参加了参观团。李洁到车站为外公送行而见到了班禅。班禅被这位美女吸引,注意地审视李洁。李洁对班禅的气度也留下良好印象。
    参观途中,班禅向董其武敞开心怀,说:“通过文革劫难,希望能找一位志同道合的女伴,望您代为物色。”董其武答应尽力,但他没有猜透班禅心目中的“女伴”就是自己的外孙女。
    班禅知道李洁在军队医科大学,就通过董其武的殷副官,请其找李洁“帮忙”,托词是想寻找一位在军队工作的女伴。可见活佛谈恋爱也有手法。
    殷副官转告李洁,于是,这位“东方之花”决定拜访班禅,一探究竟。一见面,班禅开门见山地说:“我关过十年监狱,但我对国家有一颗很好的心,希望为中国、为西藏、为佛教做点事。非常希望有一位志同道合的女伴跟我一起做,我们从今天开始就互相认识吧!”
    从此,班禅与李洁的交往开始了,恋爱也开始了。同样地,阻力和非议也开始与日俱增。
    一不做,二不休,班禅和李洁公开写报告,要求正式结婚。因为此事影响极大,报告一直送到邓小平的桌子上,最后邓公批示同意,这是一九七八年四、五月间。于是他俩亲自到北京街道办事处办了结婚登记手续,并领了结婚证书。
    正式婚礼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由青海省的活佛夏茸嗄布证婚。出席婚礼的中共中央政要有李先念、张爱萍、杨得志等人。
    一九八三年,李洁产下一女。班禅开玩笑说:“我这一辈子离不开凤和猪。”李洁生肖属鸡,鸡就是凤,而女儿属猪。婚后,李洁取藏名,叫德虔旺姆,宝宝的意思。
    班禅魂归西天之后,李洁说了这么一段话:“我是班禅大师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我以此感到骄傲。班禅是一位了不起的喇嘛,他是一个性情中人。他以德报怨,顾全大局,他顾的是中华民族的大局”。
    邓小平对班禅的评价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
 
     
                十世班禅的女儿祭典父亲
 
    
      
 
                 十世班禅与妻子德虔旺姆
 
      (八)
    世上的事,看来总是轮回不息的。四十九年前,生于青海省循北县文都乡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当时三岁的贡布慈丹被选定为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从而成为十世班禅。如今十世班禅已经随风而去。1995年11月29日,按照宗教仪规和历史定制,在拉萨大昭寺,通过金瓶制签,并经国务院批准,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被确认为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真身,成为十一世班禅。
          
         
  
 
        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摄于2008年)
      
          
            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1938-1989)

上一篇:新38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