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胆泻肝丸惨案

来源:节日作文 发布时间:2020-04-06 点击:

龙胆泻肝丸惨案篇(一):龙胆泻肝丸事件


龙胆泻肝丸事件暴露中药危机   沸沸扬扬的“龙胆泻肝丸”导致肾损害事件,最终因国家有关部门日前将“关木通”从《中国药典》中剔除换为“木通”而画上了一个算是圆满的句号。然而,这一事件留给我们的思考,却仍有许许多多。  “龙胆泻肝丸”掀轩然大波   今年2月下旬,新华社播发的一条《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祸根》的报道,被多家媒体广泛刊载,报道说包括一名作家、一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在内的十几名患者,被北京朝阳医院肾内科经肾穿刺,被确诊为马兜铃酸肾损害,这其中的大部分人,有过服用龙胆泻肝丸或长或短的服药史。龙胆泻肝丸被称为“袪火良药”,国内有多家药厂在同时生产此药,亦不乏百年老字号药厂。报道中还说,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主要原因是该复方制剂中含有一味叫“关木通”中药,它含有的马兜铃酸成分可造成肾损害。  据了解,我国药典上对于某些中药可导致肾损害早有提醒,并从用量上作了限制。1964年我国媒体也曾有过中药导致肾损害的报道,但因确认的病例较少,并未引起医务界的重视。    1997年,天津某企业为日本一家公司加工一种中药复方制剂,在日本销售后也发生部分患者肾损害事件,为此闹起了国际纠纷,天津中医学院受委托为这一制剂进行科学分析,结果发现,该药中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关木通”。中医学院院长张伯礼和博士马红梅为此对“关木通”毒性进行了专项系统研究,证实了关木通确实可以导致肾脏损害,由“关木通”组成的复方也可以损害肾脏,而且关木通的剂量与肾的损害没有直接关系,长时间小剂量也可对肾造成损害。同时,研究还证实,关木通的清热利湿作用并不明显,这是国内最早的一份关于关木通的实验报告,马红梅的论文《关木通及肾脏毒性研究》也获得了中国中医药研究院的“何希时奖”。1998年,张伯礼等人向国家药典委员会建议,在2000年药典修改中增加关木通损害肾脏的内容,意见被采纳。  关木通原来是“误用”   老祖宗使用了千百年的验方为何出了问题带着这种疑问,张伯礼等人在研究关木通致病机理的同时,又进行了细致的文献调研,结果发现,在民国以前的古书上,药方记载的都是“白木通”或“木通”,压根儿就没有“关木通”。关木通何以上了国家药典原来,上个世纪30年代以后,关东出产的关木通陆续进入关内,到70年代逐步在全国普及,而此时常用的白木通则由于货源较少,市场难见,这两种同名不同属的植物便被替换上场了,关木通在上个世纪70年代那个混乱时期进入了国家药典。据介绍,关木通为马兜铃科,含有马兜铃酸;而白木通为木通科,不含马兜铃酸,是安全的。    张伯礼等人的这一研究成果,获得了1999年天津市科技进步奖,科研小组于2000年向国家药监局建议,凡是中成药内有“关木通”者,一律恢复为“白木通”。在国家药监局主持召开的“国际植物药高级论坛”会议上,张伯礼受委托做了关于关木通安全问题的主题发言,提醒医务界对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草药尽量不要使用,并提醒药厂尽快执行国家药监局的新规定。然而,由于人们的认识未及时转变,一些厂家未及时更改药方或说明书,才导致了一桩桩悲剧继续发生。 警钟一:中医药要提倡科学精神   张伯礼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次事件说明了中医中药界应大力提倡科学精神,中医药是尚未完全认识的科学,但全凭经验看病开药的做法不利于中医中药的发展,如有可能,中医中药完全可以进入分子生物学领域进行研究发展。中药的炮制方法的确很关键,比如马兜铃可用来治咳,但一般要蜜制,蜜制之后其酸毒可减90%,但实际操作中往往不能按规范进行。有一味药它的根不含马兜铃酸,而苗却含有马兜铃酸,但由于草药的供应量较少,我们往往连根带苗全用上了,这就是明知故犯,是缺乏严谨科学态度的表现。  警钟二:盲目崇拜中药不可取   中草药有着几千年的辉煌历史,我们大多数人包括一些医务人员对中药都有着这样一种认识:中草药主要为天然植物,与化学合成的西药相比毒性小、副作用少,对人体无害,可以长期服用。这种错误认识已给人类健康造成了不容忽视的损害。    早在几年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黎磊石教授就曾呼吁:必须尽快提高对中草药肾毒性的认识,常用的肾毒性抗生素和解热镇痛药等化学药物的毒副作用已被临床熟悉,而多年来“中药没有副作用”的误传误导使人们对中草药的肾毒性却没有足够的认识和重视。  警钟三:吃药不要自以为是   新华社曾报道的北京服用“龙胆泻肝丸”致肾衰患者,多是根据“经验”自己长期买药吃所致,脱离了医生的“监控”,甚至一位老中医也时不时给自己“袪火”服用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而致肾衰。更为严重的是,有些水平并不高的“租场地”游医还在故意隐瞒用药,使患者不知吃了哪几味药,难以了解真相,等造成肾损害后也不知其所以然。    医生们告诫,患者知道及时吃药治病是好事,但是如果不懂得如何科学地用药,就会在治疗一种病的同时又使自己肾脏受到药物的损害,这一现象应该引起重视。  对肾脏有损害的中药  经专家研究发现,有50多种中药对肾脏会造成损害,有的含有马兜铃酸,有的含有其他有毒物质,如果“长期”或“大量”服用,可引起急、慢性肾脏功能损害和肾脏衰竭。    这些可导致肾脏损害的中药有三类:    第一类为植物类中药:雷公藤、草乌、关木通、厚朴、细辛、丁香、芦荟、广防己、马兜铃、青木香、使君子、苍耳子、苦柬皮、天花粉、牵牛子、金樱根、马儿铃、土荆芥、巴豆、铁脚威灵仙、大枫子、山慈菇、曼陀罗花、钻地风、夹竹桃、大青叶、泽泻、甘遂、千里光、铭藤、补骨脂、白头翁、矮地茶、苦参、土牛膝、望江南子、棉花子、腊梅根等。    第二类为动物类中药:鱼胆、海马、蜈蚣、蛇毒等。    第三类为矿物类中药:含砷类(砒石、砒霜、雄黄、红矾)、含汞类(朱砂、升汞、轻粉)、含铅类(铅丹)和其他矿物类(明矾)等。摘自《今晚报》

龙胆泻肝丸惨案篇(二):马伯英:一个海外中医师如何回击龙胆泻肝丸事件


马伯英:一个海外中医师如何回击龙胆泻肝丸事件
要查看此视频,请启用JavaScript,并考虑升级到高版本浏览器支持HTML5视频
Pause
Current Time 6:18
/
Duration Time 7:34
Loaded: 0%
Progress: 0%
6:18
Fullscreen
00:00
Mute
本期导读
龙胆泻肝丸、大黄等中医药事件,被英国甚至国外媒体广泛报道,不仅影响了中医药在海外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海外中医师的信心,以及患者看中医的信心。对此,大公健康特别邀请全英中医药联合会主席、 英国中医师学会会长马伯英教授为我们讲述,作为一个海外中医师,是如何回击龙胆泻肝丸事件的。
龙胆泻肝丸事件存在两个错误
大公健康:前段时间我们也注意到龙胆泻肝丸,包括大黄这样的一些事件,在英国媒体也是被大家广泛报道。而且英国卫生部也是发表了说中医药是有风险的,让英国的民众在选择的时候需要慎重。您也有提到,这是一个错误的事件,那么错误的原因是什么?
马伯英:因为最早出现问题的是比利时,有一个西医自己配置了一种减肥药,里面的成分有西药,有黄芩,而黄芩里面就含有马兜铃酸。所以,他们认为马兜铃酸引起了100名患者的肾功能衰竭。但是这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黄芩的马兜铃酸引起肾功能衰竭的最早报道是江苏中医,1962年的报道,一个农民由于关节痛,自己到药店买了几公斤的黄芩,那肯定是超剂量的,几公斤的东西吃下去怎么都不行的。后来是急性肾功能衰竭,检查结果认为是黄芩里含有马兜铃酸的原因。
所以比利时那个时候的报道,叫做“中草药肾病”,这个名字本身也是错误的。后来我跟我的朋友一起写信给发表文章的杂志,说这是违反西医的命名规则的。因为西医的命名规则是不能把一个病用个人的名字,或者国家的名字套进去。你们现在用中草药命名,所以在病人的印象里面,中草药就是会引起肾病,极大地打击了病人的看中医的信心。
第二个错误,他没有流行病学调查,但是我做了这方面研究。比利时到了春天,满街都是马兜铃花,马兜铃粉在空气中漂浮。最近美国一篇文章报道,比利时吸入的马兜铃酸的成分很高,跟他隔壁的法国就没有这个问题。所以从西医的角度,流行病学的调查,这不一定是吃了减肥药的引起,两个加在一起倒有可能。研究的时候不彻底,也是不正确的,所以我说它是错的。
马兜铃花
西医论证 回击龙胆泻肝丸致病说
马伯英:一个机会来了,那就是有人控告那个病人得了肾功能衰竭的中医诊所,说是吃了他们的龙胆泻肝丸引起的,也是由药物管理局出面控告他。这时,他们打电话给我,说马教授,请您出庭帮我们做专家证人来辩护一下,我说好好,这个是太好的机会。
大公健康:后来这个官司的结果怎么样?
马伯英:最后那个大律师说我问你两个问题,现在世界上的医生都认为马兜铃酸,龙胆泻肝丸是引起肾功能衰竭的原因。我说我既不承认也不同意,按照牛津大学的研究,这种原因有94种药,而其中有阿司匹林,有某些抗生素,我已经把它所有的病例调过来了,所有的可能的原因都要一种一种排除。排除不了的,那就是这一种。我说你们没有做过这一步,所以除外诊断没有说一定是龙胆泻肝丸。
第二,比利时因为减肥药的问题,他们做过小白鼠试验,用马兜铃酸灌注到小白鼠的胃里面去,然后观察它会不会引起肾功能衰竭。最后的结论是没有发现肾功能衰竭,这就证明了马兜铃酸未必是肾功能衰竭的原因。
他就没话说了,然后他说我问你第二个问题,这个病人他用的龙胆泻肝丸里面是含有马兜铃酸,它的剂量是超过了平常的用量,是已经引起中毒的可能性。我说不对,它实际使用的剂量比你们小20倍。
大公健康:所以剂量大的说法又不成立了。那最后的结果呢?
马伯英:大概过了半年多以后,就重新审理,重新组成新的陪审团,组成新的法庭。
大公健康:重新审理的结果是怎么样的?
马伯英:这一次开庭,陪审团一致认为中医诊所无罪。
大公健康:所以这也给我们在海外发展的,无论是中医师还是中医药企业,包括我们中医药用当地的法律,用他们的理论维护我们的权益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马伯英:这个例子但是无法推广,毕竟我是西医医学中医的,我知道西医是什么规律,西医怎么诊断,怎么作证据;第二个英文,我们普通的中医师的英文水平比较差;第三,你还必须要有一种勇气,想去捍卫中医,想去做这个事情,才可能去做。

龙胆泻肝丸惨案篇(二):本期导读

龙胆泻肝丸惨案篇(二):龙胆泻肝丸事件存在两个错误

龙胆泻肝丸惨案篇(二):西医论证 回击龙胆泻肝丸致病说

龙胆泻肝丸惨案篇(三):龙胆泻肝丸事件:倾家荡产也要赔付


长期服用“清火良药”龙胆泻肝丸的吴淑敏等28人,决定起诉拥有335年历史的老字号——同仁堂。《中国青年报》2月25日报道说,部分龙胆泻肝丸受害者酝酿集体诉讼。   差不多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龙胆泻肝丸事件”经媒体的广泛披露震惊国人。可是,去年因为“非典”达到了“沸点”,龙胆泻肝丸事件声讯渐无。现在提起诉讼,通过法律途径讨说法找赔偿,好。   冤有头,债有主。从报道看,同仁堂认为自己不该是起诉的主体,因为“在龙胆泻肝丸事件上为消费者尽到了法定的责任和义务”,他们生产的龙胆泻肝丸是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配方的。谁是“债主”,这由公正的法庭说了算。但龙胆泻肝丸事件导致国人巨大的伤害,天理难容,总要有“被告”来赔付,即使倾家荡产。   个中理由很简单:多少原告已经倾家荡产,而且人也成了废人!这次28人中,傅女士从确诊为尿毒症至今已花费了近20万元的治疗费,“我成了一个废人”;吴淑敏也欠了10多万元的债。这28人之外,还有多少人受害难以计数,甚至还有最终毙命的。   “债主”的责任当然是不可逃遁的,因为含有马兜铃酸的龙胆泻肝丸成为肾病元凶已经历史太“悠久”了,为害太烈了。老祖宗的药方本身没有问题,龙胆泻肝丸之所以导致肾脏损害,是由于将“白木通”误用为“关木通”引起:民国以前的药方都是“白木通”;两味中药名虽相近,但关木通属马兜铃科,白木通属木通科;木通产于南方,不含马兜铃酸,关木通主产东北,含马兜铃酸,二者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我们自己误用了几十年。严重的问题是,这个问题发现多年了,而我们的“债主”毫无民本思想,一直将错就错错到今日!   专家指出:中药界像这样因名称相近而混用的现象不在少数,如以水半夏替代半夏入药,水半夏无半夏的止呕作用;以狗脊贯众、紫萁贯众等作绵马贯众入药,前者无驱虫作用;将山豆根与北豆根混用,香加皮与五加皮混用,两者虽功效相近,但山豆根、香加皮均具有毒性。不难想象,如此混用,潜在的危险将会有多大。   真正的为害最烈的毒副作用,其实不是中药本身,而是制度和监管的缺失。新药审批制度执行缺陷、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缺失、毒性药物召回制度失范、药品说明书监管不力、药品损害补偿制度空白……通过龙胆泻肝丸事件,这一系列制度性的弊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本来我想在本文中吁请有关职能部门的官员引咎辞职,但一想这个很不现实,而且换个把官员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作罢——要有效抵制这样的“毒副作用”,挽回损失和影响,只有依靠法律法治。   如果所有受到过龙胆泻肝丸损害的患者都提起诉讼,合计标的额想必是很高的。高也不怕,不该怕。创造一个纪录,也是好事,足够以警示世人。美国就常常有巨额索赔,比如曾经有过烟民状告烟草公司的天价官司:佛罗里达州的70万烟民因吸烟引起疾病,向美国5家大烟草公司索赔1960亿美元。美国一些著名律师,都赢过巨谁索赔的官司,如理查德·斯克鲁斯克律师,他代理的官司使有损人身体健康的石棉瓦在美国销声匿迹,让美国烟草业赔给吸烟受害者近百亿美元;理查德·皮尔斯律师,他代理的美国黑人遭政府拒绝贷款案,为美国黑人农民从美国政府那里讨回了10亿美元的赔偿。   然而,可想而知的是,我们国度的龙胆泻肝丸官司,其进程和结果不容乐观。这之前已经有先例:南宁一老人病亡,怀疑是“龙胆泻肝片”使病情加剧,一纸诉状将某药厂告到了法院,索赔医疗费3000多元、精神损失费2000元。原告提交了关于“龙胆泻肝丸”新闻报道及病历等作为凭据。去年12月5日法院认为“依据不足”判何某家属败诉。龙胆泻肝丸官司,拷问的不仅仅是制药界,同时也在考验司法界。   我国曾提出过一个口号,叫做“中药现代化”,要把传统中药与现代科学技术结合起来,推陈而出新。但是,体制和法制这“两制”问题不解决好,“中药现代化”注定是一句空话。如果我们的司法法律界能够真正形成合力,通过媒体和公众的助力,将龙胆泻肝片官司办成一个中国有史以来标的最大的铁案,那么,龙胆泻肝片事件倒真的有可能成为中药现代化的一个起点。   相关新闻:部分龙胆泻肝丸受害者酝酿集体诉讼同仁堂

上一篇:北京古街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今日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